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凰尊九天 第二百九十章 被璃晔坑了

2020-01-14 12:3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凰尊九天 第二百九十章 被璃晔坑了

随即,脑子暂时不太灵光的袅袅姑娘再次后知后觉的发现一个让她瞬间炸毛的事实,那就是,她似乎,好像,可能——

不,应该是绝对肯定以及确定,是被璃晔给坑了!

或者,更准确的说,她是被自己挖坑埋了?

袅袅姑娘猛地放下捂脸的双爪,呃不,是双手,眼神凌厉的直直瞪向璃晔,兴师问罪道:“璃晔,你是故意的!”

那短短几个字,却已经让袅袅姑娘将牙齿磨得咯吱响。

而此时的璃晔,那心情……总之是绝对好到看着袅袅姑娘磨牙也觉得可爱的!

他丝毫不介意袅袅姑娘的怒目而视,神色温柔至极的走到床边坐下,放下手中的衣衫,然后十分轻易的将此时尚且觉得浑身酥软的袅袅姑娘捞入怀中,亲昵的轻吻了吻她的脸颊,道:“乖,我们穿了衣服然后出去吃点东西,嗯?”

最后那一声低低的询问的单音节,声色竟低沉婉转得让袅袅姑娘

听出了几许魅惑的意味,她似乎昨晚隐约间就有听到过,这个想法一起,袅袅姑娘的脸颊顿时生出两团可疑的红晕。

璃晔眸底光芒涌动,又忍不住轻轻吻了吻她发红的脸颊,若不是怕弄疼袅袅,他还真有轻咬一口的冲动,实在是这样的丫头,实在太过诱人。

尤其是在经过昨夜之后,食髓知味,那种连灵魂都为之颤栗的极乐,确实有让人欲罢不能的魔力。

自从他存在开始,数千万年来,他从来不知,原来这世间竟还有比之修炼到极致之时更让人快乐的事。

原本他以为将这丫头放在心上,已经是他此生最大的幸福和满足,却原来不知,当她有一日终于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属于他,与他身心合一,竟还有着如此让他亦是控制不住要沉迷的餍足。

袅袅姑娘此时心中那叫一个百转千回,悔不当初,她当时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的没看穿璃晔那家伙的诡计!还眼巴巴的把自己送上门被吃干抹净!

而且,貌似,自己还主动送上将她自己吃干抹净的道具!

想到那瓶丹药,袅袅姑娘顿时银牙紧咬,暗暗磨牙!

不过,她虽然后悔自己自投罗的行为,但是,对于昨夜的一切,她却丝毫没有后悔之意。

不说其他,就说以她那般享乐的性子,万事遵从本心,昨夜的一切,似乎就为她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那般的极乐,不说她昨晚只是依着本能便觉欲罢不能,就是她清醒着,恐怕也是会很享受。

若再纠缠昨夜发生的一切,岂不是矫情?毕竟她同样很享受!

只是,在吃与被吃这件事上,袅袅姑娘暗暗磨牙,总有一天要把璃晔给算计回来。

袅袅姑娘眸底五彩虹芒一闪,忽然伸手去揉一揉自己的腰,感觉到那不可忽视的酸痛,顿时有种黑线的感觉,话说她都已经是半神之体了……璃晔昨夜是得多……

这个念头一起,袅袅姑娘顿时看向璃晔的眼神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璃晔看着她那般毫不掩饰的眼神,顿时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眉心,又抑制不住心底那种愈加强烈的想要亲近她的念头,自然昨夜……他便觉得只是这般看着她,便会忍不住身体本能而生出的想要与她融为一体的欲念。

那是一种与神识双修同样让他沉醉其中的亲密,毫无距离的,水|乳(打断)交融,亲密无间。

他本就是最古老存在的巫族,说来并非真正的人族,所以与袅袅一般,对于本能的遵从,亦是对于本心的顺应,所以对于自己喜欢的,才会那般执着,对于能让自己觉得极乐与幸福的事,他十分的喜欢。

只是,袅袅的身体,他还是需要顾念,昨夜她的第一次,所不是她因为药性也因为本能的享受那种极致的欢愉,他也不会纵容自己一次次的要她。

璃晔的手轻轻揉捏着袅袅的腰肢,掌心淡蓝色的光芒闪过,袅袅便觉得身体一阵舒爽,随即,那种隐隐约约的虽然不难受却也不太好受的一直提醒着她存在酸痛感瞬间消失。

就连那让她颇为羞囧的某个地方的隐约疼痛,也似乎瞬间消散了。

袅袅顿时不禁没有感激璃晔的体贴,反倒又是狠狠瞪过去,“你就是故意的,昨晚明明可以为我……”

接下去的话饶是袅袅姑娘这般一直不太知道害羞为何物的存在也有点说不出口,难道要她说他昨夜明明可以在那什么之后为她祛除身体的不适?

