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江山皇图 第三十章 首战告捷(求收藏推荐)

2020-01-13 20:13: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皇图 第三十章 首战告捷(求收藏推荐)

时值深夜,远方逶迤不绝的山峦一片漆黑,夜风渐缓,山林愈加安静,只有几只不知名的夜虫兴奋地嘶叫。

几条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河边,其中一个举起右手,示意同伴安静,集中注意力听了听,随即朝树林指了指,便一马当先飞掠过来。

敌情发生变化,战略作出调整,分工同样要作出相应调整。

车梁紧握着殿下亲自命名的“天涯明月刀”,死死盯住目标,就等“七大姑”和“八大姨”得手的信号。

刚刚过去的半天半夜,“小色鬼”带来太多震撼,桑玉容彻底麻木了,对于他能料到身后有四个修士紧追不舍已不再意外,当务之急是抓住被追踪的罪魁祸首:一只非常非常讨厌的大老鼠。

至于为什么只能抓,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杀,“小色鬼”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她是不会去考虑的。

看见了,越来越近,正左嗅右嗅往这边跑来,时不时回头吱吱两声,显然是在给它的主人发信号。

小畜生,居然想要姑奶奶死,看你能不能逃脱姑奶奶的掌心!

嗜灵鼠感觉到危险,正准备往回逃,一件法衣从天而降,将它整个罩在法衣中。

紧接着,一条身影像老鹰般从树顶飞扑而至,隔着法衣死死抓住它身体,吓得它拼命挣扎吱吱乱叫。

正如岑老预料的一样,它的主人并不知道它真正的天赋神通,甚至不知道它有灵智。发现它总是偷灵石才想方设法将它抓住,后来机缘巧合发现它具有一定追踪能力,才时不时给两块下品灵石,将它养在身边。

在上古时期,嗜灵鼠被当成宝贝伺候。

为了让它的祖先好好干活,中品乃至上品灵石无限量供应,几块下品灵石岂能满足其需要,于是总时不时闹。

正因为如此,跟过来的修士知道它有追踪能力,但对这种能力是否靠谱心里没底,也就没跟向家练气境修士提及。同时多少抱着几分抢功的心思,毕竟情报显示几个全是凡人,他们师兄弟出马还不手到擒来?

“谁!”

嗜灵鼠生性警觉,当年为捕捉它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这么轻易就被人抓住,高个子修士大吃一惊,下意识亮出法宝。

“追了姑奶奶大半夜,不知道姑奶奶是谁?”

桑玉容冷哼一声,把四人的注意力全吸引过来,就在他们发现面对的不是凡夫俗子,而是一个练气二重女修士时,剑光一闪,左侧突然出现一阵剧烈的灵气波动,刚跟进来的一个修士便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陈师弟死了,陈师弟死了!”一个修士看着地上身首异处的同伴,内心的恐惧惶然。

紫灵出现在他们面前,薄唇微抿,几绺碎发垂在额际,说不出的邪魅动人。

一个照面,只出一剑便杀掉练体三重的小师弟,高个子修士吓出一身冷汗,另一个修士更是惊呼道:“上品灵器,三师兄,她手里是上品灵器!”

“乌氏妖女,胆敢偷袭!”

看清紫灵和桑玉容修为,高个子修士心中大定,认为女修士发挥不出上品灵器的全部威力,立即驱动灵力,身体猛地一震,衣衫飘扬,鼓荡起来。四周的灵气,在气劲牵动之间,同他手中的剑一起横扫而出,气势磅礴,杀机毕露。

刚才一击,将一个练体七重修士斩于剑下,紫灵终于领略到一身法宝的威力。

身法、出剑速度和灵力恢复速度是没有这些法宝之前的几倍,别说一对一,就算一对二也没问题。

“受死吧!”

她从容不迫,娇躯一闪,举起注入灵力,散发出璀璨剑芒的上品灵剑,如冷电般挥向高个子修士,化为一片银色光幕,只听见一声痛楚至极的闷哼声,高个子修士竟被砍为两截。

剩下的两个修士,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尸体,有种梦幻的感觉。

一剑,仅仅是一剑,强大的三师兄就被直接抹杀,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

这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怖,把一个修士吓得脸色苍白如纸,汗珠布满脸庞却不敢抬手擦拭。另一个修士更是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不由自主想逃跑,双腿又不听使唤。

表姐两剑斩两敌,桑玉容起了争强好胜之心,娇喝道:“灵姐,剩下这两个交给我!”

周围那么多妖人,现在可不是打擂台的时候,秦风冷冷地来了句:“速战速决,不要拖泥带水。”

还有人!

剩下的两个修士忍不住滚动喉结,吞下了一口唾沫,心中有着滔天的震撼,就在二人鼓起勇气准备应敌之时,一直埋伏在匿灵阵中的车梁出手了。

身影闪动,刀出如电,奇快无比。

“点子硬,捏碎传讯符!”

