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二百二十一章 隔空交锋(2)

2020-01-13 16:53: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二百二十一章 隔空交锋(2)

“这是什么鬼?催眠术吗?”

“是暗示。”艾丽丝解释道。

“暗示?”

“没错,在这个秃头佬上台之后,整个会场的布置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灯光、气味、温度和声音都在有心人的精心设计下进行了调整。而且最关键的是,有人在背后配合着暗暗施法,无形地影响着会场中的集体情绪。”

这么一说,孙苏合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有点像过去八九十年代气功大师盛行时的带功报告。那个年代,气功热潮席卷全国,各种骗子打着特异功能和气功大师的名头到处招摇撞骗。而其中一个最有名的骗人手段就是带功报告,大师在台上演讲发功,台下的听众就感到眉心发热或者身上有气在流动,从而对大师佩服得五体投地。

其实这是心理暗示的巧妙运用,大师利用自己的名气或者个人魅力让听众信任他,放松下来,然后通过演讲等各种方式给予听众暗示,同时安排他的托在人群之中配合着带动场面。往往这种带功报告是大量的人聚集在一起,一旦集体情绪被引动,个体的理智很容易不知不觉地屈服于这种狂热,进而自欺欺人地感受到所谓的“功”。

孙苏合自己也曾经历过类似的场面,那是他还在读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学校请了一位知名的讲师来做演讲。

演讲的主题是感恩父母,在学校的小礼堂里,学生们密密麻麻地聚集在一起,随着台上讲师声泪俱下的激情演讲,很快就有学生哭了起来,一个,两个,情绪传染得很快,小礼堂里一下子哭成一片。

孙苏合至今还记得当时有位同学对他说,你怎么不哭啊?你好冷血。其实那位讲师说的内容中有蛮多地方是有待商榷的,但是因为有一个感恩父母的大主题,在那种气氛下,你要是不感动,你要是不哭,你要是胆敢质疑讲师的话,你就是不孝,你就是冷血,你就是一个无情的人。你是在场的异类,你会感受到强大的无形压力。

在那种氛围下,个人的理性判断很难坚持下去,孙苏合当时虽然挤不出眼泪,但心里也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不对,于是跟着硬深深地感动了一把。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好笑。

眼下正是这种情况,但是因为精心设计的会场布置和背后的暗中施法,暗示的强大程度比起那些骗子和讲师又岂止强了十倍。

“可是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感觉?”孙苏合有些奇怪地在心里问道。

“因为你这个家伙很冷血啊,人家在说慈善大爱呢。”

“屁,别开玩笑了,说真的。”

“说真的,那就是因为这个施法的人很弱啊。我估计他就是那些洗脑等级很高的家伙。不是说成为圣眷者就能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吗,大概邪教背后的方外势力会在洗脑过程中逐渐给予高等级的人一些微弱的超凡力量吧。”

艾丽丝笑着答道:“像这种程度的暗示是对于我们来说根本没什么感觉,你这家伙又把眼睛盯在庄凤语身上,当然感觉不到咯。”

“奇怪,你觉不觉得这样子似乎有些急功近利了吗?和那本小册子里显示出来的那种沉稳从容有些不一样。”孙苏合在心里分析着。

艾丽丝推测道:“也许在实际操作中未必完全按照小册子中的步骤进行,也许,谭辅机的死对他们造成的影响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大得多。”

“确实。”孙苏合很认同这个观点,“谭辅机是谭家长子,在基达山静修会中又是地位尊崇的“圣子”,这样的人物突然暴毙,对于这个邪教来说该是一次突如其来的重创,所以需要进行一些改变吗?”

“不管怎么样,决不能让他们这么顺利地把洗脑的种子种到这些人心里。”艾丽丝在心中冷冷一笑,“呵,敢在我们面前耍宝?”

“你要出手吗?小心一点。”孙苏合提醒道:“演戏的虽然是个弱鸡,但看戏的人却不是。这里的情况绝不简单。除了我们两个还有庄凤语以外,我还注意到有好几个人都疑似方外之人。”

“不错,不错,长进了不少嘛。”艾丽丝笑着夸了孙苏合一句,她接着说道:“要破坏这种情况其实很简单,根本不需要我亲自出手,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只要能在这集体情绪之中打开一个缺口,剩余的人也会逐渐清醒过来的。”

“你打算登高一呼吗?”孙苏合问道。

“不是我,有个比我更合适的人。”艾丽丝说着随手一拳在身边那位油腻男肚子上砸了一下。

那人吃痛,一下子从沉醉于演讲的状态中惊醒过来,下意识地转头对着艾丽丝怒目而视。可是他一看到艾丽丝,整个人瞬间怒气全消,脸颊条件反射式地刻意一扭,将他自认为最好看的45度角侧脸对着艾丽丝,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微笑。

这番脸上表情的变化简直比川剧变脸还要精彩,孙苏合隔着人缝看到差点笑出声来,他越来越佩服艾丽丝自如的心境了。

“你觉得他说的对吗?”艾丽丝问道。

油腻男愣了一下,目中现出迷茫的神色,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觉得……还挺好……”

“我觉得不好。”艾丽丝斩钉截铁地向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对,我也觉得不好。”油腻男立刻斩钉截铁地转换态度。

艾丽丝悄然操纵空气,油腻男这句低声轻语瞬间变得声如雷霆,好像在会场里蓦然炸响了一个惊雷,将台上正讲得天花乱坠的陈维亮的声音也盖了过去。

油腻男顿时目瞪口呆,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那么响。他只觉得无数道目光一下子从四面八方向他射来,无形的压力好像泰山压顶一般,似乎自己变成了全世界最不受欢迎的人。

在这无数道寒冷的目光中,只有一道与众不同,艾丽丝露出一脸崇拜的表情,微微仰头看着他。

油腻男胸中顿时生出无穷的力量和勇气。他一下子觉得自己变成了与世界为敌的大英雄。与此同时,那一群围在艾丽丝身边的青年才俊也反映了过来,他们一边对着油腻男怒目而视,一边争先恐后地大声喊道:

“我觉得不行。”

“不好!”

“就是,在说些什么东西呢?”

“老掉牙的心灵鸡汤也拿来说。”

“什么主,我是无神论者。”

……

这种粗浅的洗脑终究还是比不上荷尔蒙的冲动来得直接而强烈。

原本笼罩全场的那种狂热的集体情绪瞬间被冲得七零八落,越来越多的人从方才的沉醉里醒了过来,一脸迷茫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绍兴市人民医院
太原市第八人民医院
福州治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绍兴男科医院哪家好
廊坊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