好吧,袅袅姑娘眸光微转,便已经知道璃晔的意思,不就是怕她一觉睡醒就不认账吗?

怎么可能!

袅袅姑娘表示,她可是打算让璃晔彻底成为她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账?

即便现在早已知道璃晔昨日的表现不过是故意为之,故意惩罚她的逃婚以及之后见到他便逃跑的行为。

而且,也不乏想要逼一逼她那于感情只是太过慢热的反应,结果自然很让他满意。

其实,袅袅姑娘也是觉得满意的。

她从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有这般惊慌失措的一天,原来有些东西一旦习惯了,她即便从不刻意去轻视,但是那种似乎早已习惯的忽略,让她真的没有好好珍视璃晔那似乎一直便都那般熟悉的存在着的感情。

她明明想要认真的去回应,却偏偏每每都觉得不得其法,她知道,自己于感情之上,确实太过温吞。

所以璃晔不愿再等了,便直接出手了。

他一出手,自然是立竿见影。

好吧,连她都吃干抹净了还没效果岂不是白费了他一番手段?

袅袅姑娘忽然抱住璃晔的脖子就在在他肩头狠狠的啃了一口,不过终究是没有下重口,只是咬得璃晔的微微觉得有些痒,她便放开了牙齿,恨恨的道:“璃晔你混蛋!竟敢骗本姑娘!以后你要是敢再犯,本姑娘直接咬死你!哼!”

说着,便是威胁性的冲着璃晔亮了亮一口白森森的精致贝齿,璃晔蓦然失笑,宠溺的眸光似一汪温柔的泉水,似要将袅袅整个人都沉溺其中,他笑道:“是,仅此一次。”

笑着,又忍不住将袅袅抱入怀中。

袅袅姑娘此时却已然在没有那种隐隐约约的心理障碍,似乎昨夜,随着最后一步的进行,他们之间的关系在无形中,便直接到了一种亲密无间的状态,让袅袅姑娘面对璃晔更加的肆无忌惮,她瞄了瞄自己身上明显就是换了一件的新的亵衣,忽然眨眨眼冲着璃晔一龇牙,伸手蓦地勾起璃晔的下巴,语调戏谑的道:“璃晔美人,你说,昨晚,我表现得如何?”

璃晔顿时哭笑不得,似乎这角色,有些颠倒,他身为男子,难道不应该是他来问这个问题吗?

璃晔无奈的捉住那只在她下巴下轻轻勾挠的小手,声色里满是一种似无奈实际却满是宠溺纵容,笑着道:“是,我十分满意。”

说着又忍不住吻了吻捉在手中的柔滑细腻的小手。

袅袅姑娘此时对于璃晔的亲昵已经完全没有了心理障碍,似乎经过昨夜之后,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听到璃晔的答案袅袅姑娘心底忽然十分诡异的生出一种骄傲来,所以说她袅袅姑娘不愧是袅袅姑娘,那种事怎么能难得到她吗?

袅袅姑娘此时浑然不觉,昨晚到了最后自己完全是沦为被动的一方,完全只是凭着本能的回应。

此时她只觉得那般难伺候的璃晔都说很满意了,一定是她的技术很好了!

……袅袅姑娘你这诡异的结论究竟是怎么来的?

总之,此时袅袅姑娘十分傲娇的一抬下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然后忽然眼珠子一转,黑曜石般的眸子顿时迸发出一种璀璨的光芒,她忽然凑近璃晔,道:“那你下次是不是就应该乖乖躺倒,任由本姑娘为所欲为?”

“……”璃晔眸光如水的看着已经老实不客气的翻身坐在他身上的袅袅,就连他此时也似乎开始有点好奇起来,怀里的小丫头究竟是哪里来的这般诡异的逻辑?

为什么他满意了他就必须得乖乖躺倒……任由……

“咳……”璃晔轻咳了声,忽然道:“唔,刚刚我便给了小二一份药膳单子,在说这些之前,咱们是不是先把你的身体好好调养调养?毕竟昨夜……”

璃晔的话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的含义,袅袅姑娘却自动理解为璃晔这是答应了,顿时眼中的光芒亮得有些惊人,而对于璃晔提议要补身体这个她自然十分支持,再加上是璃晔研究的药膳方子,味道肯定不俗,她可是太了解璃晔的性子,万事都喜欢做到完美,他给出的药膳方子,定然是色香味以及药性,皆为上佳!

袅袅姑娘这一想,顿时觉得肚子都似乎有点饿了起来。

似乎真的是昨夜那一夜的折腾太过消耗体力,她这个修士竟也会觉得有饥饿之感。

顿时,傲娇的袅袅姑娘抱着璃晔的脖子,轻抬下巴,“璃晔美人,速速伺候本姑娘穿衣!”

“唔。”璃晔低低的笑应了声,眸中却是一道蓝芒漫过。

东阳市人民医院巍山分院怎么样
偃师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连白癫风治疗方法
西宁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韶关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