矮个子修士面色剧变,惊骇高呼,他死死缠住紫灵,满目通红,几欲同归于尽。然而武装到牙齿的紫灵,有同样武装到牙齿的桑玉容支援,一身上品甚至极品灵器能发挥出平时几倍的战力,他那微弱的实力上去也不过是送死而已。

右臂一阵剧痛,手和手中剑就这么离开了身体。

“好快,好毒!”他暗暗地想,他甚至没能够看清楚剑光从何而来,没看出她们使的是何种剑法,只有快,抹灭一切的快。

并且,留给他想的时间只有一瞬间。

紫灵将其手臂斩断,桑玉容的剑接踵而至,剑影闪烁,光芒大盛,一剑之下,他牵动的天地灵气全部破灭,无影无踪,只有桑玉容手中那璀璨的上品灵剑释放着属于它的荣光。

当看到车梁已把最后一个修士解决掉,已把地上的另外两具尸体收起来时,桑玉容怵然一惊:“阿梁,你怎可能比我们快?”

“快走吧,狩猎才刚刚开始。”秦风收起阵盘阵旗,不耐烦地催促道。

“走!”

紫灵从善若流,按计划背起邱菡芸,在前面开路,往东南方向跑去。

各个击破就是要打时间差,要赶在向家练气境修士反应过来之前,将那些分散在四十多里范围内的练体境修士一口一口吃掉。伸手不见五指,山路又难走,邱菡芸后天修为,根本追不上,只能让可以驱动灵力,可以使用轻身符的紫灵背着。

秦风先天修为,同样跟不上,桑玉容没紫灵那么顾及别人面子,一把将他夹到腋下,紧跟着表姐身影一边在林间飞掠,一边香汗淋漓地问:“小十八,阿梁怎么回事,怎可能那么快?”

与其说本皇子是岑老的徒弟,不如说阿梁是他的关门弟子。

练的是《七劫斩龙决》和《旋龙残月斩》,用得是几乎为他量身定做的“天涯明月刀”。突破练体前把千年乃至万年名贵草药当零食吃、泡茶喝甚至泡澡,突破练体之后更是天天进行“魔鬼式”修炼。

人家到练体三重肉身小成,他练体一重肉身就已大成,这段时间正在老家伙通过自己的嘴指点下,指导他拓宽体内经脉,每次都搞得死去活来。

根基比你们扎实一百倍,有合适的功法刀法,有名师二十四小时全天候指点修炼,有武装到牙齿的法宝,又比你们能吃苦,解决掉一个练体境修士比你们快很正常。

秦风甚至怀疑,车梁虽然才练体一重,但真正实力可能已达到练体七八重。

太争强好胜了,这有什么好比的?

被女人夹着跑真不爽,他使劲挣扎了一下,试图换个稍微舒服点的角度,才嘀咕道:“本王是天才,本王的侍卫一样是天才。不信将来有机会跟他切磋切磋,估计您在他刀下撑不过十招。”

真的假的,桑玉容将信将疑。

老家伙对车梁的表现非常满意,在秦风脑海中纠正道:“就她练的那烂剑法,就她那点实力,在《旋龙残月斩》下最多坚持三招。”

“师父,这么说阿梁同阶无敌?”

“如果现在的练体境修士就刚才那几个糊涂鬼的实力,如果没几件像样的灵器,你那小跟班真可能同阶无敌。等突破练体四五重,或许不用借助外力便能斩杀练气一二重修士。”

老家伙长叹了一口气,又开始唏嘘不已大发感慨:“自天地灵气巨变之后,许多传承全断了,看那刚才四个糊涂鬼,连一件像样的灵器都没有,连嗜灵鼠都不知是何灵兽,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秦风摸了摸正在兽皮袋里吱吱叫的嗜灵鼠,好奇地问:“师父,您老一说我想起来了,这老鼠怎么养,怎么才能让它听话?”

“它有灵智,你说话它能听懂,只是不会回答。怎么养更简单,给它灵石。平时给它多少,找到灵脉灵矿给多少,找到天地灵物给多少,只要把条件谈好,它会特别听话,几乎不用你操心。”

“既然它自己能找到灵矿,为什么还要别人给灵石?”

老家伙哈哈大笑道:“苍天是公平的,给它寻找天地灵物的天赋,就不会给它打洞的天赋,明知道地下有灵矿却够不着,当然只能找人帮忙。”

“原来是这样,那我要好好跟它谈谈。”

………………………………………

PS:再次求点击、收藏、推荐票,尤其收藏,太重要了!满地打滚,泪求忘了收藏的兄弟姐妹收藏一下。

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曲靖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公立牛皮癣医院
枣庄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新疆白癜风治疗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