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4,送给紫紫薇薇)

2020-01-13 20:18: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武时代 第二百五十章 补刀(3/4,送给紫紫薇薇)

工作室里,除了原子熔炉的嗡嗡作响之外,别无他声。

何家三姐妹,赵家五兄弟,还有卢紫薇,他们老老实实的站在角落里,大气也不敢出,目光盯着高远手中那把寒光四射的断刀。

刀是断的,锋是碎的,刃是钝的,可这把刀在高远手上的时候,却给众人一种十分奇怪的震慑感。

就像是刀锋上寄生着一个隐形的死神,正用他那毫无感情的双眼看过来,用苍白的手指玩着“点指兵兵”的游戏。

“点指兵兵,点指贼贼,点着谁人做大兵,点着谁人做大贼……”

谁若是被那死神点着,就会葬身刀下!

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才让众人谁也不敢出声,甚至不敢大口喘气。

高远手握着断刀,周身散发着一股柔和的气势,将他和断刀连接成为一体,他的脸上浮现着肃穆的神情,双目紧盯着熔炉中的玄铁胚。

“火候到了!”高远眼中忽然闪过两道精芒,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微笑来。

手指轻触,合金臂将玄铁胚吸出来,高远一手控制断刀落在碳化砧上,一手利用合金臂的滴漏装置,将被熔化的几乎变成液态的玄铁滴落在断刀上。

“嗤啦”一声脆响,声音撕裂空气,刀锋发出微微震鸣,当玄铁滴落在刀锋上的一刻,这把刀似乎发出了一声怒吼,令得每个人的心都是为之一跳,差点跳出嗓子眼!

玄铁落下,并不凝固,竟然化成一滴铁水,在刀锋上滚动着。铁水灼热的温度灼烧着刀锋,令那些破碎的纹路变得愈发清晰起来。

高远瞄了眼纹路,神情越发的严肃,轻轻推动操纵杆,合金臂做出微小的调整。这种调整是以零点几毫米来计算的,肌肉的任何一丁点微小抖动都可能影响到结果,但高远偏偏就是能做到极致,想要什么样的角度和距离,就能做出什么样的角度和距离。

随着高远手指的轻轻拨动,铁水缓慢的划过刀锋,突然“嗤啦啦”的一阵脆响,赫然涌入了刀锋上一道细微的几乎看不见的破碎裂缝之中。

这滴铁水恰好把裂缝补上,虽然在刀刃上留下了一道很清楚的修补痕迹,却没有人能挑剔更多了。

接下来,高远继续这个步骤。滴落铁水,控制角度,融入裂缝。

先是那些细小的裂缝,然后是较小的裂缝,一条又一条的裂缝被修补上,刀锋上渐渐浮现出一道又一道黝黑的疤痕。

如果说伤疤是男子汉的勋章,那么这些裂缝也可以算是这把刀的勋章了,它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激烈的战斗,杀死过多少可怕的敌人,才会在刀身上留下如此众多的伤痕。而这把刀竟然伤的这么重还没碎掉,也真是足够坚强了!

每修补一道疤痕,这把刀的重量就增加不少,玄铁的密度太高,质量太大,每一滴玄铁的融入,给这把刀带来的可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的修补,还有重量的提升,硬度的提升,韧度的提升,这就像是给一个重伤垂危的病人从里到外都换了一套合金骨架,虽然外表伤痕累累,其实已是脱胎换骨焕发新生。

裂缝太多,高远的微操作也极为耗费心血,渐渐的他额头也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而相比起体力和耐力上的考验,精神方面的疲惫才是更大的敌人。

好在高远早有准备,取出一颗丹药,手指一弹跳进口中。

药力入喉,尽管恢复的速度远远比不上消耗,却能缓解不少的疲惫。趁着这短暂的振奋,高远咬紧牙关继续出手,一口气又修补了十几条裂缝。

五个小时!

当外面的天都已经亮了的时候,高远终于完成了最后一道裂缝的修补。

他的身体微微一晃,差点栽倒。这个浩大的工程足足用了二十几斤玄铁。融入了这些玄铁之后,断刀的重量增加了十几倍,比起杨过那把重达六十四斤的玄铁重剑也不遑多让。

断刀静静的躺在碳化砧上,浑身布满了横七竖八的疤痕,每一道疤痕都是黑色的,好似在刀锋上形成了一幅抽象派的化作。

高远很满意的看着断刀,露出笑意。这把刀虽然残破,可在玄铁的修补之后,几乎重新焕发了新生。

虽然高远不曾见识过跟这把断刀一起出土的“玄风剑”和“定坤盾”,但高远相信,即便是遇到那两个老朋友,断刀恐怕也不会落下风。

“呼……”高远长出一口气,回头看到墙角一直静静旁观的朋友们,笑了笑道:“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就是你修补的结果?”何美美性子最直接,有点不可思议的道:“这也太丑了吧?”

何美伢捏了何美美一下,尴尬的道:“美美乱说的,不过这样真的算是修补好了吗?”

何美玲也好奇的道:“我怎么感觉,这像是古老的书上说的锔法呢?”

锔,是一种古老的技术。在远古物资不是很丰富的时代,当一个器物坏掉之后,就会用锔法来修补。不过锔法是用金属细钉把瓷器、陶器、器皿等破裂的地方锔合在一起,跟高远补刀的方法还是有差别的。

高远淡淡的道:“别嫌弃它丑,它只是经历了太多的岁月,有些沧桑而已。至于是不是修补好了,等我给它配一套刀法之后,你们就知道了。”

黎曼殊听说高远把破烂刀修补好了,特地跑来三姝研究所看热闹。

等看到断刀的模样,黎曼殊惊呆了。

“我说高远,这也太丑了吧!”女人果然都是感性动物,第一眼关注的就是外观:“而且,这刀还是断的,根本没补好。”

“它本来就是一把断刀。”高远道。

“本来就是断的!”黎曼殊只觉得不可思议:“算了,你说断的就是断的吧,那块大石头呢?”

高远道:“被我冶炼成玄铁了,二十多斤融入这把刀里。”

黎曼殊呆看着高远,喃喃道:“你还真舍得下本钱啊,可我怎么觉得这把刀不太靠谱,好像随便一碰就要散架似。对了,它叫什么名字?”

“它叫蹉跎!”高远早就想好了名字,“自从弃置便衰朽,世事蹉跎成白首……我猜它会让很多人大吃一惊的!”

北京丰益医院治病怎么样
重庆皮肤病医院评价
安庆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聊城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大同公立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