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永夜魔殿 章二十五:【幽梦夜宴】

2020-01-14 12:41: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夜魔殿 章二十五:【幽梦夜宴】

萧夜寒睁开眼睛的时候,被被明晃晃的光线刺得又眯起了眼。等适应过来后,他发现屋内的光线其实并不强烈,相反,视觉里微微泛着有些淡然的微蓝,细碎的气流,带着清晨独有的凉意,从窗外涌进来,在手臂上落满一层冰晶般的清冷。

有些懒懒打了个哈欠,他重新穿上了斗篷后,昨晚的时候他一丝意识进入了枯叶世界,终于看到了整套身法,让他惊骇无比,集攻防逃跑为一体,拥有七十二种变化,他从来没有想到一些动作组合起来会有如此神奇的变化,他花尽整晚也不过参悟了一丝而已。不过这已经足够让他受益了。他甚至怀疑星惑学院的最强身法也不过如此。

“留下这片枯叶的到底是谁,怎么才第一部身法就能媲美各大超级势力的顶尖身法了?”他走出了古堡,心中暗暗有些计较,这绝对是一个恐怖强者留下的传承,恐怕拿出来即使是各大圣地都会争的头破血流,绝对不能泄露一丝消息。

同时他也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来自那个现世的人!虽然不知道是哪个时代,回想起这个世界里面自己看到的一丝丝似曾相识的事物,他的猜想越加成立!

门口处,至少聚集着超过一百个人。他来星惑学院也算有段时间了,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星惑学院虽然占地广阔,可实际上学员的数量并不多。满打满算也不一千多人。能够在大门前聚集十分之一,还是清晨时分。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走到人群后,听到这些学员们正在议论着什么。

这时一个人影上来搂住了萧夜寒,郁森笑嘻嘻的说:“咦,萧兄,原来你对这些也挺感兴趣的啊!”

“这是什么?”萧夜寒有些奇怪。

“舞会啊?”他忽然有些奇怪看了眼萧夜寒,发现他和昨天有了点变化,但是在哪里又说不上来。只是仔细打量他看的萧夜寒有些发毛。

“你不会连明天什么日子都不知道吧……”他有些见了鬼一样看着萧夜寒,“我知道你平时努力,也不用道这种程度吧?”

“明天?”萧夜寒仔细想了想,他下意识忽略了身边所有人的语言,自然对于一些消息不是多少熟悉。“明天是二月十四号,不会是情人节吧!”

“看来你还是有的常识啊!”

萧夜寒半开玩笑说了一句,可是郁森的答复让他笑容都有些凝结。

他有些古怪的问:“你确定?”

“废话!这个节日可是伟大的无上紫皇亲自拟定的节日,为各种情侣们制造机会!学院也每年都会举办舞会,为了促进学院男女弟子相互交流,增进感情!就在明天晚上……”

他后来的话萧夜寒就没有听进去了,只是不断的想着,情人节……情人节。

随后他又扫视了一眼校园,那些似曾相识的风格建筑和礼俗。还有扑面而来的熟悉校园气息。

难道……你也是那个世界的人吗?

几乎整天学院里面都是在讨论有关舞会的事情。

“学堂每年都会举行两次这样的舞会。却是有目的的。好像是为了促进学院男女弟子相互交流,增进感情。毕竟,他们都是精英,学院很希望学院内部能够配对成功。而且,学院有规定,比如凡是父母双方都曾经是‘月食’界位,他们的孩子将来则可以直接加入月食’,不需要经过任何考核。也没有实力的限制。父母要都是破晓,那简直……”

“这样也行?这算不算是合法泡妞?”

“比那可要好的多。面对所有的学员,学院也从不反对我们男女交往啊!要是因为男女交往耽误了修炼,在每年考核的时候自然会被淘汰。”

“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机会被选中。兄弟,我觉得你机.会比较大。你都快第二秘景的实力了。年纪也不是很大,相貌也不错。”

“嘿嘿,你就别夸我了。我们一起加油吧。要是能被破晓的女生看上就发了……”

听着前面这些学员在讨论,萧夜寒不禁点了点头,.对这种制度他是挺赞同的。精英配精英,能够生下精英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原来在这个世界竟然也有优生优育这个说法。

随即他叹息一声,看来那个紫皇,估计也是现代人,而且和自己一样啊,都是饱受重点高中应试制度摧残的人,所以他才随心所欲建立着这所学院吧?换了自己,或许也是如此。

看上去这些活动只是为了促进学员之间的交流,可实际上,这不也是促进学员之间的竞争么?恐怕这样的活动每年都会举行。不论出于何种原因,学员们必定会更加努力的修炼。

“唉,萧兄,不要这么哀怨的样子,你是不是没有舞伴或者伴侣?不要紧,都是同道中人,我帮你介绍几个,包你满意!”郁森一副一切都包在我身上的样子。

“算了吧……有多少女的敢跟我在一起?欲洁其身,躲都来不及。”

“那可不一定,虽然现在虚荣无知的女的很多,不过这里毕竟是半个东域的天才集中地,胸大无脑的女人概率还是比较低的,有不少女孩还是挺善良的!”

