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风魔 第三百九十四章:目标与思考(一)

2020-01-14 11:22: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魔 第三百九十四章:目标与思考(一)

ps:满地打滚求打赏……

紫镜又说道:“艾克世家最大的困扰并不是紫金皇室,皇室昏聩,早已失去了大部分民心,我看过一些暗部关于艾克世家调查的卷宗,不止一次有人想把艾克世家推上前台,想让他取代现在的紫金皇室,我想,紫金皇室对艾克世家既怕他突然撒手不管,又防着他突然发难,把他赶下台!”

“这个问题很纠结呀,紫金皇室跟艾克世家的关系十分复杂,即便是紫金帝国皇帝和艾克世家那位老爷子都说不清楚这里面的关系,不过以前既然有那么多机会可以取而代之,艾克世家都没有这么做,显然艾克世家并不想成为世俗政权的最高代理人。”萧寒紧跟着道。

“大哥,紫镜小嫂子,你们可能不知道,大陆上有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任何一个世家建立帝国或者成为一国之主,那就失去了一种超然的地位,四大世家之所以能把生意做到全大陆,那就是因为这种超然的地位,如果没有这种超然的地位,各国是不允许一个国家的皇室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的。”伽罗解释道。

伽罗这么一说,萧寒有些明白了,当世家自然不会对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土和政权有什么企图,做生意不过是为了求财,反而这些世家在各国拥有的生意,会促进本国经济的繁荣,这是好事,一般的情况下,四大世家任何一个进入哪个国家,都会得到优待,但是四大帝国的皇室就不同了,他们代表的是皇权是一个国家的政权,他的一切所谓很有可能代表一定的政治和军事意图,这样各国都像防贼似地防着他,尤其是与之接壤的周边国家,就算是接受四大帝国保护的国家也是一样,谁愿意把自己的土地和权力交给别人?

这就是一个国家和一个商业世家的区别。四大世家要是想建立世俗的政权,还会等到今天吗?

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一个国家可以不断换皇帝。但是他可以不断的换百姓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四大世家这种保持超然的做法令萧寒非常赞叹,这就如同从汉朝一直延续到唐朝的士族门阀制度,虽然朝代换了不少,皇帝换了几十个。可这些士族门阀的势力确实根深蒂固,有的甚至可以左右和影响朝政!

从这点看,经营一个家族比经营一个帝国来的有前途!

王朝终归有灭亡的一天,这天底下没有万年不朽的王朝,但家族就不同了,虽然世家也有灭亡的可能,但家族却会一直延续下去,只要经营的好,传承数千年并不是问题。

这一点倒是跟萧寒内心那个决不当皇帝的念头不谋而合,在他看来。四大世家所走过的路值得萧家借鉴。

“再来说大月国与美嘉帝国的优劣之处,大月国地处西域,虽然国小民弱,但国小有国小的优势,我们可以完全控制国内所有军队和政权,令出政行,这是美嘉帝国没有办法做到的,艾克世家想要在美嘉帝国寻找一块好地方落脚,恐怕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而在我大月国则不需要。老爷甚至许诺将霁月城作为艾克世家的落脚地,这一点我们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艾克世家是以船运起家,美嘉帝国虽然内陆帝国,但国内河流众多。船运并不发达,艾克世家若是进入美嘉帝国,必定会优先发展船运业,轻车熟路,也许很快就能恢复些元气也说不定,反观我们大月国也是内陆国家。可国内河流稀少,且大多数是小河,容不下数十万钧的大船,所以可以说没有任何竞争优势!”紫镜继续分析道,看来这小妮子不声不响的,下了不小的功夫的。

萧寒忽然想起后世那条令隋炀帝毁誉参半的京杭大运河来,如果自己在大月国内也开凿出这样一条大运河,会是怎样的一付情景呢?

运河的源头已经有了,而且也开凿了一段,就是风马湖到风城,这一条大河的开凿,萧寒可是动用了十几万的人工,还有数百名土系魔法师,历时大半年才完工的,这条河道的开凿令风城、新月城等大月国西部的好多城市以及城镇都没有缺水的顾虑,大月国的西部已经有成为一个巨大粮仓的雏形了。

如果把这条河继续向东延伸,与国内的众多小河流联通的话,会不会造就出苍茫大陆人类历时上最辉煌的水利工程呢?

萧寒来自地球,自然想法上与苍茫大陆上许多人都是不同的,有些想法在这里的人类来看那是天马行空,不着边际,而且都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等到他们做了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他们眼里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居然会有如此的效果,因此在风城乃至大月国西部不少因为风马湖开凿引水而收益的百姓心里,萧寒就是一个神灵,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的神明!

紫镜的话提醒了萧寒,如果开凿这样一道运河,那大月国不就有一道横贯东西的大动脉了吗?

