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叱咤风云 三七五 年轻人,身体要节制啊!【第一更】

2020-01-14 09:2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叱咤风云 三七五 年轻人,身体要节制啊!【第一更】

诺德约克越来越不明白,一个那么年轻的乾劲就算能打赢杀掉雷月月又如何?父亲大人可是凝练出斗魂的强者啊!就算乾劲身后有洪流战堡,父亲大人可是城主!

“父亲大人。”洪瑟约克悄悄的站在李德约克的身旁:“如果洪流战堡那头熊,真的再因为这次弟弟的事情闹起来……”

李德约克面色阴沉,自己头疼的就是这个!木归无心他人长的跟狗熊一样,行事的风格也经常蛮横。

“你说怎么办?”李德约克欣赏的看着洪瑟约克:“难道让这小子登门给乾劲道歉?如果真让他这样做了,城里其他势力,还以为我怕了洪流战堡跟乾劲,日后想要再压着他们进行调停,从中赚取利益就更难了。”

洪瑟约克轻轻点头,城主家的颜面是要顾及的,总不能乾劲打了人,却还让被打的一方向打人的一方道歉吧。

“算了,改天等在我的寿宴上,我亲自跟乾劲聊聊吧。”李德约克无奈的叹气摇头,这乾劲身处洪流战堡就很麻烦了,偏偏还是法布雷迪斯的女婿,更是一身很不俗的战士实力,连雷月月都给砍死了。

“恩!父亲大人是对的。”洪瑟约克瞥了眼地上的诺德约克:“我听说,水晶魔法塔的修思达克会长,还有他的女儿跟乾劲也有些过节。今天,乾劲好像还在征伐学院,将爱碧佳丢进了泥潭。”

“还有这事?”李德约克皱眉的脸上终于多了些开心:“那个骄傲的丫头,恐怕不会这么简单的跟乾劲算完的。再加上雷家,若是知道乾劲回来了,热闹恐怕更多,毕竟他们家主的死亡跟乾劲有间接关系,而雷月月则是有直接关系。”

洪瑟约克连连点头,势力之间决斗不是没有过,更多的时候只要打败对手就可以了,乾劲直接把人给宰了,虽然不违反决斗规定,但对雷家来说还是无法接受,至于雷月月当时也想弄死乾劲的这个意图,乾劲才杀人的这种原因,雷家人早已经无视了。

“其实,这样才好的啊父亲。”洪瑟约克靠近李德约克:“这样,您作为中间人,才能得到更多利益。”

李德约克赞许的看了自己这个儿子一眼,又烦躁的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两只眼睛叽里咕噜乱转的诺德约克,星辰给了自己一个聪明的儿子,怎么又给了自己一个蠢货儿子?

“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滚?”

诺德约克连滚带牌的仓皇离开大厅门口,转身脸上挂着阴森的微笑:“哼哼!魔法公会,雷家!太好了!既然你们跟乾劲有仇,那么我正好可以去联合你们。”

“行了,你也下去吧。”李德约克拿起冰凉的白毛巾再次敷在额头挥了挥手:“我要静一会。”

“是的,父亲大人。”

洪瑟约克弯腰退出了大厅,转身挺起腰杆的同时,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刚刚假装谈话偷偷将消息露给诺德那个蠢货,想来急着报仇的他,肯定会找雷家跟水晶魔法塔。

“到时候……不论死的是乾劲,还是输的是雷家跟水晶魔法塔。”洪瑟约克冷笑了两声,如果水晶魔法塔跟雷家还弄不过洪流战堡,那么约克家族会因为调停得到大量好处,同时趁机弄死诺德。

“若是乾劲死了……”洪瑟约克眼中得意更多:“那罗青青这个女人,就该是我的了!这么漂亮的美人,就应该属于我洪瑟约克才对!对了!刚刚忘记跟父亲大人说一下,去魔族做生意的商队前天就该回来了,现在却还没有回来。不会,遭遇到什么不测吧?”

“确实遭遇了不测。”

乾劲同碧落一起走入房间,看到一名身体带着新伤的佣兵,一脸苦相的低头向罗青青做着报告。

“咱们的货物,也在塞外遭遇到了不测?”罗青青粉嫩的脸蛋变得有些难看,这是自己第一次真正跟魔族做生意,没想到在换回来大量的货物,通过塞外运回内地时,竟然被塞外的马贼给截了!

古月嘉英一身白色长裙从内堂走出,面色也是一沉,竟然在塞外被马贼给截了?怎么会这样?塞外有不少的通商渠道给马贼把持着,但只要提前打招呼给足了应该缴纳的过路费,他们也是不会乱截的。

毕竟,大家都还要靠着这些商路来进行生存,商人们被逼急了做不成生意,马贼们也是会饿死的。

“把守着通道的马贼团,不是打点过吗?”古月嘉英缓缓走到属于女主人的座位上优雅坐下看着佣兵:“知道是谁干的吗?”

