综合

至尊符神 第一百六十九章 师姐如云

2020-01-17 02:55: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符神 第一百六十九章 师姐如云

就这样每当辛焱落败或坚持不住时,冷月就会立时喊停,让辛焱自去休息和体悟。过了一会儿,她又命辛焱向柳青儿挑战。

在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中,辛焱的水平提高很快,特别是对于用战斗的理解和法剑诀的运用有了长足的进步。

“嗯,再来吧!”冷月见辛焱又心有所悟,让他们再次开始比试。

柳青儿又提剑和辛焱打了起来,这次辛焱各种手段齐出,坚持的时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长,但最后还是败在了柳青儿手里面。毕竟和柳青儿比起来,他还是差得太远。

柳青儿把剑架在辛焱的脖子上,很是得意:“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不服也要打到你服。哼!”

辛焱的回答几乎让柳青儿吐血:“嗯,确实要比那些妖风海匪们要强一diǎn。”

柳青儿本来是累得连剑都拿不稳了,一听这话,却又挺直了腰,説道:“哼,你竟敢这样説姐,一会儿非给你diǎn颜色看看不可。”

冷月狠狠地瞪了辛焱一眼,谁知道辛焱却浑若不觉。不过冷月实并没有发作,而是説道:“你的各位师姐都来了,你先去拜会一下她们吧。明日辰时再来这里。”説完就飘然而去。

“弟子遵命!”

辛焱早就听説各位师姐要来,没想到她们来得竟这般快。原来前来投奔云岛的各种修者之中,唯独炼丹修者最少,水平也差强人意。而云岛目前最大宗的产出除了矿产之外,就要数各色灵草了。而未经炼制的灵草价值并不高,若是能将它们全部炼制成灵丹,则价值会陡然提升数倍,甚至是十几倍。

为了增加云岛的收益,维系运作,在辛焱的请求下,冷月将自己门下的众女弟子都叫了过来,在云岛之上开辟丹房,炼制各种灵丹。

辛焱和柳青儿很快就来到了天月峰中的炼丹殿,众位师姐都这里面。

柳青儿一进门,就大声説道:“唉,师傅抓了我一个苦差,要陪这xiǎo子练剑玩儿。谁知道这xiǎo子中看不中用,每次在关键时候就软了,害得我次次都不爽。”

她这么一説,众女弟子纷纷掩嘴笑了起来。闹得辛焱面红耳赤,他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这些事他多少还是懂一些的。他没有想到柳青儿竟会这样説话,不禁嗔目结舌,半天説不出话来。

“真搞不懂你们,这有什么好笑的!我太累了,就不和你们玩了!”柳青儿天真烂漫,自己却浑然不觉,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説的话实在引人遐想,她指着一位秀逸多姿的少女説道:“程琳,这xiǎo子就交给你了。”説着她便闪身走人。

这个秀逸多姿的少女就是程琳,新任的炼丹部主事,在二代弟子中她的炼丹造诣极深,医术也最为高明。

程琳等人都知道柳青儿的脾气,也见怪不怪,程琳对辛焱道:“辛焱师弟!我来为你介绍一下各位师姐们。”语气温婉,如同阳春暖阳。

辛焱向少女行了个礼:“辛焱见过程琳师姐。以后我还要多多向师姐请教呢。”

在程琳的指引下,辛焱一个个地拜见各位师姐。程琳指着一位体态轻盈,清纯如水的少女,説道:“这位是吴冰儿师姐,她的剑艺仅在柳青儿师姐之下,一手就是左锋师伯也大为赞赏的。”

“这是许月师姐,她的未婚夫婿就是殷师伯门下的第一炼器高手公孙月……”程琳指着一位仪态万方,娇媚动人的少女介绍道。

“呵呵,还好师弟你来早了几天,再过两天,许师姐説不定就要嫁过去了。”一个艳若桃子的少女走上来,打趣道。

“哈哈,桃红,你别光顾着説人家,你的那个艾哥哥呢?”

“原本师傅门下,只有三十三位弟子,这次在云岛又新收了三位,加起来一共是三十六个了,这两个就不用我介绍了吧。”程琳指着若兰、文秀説道。

辛焱惊得嘴都合不拢,文秀被冷月收归门下的事他知道,但是什么时候若兰也成了冷月门下的弟子啊。

文秀对辛焱説道:“若兰师姐是师傅前些天新收下的,排位还在你之前,只是这些天你太忙了,我们都没来得及和你説。”

辛焱一听,连若兰都比他入门早,心中老大不爽,但是他入门最迟,师门规矩历来都不论年岁,而是以先拜入门者为长。

“你还没有参见本师姐呢!”若兰跳了出来,她昴着头,傲骄之情尽显。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辛焱只好叫道:“若兰xiǎo师姐好。”

“哎!不行不行,怎么叫她们都不叫xiǎo师姐,叫我就叫xiǎo师姐嘛!”若兰一脸的不满意,她觉得辛焱欺负人。

“就是,就是!若兰再怎么着也是师姐嘛,怎么能够这样,叫人家xiǎo师姐呢?”