在地球上要开凿这样一条运河,那即便是他身处的那个时代,也是一件空前巨大的工程,恐怕没有几年的时间是完成不了的,不过在这片空间,这片大陆上,那可能并不是很困难,因为有土系魔法师,有了土系魔法,一个土系魔法师可以抵上几十台乃至数百台的挖掘机,如果是法圣、法神之类的话,那一个人可抵成千上万台挖掘机都不止,开凿运河的工程反而会异常的轻松,最耗时间的反而是对运河河堤的加固以及绿化植被,这就需要大量的人工了。

“开凿大运河?”紫镜听了萧寒的设想,吃惊的掩嘴道。

“怎么了,不可以吗?”萧寒反问道。

“老爷,你是怎么想到的?这简直,这简直就是……”紫镜激动的浑身颤抖道。

“简直就是什么?”萧寒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想法居然能让这小妮子激动成这个样子。

“简直就是神来之笔!”紫镜觉得自己那点小智慧跟萧寒的大智慧比起来,简直羞愧到家了,难怪自己屡次栽在他的手里,现在连身心都陷进去了,自己和他根本不是在一个层次之上。

“呵呵,要不是你的分析提醒。我也是想不到的。”萧寒笑道。

“老爷,如此一来,我们的优势反而更加明显了,您看。咱们如果开凿一条运河的,那咱们大月国许多城市都会因为这条运河串联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水上络,即便是大运河没能到达的地方,我们也可以开凿支线。开凿大运河的好处不仅仅是运输和交通,这条运河开通的话,咱们大月国今后都不再为缺水担忧,而且运河水可以浇灌庄稼,大月国的粮食产量必定会在未来的几年内翻上好几翻!”紫镜惊喜无比的分析道,在魔界,粮食也是困扰魔族的巨大问题,这一点跟兽人有些类似,所以紫镜对粮食异常的关注也就可以理解了。

“咱们不一定非要自己开凿,可以让艾克世家来做这件事。然后搞一个股份制的船运公司,我们参股,让艾克家族经营,我们坐等着分红好了。”萧寒忽然发现,地球上的东西到了这苍茫大陆说不定发挥的威力更大。

“什么公司,参股,还有分红?”紫镜和伽罗都没听明白,四只眼睛十分祈求的望着萧寒问道。

“公司呢,其实差不多就是一个商会,参股。就是投钱,分红就是按照我投的前分取我应得那一部分比例的利润。”萧寒简单的解释道。

“老爷是想把艾克世家彻底的绑上咱们的战船?”紫镜闻言,顿时咯咯笑了起来。

“我可从来没想过要吞并艾克世家,钱对我来说只是一堆数字而已。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屹立不倒的萧家!”萧寒说道。

一直以来萧寒都有些找不到目标的感觉,随着实力的提升,又忙于跟周围的对手周旋,虽然看起来事业上蒸蒸日上,但有时候不免有些迷茫,万年前的神魔大战究竟怎么发生的。说起来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即使他答应了风神瑞根会竭力的了解事情的真相,可这毕竟只能说一种对别人的承诺,不能当做是自己一身目标来做。

蚩尤也许给了他可以回去的希望,但是他现在能够撇下自己的妻儿回去吗?也许将来可以,但是起码现在不行!

现在他找到一个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超大型世家,就算将来自己可能离开了,自己的后人也能在这片空间很好的生存并延续下去。

确立这一目标之后,萧寒身上那种随遇而安的被动想法霎时间消失的干干净净,接下来他就要为自己这个远大的目标仔细的谋划了!

“小镜子,你再帮我想想,咱们还有什么劣势和优势?”萧寒问道。

“老爷,咱们最大的劣势就是艾克世家不相信我们,咱们虽然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比起另外三大世家来说,他们是成年人,而我们则是五六岁的孩童,要想打倒一个成年人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击败一个孩童,则容易的多,想让一个成年人跟一个孩童结盟,还处在一个平等甚至肯能低一头的位置上,千年傲气的艾克世家在心理上也会不平衡的。”紫镜微笑的分析道。

“我们神兽也是,只对有实力的人讲公平!”伽罗嘿嘿一笑道。

总归一句话,这个世界实力才是最公平的!

“那依你之见,我们该怎么做?”萧寒问道。

“我建议老爷你抢亲!”紫镜咯咯一笑,提议道。

“大哥,我支持你!”伽罗闻言,顿时咧嘴嘿嘿一声贼笑。

“抢亲,这简直就是馊主意!”萧寒哭笑不得道。

“咯咯,抢亲倒是没有必要,不过要想艾克世家信任咱们,就算我们把刚才说的条件都搬出来,人家也未必会心动,而且世家最讲究的是信誉,艾克世家既然已经答应了跟司徒世家的联姻,就不可能中途反悔,除非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原因,比如说新娘失踪了,或者意外死亡之类的事情。”紫镜说道。

“大哥,咱们把蓉馨小姐偷出来。这联姻的事情不就黄了吗?”伽罗跃跃欲试道。

紫镜笑道:“四爷,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坐起来可就难了,蓉馨小姐与司徒世家既然有了婚约。即使咱们把人偷出来,这婚约还是存在的,除非司徒俊主动解除婚约,或者司徒世家灭亡了,这个婚约才不会存在下去。难道我们要让蓉馨小姐躲藏一辈子?”

