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雷武 第一二九八章 都在赌

2020-01-13 09:59: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武 第一二九八章 都在赌

银甲人身上释放出的气息,让在场所有人惊颤。

在这一刻,他们毫不怀疑,对方一指头就能diǎn死他们。

就连不死身吴邪,也变得极为低调,一语也不。

“完了,要死了。”

这是他们心中的想法,因为银甲人就是无敌的存在,比所有人都要强,根本杀不死。

但等他们看向紫宸时,现紫宸在皱眉思索,并沒有流露绝望的情绪。

一路走來,他们已经习惯听从紫宸安排,也非常信任紫宸,看到紫宸并沒有绝望,他们心中仿佛也燃起了希望,哪怕不知道希望在何处。

银甲人像是天下间最强大的生命体一样,俯视着下方吹口气就能杀死的蝼蚁,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狰狞起來。

“你在担心什么。”忽然,一道声音从紫宸口中传出,这是对银甲人説的。

“你在跟我説话。”银甲人问道,周身气息很强,以至于四周的彩光更多,此刻的他像是一个穿着彩色战甲的战神。

“当然。”紫宸dǐng着压力説道。

“应该担心的是你们几个吧。”银甲人漠然道。

“是你才对,不过你想要听我解释,那就先收敛自身气息。”紫宸又道。

银甲人冷冷一笑,周身的气息开始收敛,紫宸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现在,他完全可以肯定,自己在银甲人手中走不出一招。

如果对方出手,那他一定会死。

蛮石等人看着紫宸,表情里充满期待,他们期盼奇迹生。

“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能看出你的担心。”紫宸看着银甲人的眼睛,十分肯定的説道。

“説來听听。”银甲人戏谑笑道。

“如果你不担心,为什么要让分身想办法杀死我们。”紫宸问。

“分身对你们动手了,呵呵,那他应该是想要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吧。”银甲人微微一怔,然后轻笑起來。

紫宸很认真的摇头,然后説道:“不,事实肯定不是这样,刚刚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我又仔细想了想,里面疑diǎn重重。”

“如果分身真的只是想要证明什么,那他在感觉不敌时,就应该选择撤退,而不是拼死攻击,他一定知道你的战力有多么强大,但依旧选择了死亡,在我看來并不是什么自尊心,或者他本就是一个分身,死不死无所谓的问題,真正的原因,应该是他知道如果让我们遇见了你,你一定会有麻烦,或者説,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杀死我们。”

听到紫宸的解释,银甲人忽然大笑起來:“很有意思的推理,但你觉得,你们能给我带來什么麻烦。”

其他人虽然感觉紫宸的话有些道理,但他们的确不明白,他们又凭什么给人家带來麻烦。

如果是在世界之外,这也很有可能。

但他们现在待在一起,而且人家的行动明显沒有受到限制,所谓的麻烦也许根本不存在。

紫宸却是淡淡一笑,然后説道:“就在刚才,我也不知道我们能带给你什么麻烦,但我似乎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

银甲人看着紫宸,表情沒有任何变化。

“分身一路上都沒有出手,肯定不是藏拙,应该是在避讳什么,我猜测,是我们过來斩杀过的那三个强力存在,但他们都死了,还需要避讳。”

银甲人淡淡问道:“你想説什么。”

“我想説,你杀死我们肯定很容易,但也许并不容易,应该会有很多的阻力,我猜测,这些阻力应该就是來自当初封印你的人。”

紫宸刚一説完,其他人便是反应了过來,吴邪更是一拍额头,説道:“对呀,你都沒死,当初封印你的存在应该也沒死,你虽然很强,但却忌惮那个强力存在,他一定活着,就在附近对不对。”

银甲人冷冷一笑,不屑道:“他,应该説他们,当初如果不是他们设计,我岂能被困这里,但七万年过去,他们就算还活着,实力也是弱的足够可以,从你们能够到达这里來看,他们的力量早已百不存一,而且被你们一路上杀死了。”

“什么。”众人显得很是吃惊,蛮石问道:“我们一路上杀的强力存在,是当初封印你的强者。”

“强者。”银甲人不屑道:“也许以前算,但现在就只是死人了。”

“所以,你在赌对不对。”紫宸dǐng着银甲人説道:“你在赌他们的实力大减,早已对你构不成威胁,你在赌分身能够为你带來一支强力队伍,然后灭了他们。”

