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官场风云 305.第305章

2020-01-14 18:21: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305.第305章

飞机在海城机场降落,陈兴让林玉裴一行先跟海城大学过来接机的人离去,目视着一行人的车子离开,陈兴这才从另一边走了过去,他刚才出来的时候就四下打量了起来,早就看到了杨振,只不过用眼神制止杨振过来罢了,这会林玉裴等人离去,陈兴也朝杨振走了过去,他是特意打让杨振过来接机的。

如今的杨振,看起来可是意气风发,精神劲十足,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元荣被打发到省委党校学习,这一去可就再不用回来了,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发生了不少事,张元荣党校学习还没结束,调令就下来了,被调回省城去了,也幸亏是张元荣背后的林刚拉了他一把。

已经是省厅常务副厅长的林刚为张元荣活动了一下,重新将他调回江城,担任江城市公安局副局长,要不然张元荣继续呆在海城的话,那从党校学习回来后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肯定要被打发到冷衙门去,好在张元荣是为林刚办事的,林刚最后也没过河拆桥,使劲拉了一把,算是保住了张元荣的前程。

杨振现在已经顶替了张元荣的位置,成为市局常务副局长,名副其实的二把手,意气风发也就不奇怪了,看到陈兴走过来,杨振也大跨步迎了上去,“陈司长,两个多月没见了,您看起来又年轻了。”

“杨局,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我看你是越来越年轻了,说不定以后还有希望坐一坐局长的位置呢。”陈兴打量着杨振,半开玩笑的说着,杨振都是上五十岁的人了,看起来其实跟四十来岁的人没啥两样。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陈兴的玩笑话却是让杨振听得精神大振,眉宇间的神采更增了几分,对陈兴的态度也愈发恭敬,几乎是赤果果的直拍陈兴的马屁了,“我这都一把年纪了,局长的位置就不敢想了,真要是能有那机会,那也得靠陈司长您提携。”

“杨局要是能干一把手,那也是你自己的能力使然,我可不敢居什么功劳。”陈兴笑着摆了摆手,看着杨振的神情却是微微一动,有一个亲近的人,办起来事来的确方便许多,像他不在海城,但在海城又有一些人情世故,难免会有一些七七八八的问题,手头要是没有信得过还能派上用场的人,那真的是很不方便,像一些不大不小的事,他总不能就直接去劳动市委书记黄昆明,人家怎么说也是堂堂的市委书记,不是供他陈兴随意使唤的。

陈兴自个心知肚明,除非解决不了的大事,不然没必要去用黄昆明那层关系,但平常发生的一些让他鞭长莫及的事,就需要杨振这样的人物来帮他解决了,杨振真要能当上市局的一把手,对他而言,倒是帮助更大。

两人上了车,陈兴才直奔主题,“杨局,在邓莹身上有什么异样发现没有?”

“就你前两天跟我说过后,我就让人去查了,还到移动公司去调阅邓莹这些天的通话记录,不过没查出什么,有一条通话记录是用路边公用打的,不知道邓莹接到的是不是就是来自那个公用的号码,至于邓莹的人际关系络,倒也没什么异常,她现在是市办公室的科员,交际圈子也就局限在工作的那一小范围内。”

杨振回答着陈兴的话,拧着眉头,又颇有些自责道,“这是三天时间内匆忙调查到的结果,可能会有所疏漏,陈司长您别见怪,要是再多几天就好了。”

“三天时间能调查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陈兴拍了拍杨振的肩头,也没怪杨振,他知道自己吩咐的仓促,杨振要不是卖力在做这事,肯定查不到这么多。

“陈司长怎么会突然对邓莹这个人感兴趣了?”杨振边开着车,转头看了陈兴一眼,心里疑惑,前几天在里没来得及问,现在忍不住问了出来,按说陈兴跟邓莹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才对,却是莫名其妙的打来交代他办这事,杨振也是摸不着头脑。

“杨局应该还记得邢天德吧。”陈兴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几天,这事令他颇为心烦。

“邢天德?”杨振怔了一下,身体都有个停顿的动作,惊讶的看着陈兴,奇道,“当然记得,邢天德那时候当市委第一秘的时候可是风光的很,嘿,我当时也想跟他攀攀交情呢,不过他不是还在服刑吗,被判了八年,这才过去了两年,还得在监狱里呆好几个年头呢,陈司长怎么会突然提起他了?”