萧夜寒有些头疼,这个郁森还真是热情。

“这个我自己会解决的,不劳费心了。”

“唉,其实没有舞伴也不要紧,只有情侣才会结伴参加,除此之外就是已经发展相当不错的男女,只是还有最后一层膜没有捅破,要在这次浪漫的晚上告白,不过更多的人都不会带舞伴,准备在明夜加把劲,直接告白。嘿嘿……我可以先透露给你一些,就是明晚会有一个特别节目,整个礼堂会刹那熄火十分钟,在这段时间里面能发生什么就看你本事了,哈哈哈……”

第二天夜晚,萧夜寒本来没有打算去,可是被一身盛装的郁森硬是拉来了晚宴。

经过一番精心打扮,一身华丽贵族袍,丝质的礼服配上了绣着中式纹理的蕾丝花边,那些精致却又古意昂然的银饰,闪动着流光的宝石,让他看上去是如此的高雅、婉约。他一副淡雅从容之态,嘴角常带有淡淡微笑,英俊无比。

他此刻有些无言看了看还是黑袍的萧夜寒,“你该不会还是打算穿成这样吧?”

“要么不去算了!”萧夜寒无聊打了个哈欠。

“哎呀,算了,这样就这样吧!”他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拉起萧夜寒就走。

原本在夜色中一直是漆黑无光的大宅,此时却是亮如白昼。

一座巨大的礼堂映入眼帘,无数巨大的白色旌旗在四壁上连成了一片,随着夜风不断拂动,一点血色灯光下是如此的夺目,赤红的丝线反射着夺目的猩红。

地面铺着黑色镶金边大理石,两侧摆放着整齐的长条桌椅,拐角处还有一张张宽厚舒适的沙发。数百根两人合抱的白色石柱整齐的排列成了一个长方形,形成了晚宴的会场,那高耸的柱顶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支撑着那个遮盖着夜空的银色穹顶。会场中整齐的摆放着长桌和银烛台,飘动的烛火给会场撒上了一层朦胧的银光。

无数衣装华丽的男女,此时正昂着头,姿势高雅的游走在这灯火的海洋中。他们身上的无数珠宝成了点缀海洋的点点繁星,丝缎的反光则结成了波涛中的丝丝银光。无数穿着黑色长裙头戴白色花冠的女仆,手中托着盛满赤红液体的水晶瓶,如穿花蝴蝶般往返于铺着洁白桌布的长桌之间。她们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容,为一位又一位少年权贵的杯中,注满那混合着浓香和腥味的酒,然后再悄然离去。

中央是一个圆形的大舞池,在这楼顶礼堂的北侧,一支专业乐队正在演奏着悠扬乐曲。

红酒,美食,无数的俊男美女脸上挂着如同石像般的微笑,如同精美的机械玩偶般漫步于灯火海洋之间。如果有一个普通人类看见这场奇特宴会,恐怕只会联想起神话中所传述的夜宴,或是一场午夜过后的梦魇。

郁森和萧夜寒进入的时候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许多少女看到郁森的人都是眼前一亮,只是看到后面的萧夜寒就一脸古怪,而一些看他不顺眼的人更是毫无忌惮嘲笑起来。而有不少少女都是说不清的表情。

传闻他的黑袍下面,是全身难以描述的溃烂。

又有传闻,在汉拔尼和旭辉找他麻烦的时候,有人看到了黑袍被扯碎下的天使般精致容貌。

一名沉默高大的紫发青年迎了上来,他的面容显得英俊,特别是那两道墨染般的长长的剑眉,像两片大雁的翎羽斜飞两鬓。一双眼睛更是闪动着机警的目光,脸上象是始终挂着微笑似的令人心生好感。

他一身深黑色镶紧丝纹实际的礼服,少许的蕾丝花边装饰得恰到好处,添了典雅而又不显庸俗。

“洛,还来你相当不错啊!”郁森似乎和谁都很熟悉,笑着和他打着招呼。

“你也是,看你的样子恐怕今晚有女生要遭殃了!”显然两人之间关系不一般,洛微微开了个玩笑后,像萧夜寒打着招呼。

武汉市洪山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滦平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治疗医院
枣庄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乌鲁木齐最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