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少女风水师 第四十章辛子尧

2020-01-13 16:30: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少女风水师 第四十章辛子尧

“疼死我了,你下手怎么这么重。”

“活该大半夜的趴在女寝外面,你想干嘛?”

有理追过来才发现这人竟然是辛子尧,不过发现之前她用石头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腿上,此时辛子尧正坐在地上抱着腿可怜的看着有理“我过来找你的么,想看看你睡没睡,谁知道被你的蛇发现了,没事闲的养什么蛇啊。”

“嘶……。”这话小青不愿意听了,把头立了起来吐了吐信子。

辛子尧赶紧摆了摆手“好好,当我没说,都欺负我。”

有理只穿了件睡裙,虽然是夏天但是部队在野外风还是很冷的,一阵冷风吹过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辛子尧揉了揉腿站了起来把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有理也没拒绝“你找我什么事?”

“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太差了,你能不能帮我想办法调理调理?”

“我又不是医生找我干什么。”

“我知道你兼修内功外功,不要反驳我,我有自己的方法判断。我知道你们一定有调理身体的办法。”

对于此有理没有多少意外,她觉得对于一个元神过百的人来说什么都是可能的“我凭什么帮你?你知道这么多还那么放纵自己?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的身体差一部分是因为车祸但是大部分绝对是因为纵欲过度。”

“以前的一切都过去了不是么?我获得了新生想要拜托以前的生活,我可以给你钱,我也可以在以后给你提供帮助。”

有理看着辛子尧“钱我有很多办法可以挣。”

“帮帮我好么?”辛子尧的声音特别的温柔。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句话有理心里微微的动了一下“我想想吧。”说完有理脱下辛子尧的衣服还给他转身要走。

辛子尧抓住了有理的手腕“你必须帮我。”

有理觉得手腕一疼,甩开辛子尧,辛子尧直接摔在了地上“哈哈………。”压抑的笑声听起来是那么的苍凉。

有理蹲下把着辛子尧的肩膀“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相信命运么?”

辛子尧一句话就把有理问住了,信还是不信有理自己也不知道。

辛子尧没有等有理回答而是坚定的看着有理“我不信,所以请你帮我。”

不知为何有理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好。”

回到寝室坐在了床上有理脑海中还会想着刚刚辛子尧说的话“你相信命运么?我不信!”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有理除了特别需要就很少利用天眼去随便给人看相了,她不想知道一个人以后的人生轨迹了,那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件物品,看多了她会心痛的。

她不想去相信命运,可是又不得不去相信。

生活还在继续,明天军训就结束了,有理今天帮助于丰青他们做最后的训练。

于丰青坐在有理旁边“有理,你帮我们算算我们到底能走到那一步好么?”

“能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提前知道了结果的比赛还有意义么?”

“怎么有心事?”于丰青也就是随便问问没想到有理回答的这么认真。

“没什么,就是有些问题想不明白。”

于丰青没有纠结这个话题而是问道“对了,有人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参军的打算?他可以保送你去军校。”

“没兴趣。”

于丰青对于有理的回答一点都不意外“就知道你是这个回答。下午就要走了回去收拾收拾吧,等小舅放假了去看你。”

回了宿舍发现同学们东西收拾的都差不多了,但是他们寝室葛小宁还在吃力的绑着被子。

有理看了看问道“班主任呢?”

“没见啊,可能到男生那边去了吧。”

有理跑到男生那边也没找到班主任,就知道班主任我退前跑了“刘超一点操场回学校,到时候你带着男生过去就好了。”

“好的,没问题。”

归程格外的安静,同学们大多直接坐在了脏乱差的车厢里,更有一些同学直接靠在被子上睡着了,这些天实在是太累了。

回到学校本地学生都被家长接回家了,学校里剩下的都是外地学生或者不想回家的,徐雯雯和葛小宁都回家了,宿舍里剩下有理和欧阳明珠两个人。

欧阳明珠这两天气色好了不少,头发也也扎了个马尾辫就是刘海依旧很长,有理把东西收拾好问道“欧阳明珠我们出去吃吧?”

“好。”欧阳明珠经过这十多天的军训也能和有理他们说说话了。

“那赶紧身衣服吧,一会我给你把刘海剪一下吧,保证漂漂亮亮的。”有理他们几个这几天也看到了,欧阳明珠额头上有疤痕。

“好。”欧阳明珠可以说很喜欢有理,可能是那天晚上有理抱着她睡了最近一段时间最安稳的一觉。

有理给欧阳明珠修了个齐刘海,还别说把眼睛露出来的欧阳明珠长得还是不错的。

两人带了钱下楼,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有人叫“胡有理。”

看清来人胡有理问道“辛子尧你不回家?”

“我家不是这的,我一个人无聊带你们去吃好吃的吧。”

“你请客?那感情好啊,走吧。”有理知道辛子尧找她有事也就同意了,可是欧阳明珠貌似不想去“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一起吧,都是同班同学。”

“我………。”

不过这时听到一个喊声“明珠………。爸爸来晚了。”

来人是个不高的胖男人,给人的感觉很和气的感觉,应该是欧阳明珠的父亲,可是可是欧阳明珠对于这男人的态度却是很矛盾“你俩去吃吧,我回家了。”说完扭头就和父亲走了。

辛子尧看到这一幕说“你的室友还真都够特别的啊。”

“怎么你知道他们的事?”

“他们的事都很好知道的,在h市上层社会都是半公开的事情。徐雯雯很正常家庭美满父母恩爱。葛小宁家本来没什么不过她妈妈却是现任h市公安局长的夫人,那公安局长还有个女儿在咱们学校读高三。”

“至于欧阳明珠简直是太奇葩了,她本身就是个意外是他父亲年轻时酒后乱性和保姆生下来的,那保姆也是个老实人一声没坑自己回乡下把孩子生了下来。本来呢也就这样了,后来他爸因为意外不孕不育了这样她也就成了她爸的唯一血脉,她爸爸不知道从哪得知了自己竟然还有个孩子,今年暑假去乡下找到她的时候她母亲和姥姥姥爷早在几年前的一场大火里死了,他父亲也就把她接了回来,不过她的性格却是有点吓人。”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用心打听一下并不难,我这不是有求于人就得投其所好么。”

有理无奈的笑了笑,她不得不承认辛子尧说的确实是她特别想知道的“这点消息就想收买我?”

“当然不是,给你的。”辛子尧从包里拿出来一个信封“两万块怎么样,这是手工费,你需要什么东西可以和我说我自己去找,一个月起码把我的身体调理到正常人的水平。”

有理拿过信封看了看里面“成交。”

辛子尧要求不高,有理还是有那个自信的,再说这么多钱不挣白不正。

两人去的是学校不远的烧烤店,晚饭时间小店生意特别的火爆“怎么样不错吧。”

有理嘴里还叼着一块肉“你怎么知道这家店好吃?”

“那个……,之前路过看这家店人多,这么火味道应该是不错的。”

两人吃的兴起辛子尧冲着服务员喊到“两杯扎啤。”

有理瞪了他一眼“你最好还是别喝酒。”

“没事没事,少喝点活血化瘀。”

上海一级医院哪家好
重庆华肤医院看病好不好
山东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湖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张家口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