冷月不在这里,这群少女就完全放松了,彼此就嬉闹和取笑起来。夹在这样一群青春年少的女子中间,可苦了辛焱。

因为他从来也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场面,不一会儿他的衣服就被汗湿透了,但是他越窘迫,一群少女就笑得越厉害,弄得辛焱真想天机子再把他抓进那口大鼎里再炼一回。

这些师姐们一个比一个容颜瑰丽,一个比一个身材惹火,一个比一个香气袭人,让他全身燥热。

本来在辛焱看来,若兰xiǎo师姐应该不在诱人的女色之列,但是当xiǎo丫头温热的身体毫无顾忌地粘过来时,他的心中却突然产生了一股很罪恶的冲动。

他的眼睛就差diǎn被若兰粘住了,他这才这发现原来若兰也是一个妖精,身子虽然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是却别有一番风味,竟是越看越让他气血浮动,心神不安。

他随便应付了一下,就急着想走。

“慢着!”桃经拦在了他的面前,辛焱硬生生停住了脚步,总算没有撞到桃红胸前那傲人的双峰。

他硬生生地从桃红胸前收回目光,紧张地问道:“师姐有什么吩咐?”额头全是汗水。

桃红嘻笑着拿出一方手帕,贴了上来,装着要给辛焱擦汗,辛焱被她身上的热气一熏,脸涨得通红,连连后退,谁知后面有人使坏,把文秀推了上来,辛焱一退,后背就dǐng住了两团温热的柔软,文秀立时就是一声尖叫。

“哟!xiǎo师弟啊。怎么这么急着走啊。”桃红又贴了上来,这下辛焱退无可退,只好告饶:“各位师姐,我是真的有事。”

“哼,你尽想着那个什么若夕吧,就不用管我们了。”

“就是,没见过这样的。”

“呵呵,他啊,改天又得多记着一个人了……”

“谁啊?”

“就是和他来了十三次的啊。”

一群师姐七嘴八舌地围住辛焱奚落取笑,害得辛焱窘得不行,但他越是这样,一众师姐越是起哄得厉害。

“各位师姐,饶了我吧,你们説我哪做错了,我改还不成吗?”辛焱也是鬼精的人,一阵的慌乱之后,他也定下了心神。

“哼,你求我们来云岛时,应许过什么来吧着?”桃红不肯放过他。

“説好一人一件手信,现在却忘了个一干二净……”

一群师姐也义愤填庸也纷纷把手指diǎn了过来,害得辛焱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练习遁地术。

“糟了!我怎么把这事给忘得一干二净呢?”

辛焱这才记起,他确实是应许过这事。不过,这些日子他忙得昏天黑地的,早就这事忘了个一干二净。他正在惶急,文秀走了过来,偷偷把一个储物袋塞到了他的手中,辛焱立即会意,不由感激地看了文秀一眼,心中不由感慨道:“还好有文秀在!”

文秀心细如发,总是默默地关心着辛焱,帮他打理着岛上的各种琐碎事务。若不是有她在,辛焱就是分成两个人也料理不开这么多的事务。

辛焱高高举起储物袋,高声叫嚷道,“有……有……人人都有份!”

説着就变戏法似的把三十六件精致的xiǎo物件弄了出来,飘浮在空中。

一众女弟子一下就转移了目标,纷纷找自己喜欢的物件就摆弄起来,这些xiǎo物件每一件都不是很贵重,但每件都精巧别致,最重要的是没有一件相同,这让一众女生很满意,就连若兰也加入了抢夺的行列当中。

“哎!辛焱呢?”突然有人惊叫了起来。

“呵呵,早溜走了,不过真好玩。”

“你们是没看见,这xiǎo子刚才想看又不敢看,慌啊。”

“就是就是,你们没看见他看若兰的眼神,就像一头狼。”

一从女弟子嬉嬉闹闹,吵个不停。

……

辛焱全身都是湿的,想起刚才的情景他就觉得恐怖,唉呀!师姐多也不好办啊,亏自己还幻想有一天能养一大群女保镖呢,那不是找死吗?

辛焱与柳青儿打了一晚上,也累坏了,他回到冷月为自己安排的住处,一头钻进了冷月为他准备的药鼎之中,恢复体力。

他身着奇重无比的九宫寒铁链甲,与柳青儿打了大半天,早已是疲乏欲死,急需恢复体力。

经过这一战,他对灵宵九剑的领悟更进了一层,更为重要的是,经过这一天的战斗,他感觉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明显增强了,这説明自己用剑意疏通经脉的想法还是有机会成功的。

北京大学首钢医院
芜湖市第一人民医院
常州治疗妇科医院
济南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癫痫病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