“不知道。”佣兵连连摇头:“现在塞外乱的很,比前些日子还乱。”

还乱?乾劲不解的望向古月嘉英,前些日子那是魔族为了通辑自己几人,所以搞得塞外一通大乱,平日里的塞外虽然乱,但也是有秩序的乱,怎么今天这个看起来好像不是一般的乱?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佣兵苦着脸:“只知道塞外这次比上次还要乱,我们三钟佣兵团护送不利,该赔的金币我们会赔,不够的部分我们会无偿给你们工作,来支付应有的赔偿。”

古月嘉英挥了挥手:“你先在公会里歇息一段时间,关于赔偿的问题,过几天我们再谈。”

佣兵退去,罗青青看着古月嘉英淡淡的问道:“说谎没?”

“没有。”古月嘉英轻轻摇头:“看来,他们是真的被袭击了。”

乾劲这才明白,这两个女人刚刚根本就没有完全相信那名佣兵头领的话语,甚至怀疑这次被劫,可能是佣兵自己做的。

这年头,佣兵之中也并非完全都是遵守秩序的,大家都是拿命去拼,如果有一笔足够一辈子不愁吃喝的货物出现在面前,佣兵们不见得就不能顺便简直一下强盗。

“难道塞外真的出了事情?”罗青青脸上消失了小女人的害羞,一种商业的老脸大局观浮现在她那张漂亮的脸上,身体透着女强人的气息:“看来需要找冒险者工会买一下情报,看看到底是哪家马贼团千的。”

“不如……”乾劲的话语吸引了在座的众人视线:“找马贼打听一下?”

马贼?古月嘉英轻轻摇头,这个想法有些过于天真了,马贼之间虽然也有争斗却很少会直接将信息透露给商家,却可以不经意间透露给冒险者工会,这是行规!

“我跟黑风有点熟人。”乾劲摸着下巴也有些不确定,毕竟很久很久没有跟华炎不见联系过了:“还是算是个头目级的。”

黑风?还是头目级的?华炎不见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兴趣,如果关系足够好的话,头目级的想要打听点事情出来真的不难。

“不二他们受伤时,是那个头目给我们地方养伤的。”

古月嘉英的目光落在罗青青的脸上,露出征询意见的神情,在家庭内部事情上罗青青要听大婆的,但说到商业方面的事情,古月嘉英也要听从罗青青的安排。

“那,乾劲哥哥能联系到他们吗?”罗青青面带着疑惑跟担忧:“如果需要乾劲哥哥进入到寒外冒险,就算了。”

“这个倒是不需要。”乾劲摇了摇头,自己这些日子要忙着在学院里搞那个什么百战榜,也确实没有时间跑一次塞外,校长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只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去找华炎不见就可以,这事情可以找木归无心帮忙。

“那……”罗青青略作沉思:“乾劲哥哥,需要多久的时间?说真的,我们必须抢在马贼团把货物销赃之前找到他们,跟他们谈赎回货物的事情。”

“行!会很快的!”乾劲笑眯眯的应着,心中暗暗计算到时候请洪流战堡的人帮忙,直接把那个马贼团给彻底扫平了!

身为罗家的第一守护者,结果罗家的货却给马贼团给劫掠走了,这种事情……乾劲端起茶水吞了一口,绝对不能忍啊!不然罗林,会在自己睡觉做梦的时候,从星辰上,下来嘲笑自己的。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木归无心怀里抱着两水缸大小的酒坛子,乐呵呵的挤进了门框:“吃饭的时间到了,咱们先吃饭,吃饭。”

两只跟洗脸盆一样大小的海碗放在乾劲面前的桌子上,沉香的美酒鼓咚咚灌入海碗,激荡起一层层的波纹,更溅出了不少的酒花。

乾劲看着眼前洗脸盆大小的酒碗,心中第一次生出想要后退,而非是前进的感觉,这东西一盆下去,当场就醉倒了吧?

很快,热气腾腾,香啧啧的饭菜一道道端上桌面,乾劲口中不停的泛动着口水,前些日子天天在古荒沙海中,渴了就喝清水,饿了就只能外出拼命去猎杀,相对比较弱小的魔兽,有时候连凶暴仙人掌这种植物系的魔兽,也要当饭菜。

“来!小子,我们喝一碗!我乾了,你随意!”木归无心两各好似涂了浓墨的眉毛,冲着乾劲挤眉弄眼一翻笑道:“刚回来,我知道你晚上还有别的节目,不能喝太多,不能喝太多。”

[奉献]

湖北省中医院怎么样
镇宁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治癫痫那家医院最好
扬州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天津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