“那我就去宰了那个司徒俊?”伽罗恨恨的说道。

“这一次联姻的是司徒世家,司徒俊一死,司徒世家可以再找出一个人来代替司徒俊,司徒家可不缺可以跟艾克家联姻的男人!”紫镜笑道。

“那怎么办?”伽罗傻眼道。

“现在艾克世家跟司徒世家联姻的消息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像这样的世家联姻即使已经达成了,那还是要对外公布的,没有对外公布,这婚约并不能算成了。”萧寒缓缓说道。

“老爷说的,只要一对外正式公布了,这婚约就算铁板钉钉了。我们明天去紫金皇城也没有任何意义了。”紫镜解释道。

“你们人类的事情太复杂了,我想不明白。”伽罗摇头道,“大哥,小嫂子,你们继续,我出去看看能不能再打听些有用的消息!”

萧寒与紫镜相视一笑,这个伽罗此刻怕是两个脑袋一样大了。

伽罗出去了,偌大的套件内就剩下萧寒和紫镜二人,他们自然的把讨论的阵地搬到了房间内柔软的大床之上。

“老爷,你慢点。我们这样好说话。”紫镜娇吟一声,完美的曲线一下子陷入了柔软的大床中央。

以前萧寒对紫镜都是粗暴型的,疾风骤雨,每一次紫镜都觉得自己如同狂风暴雨的海面上一叶扁舟。坚持到最后还是没能逃脱沉默的危险。

这一次萧寒出奇的温柔居然给了紫镜一种很温馨的感动,这种精神上的感动,令她倍感刺激。

“老爷,我觉得抢亲不错,你可以试试,那个蓉馨小姐对你挺有意思的。”紫镜轻吟一声。双臂缠住萧寒的脖颈说道。

“是吗?你们魔界的男人很喜欢抢亲吗?”萧寒好笑的问道。

“不是,魔界的男人看上谁就上,根本不用抢的。”紫镜挺动腰肢迎合道。

“看来你们魔界的男人都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萧寒惋惜的语气说道。

“老爷您对我一开始不也是没有怜香惜玉吗?”紫镜幽怨的道。

“那是要征服你这个小魔女,不得已而为之,老爷我现在不是对你温柔多了?”萧寒嘿嘿一笑,腰肢猛的一发力,顶的紫镜浑身一颤,腰肢都弓了起来。

“老爷,你可不能去魔界!”紫镜紧贴着萧寒滚烫的胸膛,俏脸上烧成了一片红霞,说道。

“为什么?”萧寒奇怪道,“老爷我难道是洪水猛兽不成?”

“我怕魔界的女人会把老爷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紫镜咯咯笑了起来,双腿猛的一夹,差点让萧寒有提前崩溃的感觉。

“小妖女,以为练了几天阴符经,就可以打败老爷了!”萧寒感觉到那猛烈的夹力和吸力,连忙固守精元,震颤了三下!

“老爷,噢……”紫镜差点被这三颤之下魂儿都颤飞了!

高潮平复后的紫镜宛若一个受惊的小白兔完全将自己置于萧寒臂弯之下,余韵未除,那红扑扑的脸蛋煞是惹人爱怜!

魔界的女人也是女人,只不过环境改变了一些东西,当换了一个环境之后,女人还是女人。

萧寒一直思考一个问题,魔族算不算人类呢?如果从物种起源上讲,魔族应该是人类,因为魔族是冥界幽灵转世,幽灵是人类死后的灵魂,灵魂是什么,这个他也解释不清楚,也许就是一种精神力量,置于它为什么能凝聚不散,能够存活在这个世上,这就不知道了,既然魔族是人类灵魂转化成的幽灵转世,那么魔族也应该是人类了,魔族既然是人类,那神族算不算呢?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但是可以这么说,神魔两族是通过幽灵转世这种特殊的途径进入了一种高等的人类层次,他们被称之为神或者魔,实际上是一种进化到高级层次的人类,但是这种进化并非自然进化,而是被进化!

而萧寒这种人类通过自身修炼的方式达到跟神魔两族相同境界的这种可以叫做自然进化。

自然进化与被进化,这听起来似乎很荒谬,不过细细的想一下,还真是有些道理的。

哪一种进化更好了,这就需要竞争了,只有在竞争中才能看到哪一种进化的优劣。

把魔族放在一个极端恶劣的环境中,将神族放在一个很舒适的环境中,而将人类和其他智慧生物放在一个既不太恶劣有不会很舒适的环境中,听起来更是荒诞不经,但好像真的是冥冥之中似乎又什么主宰似地。

蚩尤、耶稣、项羽还有自己,这究竟是偶然卷进这个空间的呢,还是有人故意的把他们送到这里来的呢?

送他们来的人(神)是谁,目的又是什么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霸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最好的银屑病医院
海口著名男科医院
滨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银川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