“不错,我就是在赌,但貌似我快要成功了。”银甲人笑道。

紫宸摇了摇头,説道:“不,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赌博,你在赌,人家同样也在赌,但很可惜,你以为这只是你一个人的赌博,就算输了也沒什么大不了,但殊不知,就在你的对面,站着另外一个赌徒,他们在跟你对赌。”

“什么意思。”银甲人忽然感觉有些不妙。

而其他人却是听得云里雾里,不明所以。

“你在明里赌,但他或者説他们在暗中跟你对赌,分身跟我们就是你的牌,一副输赢都沒有损失的牌,但你不知道,还有人看上了你这副牌,然后押上了重注,准备一局定输赢,一场定生死。”紫宸极为肯定道。

原先困扰他的迷雾,开始被他驱散,他看透了整件事情。

“你的赌属于自娱自乐,看似精心准备了好久,但却毫无准备,但有人看似毫无准备,但他却非常用心的在算计得失,所以,如果这么算下來,也许我们不一定会死。”

银甲人冷笑道:“谁在跟我赌,跟我赌的人都已经死了,被你们杀死了。”

紫宸同样冷笑道:“如果是诈死呢。”

“诈死。”银甲人的脸色在这一刻终于变了,他变得难以置信,变得不敢相信,然后他又仔仔细细的看着紫宸,又看着紫宸这一行人,道:“这怎么可能,难道就凭你们几个,就能让他们诈死,就能让他们不惜以身死为代价为赌注。”

紫宸神秘的笑了笑,説道:“是不是你应该很快就能知道。”

随后,他抬头看向彩色空间之外,説道:“讲了这么多,口都有些干了,我説你们也应该出來了吧。”

上官虹等人的情绪变得很复杂,她们希望真的有人來,希望这不仅仅是紫宸的猜测。

“哈哈。”

一声爽朗的大笑响起,紧接着又是一声声的大笑响起。

对于这笑声,他们几个实在是太过熟悉了,正是当初杀死的那三个强力存在。

“你们真的沒死。”

三个强力存在出现,让众人大吃一惊。

黑袍人笑道:“我们实力虽然大减,但也人数众多,怎么可能被你们杀死。”

“那你们为什么又要死。”蛮石问道。

“当然是诈死了。”

“那诈死为什么又要打那么狠。”蛮石又问。

黑袍人显然觉得蛮石的智商不够用,于是看向紫宸,説道:“你叫紫宸是吧,你可以解释给他听。”

“因为考验。”紫宸道。

“考验什么。”蛮石又问。

“考验我们是不是有他们下重注的资本,如果我们够资格了,那他们就下注。”

“那如果不够呢。”

“那就死。”

蛮石忽然大喊起來:“这不公平,凭什么要我们死。”

“从我们打算跟分身幻龙來时,我们就已经别无选择。”紫宸道。

其他人均是很钦佩的看着紫宸,他们沒想到紫宸竟然能够细心的现这些问題。

“很聪明的小家伙,也不枉我们在你们身上下注,希望接下來你能有胜算。”

又一道漠然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彩色空间外出现了一个高大身影。

尽管隔着封印,但紫宸依旧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一股强大又战栗的气息,于是他问道:“你就是那位拥有天府猎令的强者。”

“不错,正是我,陈威。”高大身影道。

“在下紫宸,见过前辈。”紫宸向着陈威行礼。

另外四人同样跟着行礼。

陈威摆摆手,説道:“你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説实话,我对你很满意,我看到了你的潜力,隐约间可以猜到你的出身,中途跟尹鸿兄还想要制止你们,毕竟,你的实力有些弱,但……我们实力下降太厉害,快沒时间了,自然也沒有机会了,如果不借着这个机会铲除他,怕是再无杀死他的机会,所以,我们自私的替你做了主,让你们参与接下來这一战。”

紫宸听闻苦笑了起來,説道:“应该不是就这么杀吧。”

“当然不是,我们自有办法,尹鸿兄,你难道还不出现。”陈威説道。

“哎,这一次还要搭上我一个后人,我们这一脉的血脉本來可就稀少。”又一道身影出现,这是一个中年人,他一出现便是看着上官虹。

上官虹在看到中年人的一瞬间,表情立刻生变化,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中年人,颤声道:“您……您是家祖,您怎么在这里。”

上官虹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听到了先前陈威所説的名字,然后又看到上官尹鸿本人,因为她见过这位家祖的画像。

北京四季青医院预约挂号
宁夏自治区宁安医院预约挂号
合肥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宝鸡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徐州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