“三天前,就是我给你打的那天,我接到邓莹的,她说她接到一个陌生,受人所托,转告我一声,说是邢天德让我有机会回来的话去看看他。”陈兴目光阴郁。

“邢天德让你去看他?”杨振微微有些失声,“他都成阶下囚了,让你去看他干嘛,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这邓莹怎么又跟邢天德扯上关系了。”

“所以这事才有些怪。”陈兴撇了撇嘴,他本来可以不用理会这茬,但这心里头却是又感觉有什么事放不下。

“陈司长,依我说,您直接不用去搭理,邢天德都沦为阶下囚了,还把自己当一号人物不成,莫名其妙的让人捎句话就要你去监狱看他,他以为他是谁呀,姑且不说他和你现在的身份差距,就算是周书记都懒得理会他,要不然也不至于坐视他被判刑而无动于衷,他就算是日后从监狱里出来,也没前途了,这辈子已经完了,陈司长您不一样,现在有着大好的前程,又是部委的领导,您要是去监狱看他,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跟他有啥瓜葛呢,影响您的声誉,陈司长您压根不用理会他这号人。”杨振不以为然的说着,他认为陈兴委实没必要为了一个就这么大动干戈的。

陈兴听着杨振的话,也是沉默了一下,邢天德给周明方当过秘书,但他出事的时候,已经不是周明方的秘书,周明方之所以对邢天德的案子坐视不理,那是因为周明方不想被沾上什么关系,那时候正逢周明方调往省城的关键时期,前任秘书犯了罪,周明方要是还敢拉手去拉一把,那等于是给了政敌攻击的口实,周明方断不会做这种自毁前程的事。

再者,周明方其实也恼怒邢天德坏了他的名声,尽管最后证明邢天德的案子只是个案,跟他这个当领导的没有任何关系,但谁知道别人会怎么想,秘书出了事,领导却是一清二白,这话说出去谁信呀,周明方也是被邢天德坏了名声。

“哎,我倒是不想搭理邢天德,不过我这心里总有点不踏实,几年前发生的那事,杨局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当时我在酒店里被警察扫黄抓了个正着,那晚我可刚好和邢天德还有你儿子几人喝酒来着,在场的还有费仁跟张平,当时我喝醉了,醒来了就成了被扫黄的对象了,哈,这事可真讽刺,事后证明是邢天德陷害我的,这件事,你儿子可也是亲口说了的。”陈兴叹了口气,悠悠道,回想往事,自嘲的一笑。

陈兴只是当成一件往事说了起来,杨振却是好悬没把车子开到护栏上去,那件事他是知情的,陈兴如今提起来,杨振难免要心虚,陈兴真要算账,其实也能迁怒到他头上来,而且儿子也是间接帮凶,尽管是邢天德指使,跟他儿子没有直接关系,事后他也有听儿子提起过,已经跟陈兴努力的修好关系了,陈兴并没计较什么,眼下陈兴又提起这茬,杨振心里头却是一阵不安。

“我知道这事跟你们没关系,也怪不到你们头上,我现在提起来,只是想说邢天德当时有留了一组照片,后来邢天德出事的时候,我让杨明帮我留意过,警察抄家并没有抄出那些照片,这事总归是在我心里成为一块心病。”陈兴瞥了杨振一眼,给了对方一颗定心丸,他要是真想计较,后面也不会跟杨振父子俩走近了,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利益上的朋友。

“陈司长是担心邢天德会兴风作浪?”杨振小心的看了陈兴一眼。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我这人最不喜欢受别人威胁,有威胁的时候,我更愿意把它扼杀于萌芽之中。”陈兴脸上闪过一丝阴狠。

“陈司长,既然您心里头有担心,那这事我帮您去查一查,看邢天德到底想搞什么鬼,哼,也不看看他现在是啥身份,还想兴风作浪。”杨振自告奋勇,这事要是追溯起来,那他父子俩也得担点干系,所以杨明也有点将功赎罪的想法。

“你先帮我查一下,看邢天德现在在哪个监狱里服刑,这几天,我尽量抽出个时间去会一会他,看看他到底想干嘛。”陈兴神色阴沉,他就不信了,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还能被一个沦为阶下囚的人给威胁了不成。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需要多少钱
杭州白癜风医院来院路线
江门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郴州治疗早泄方法
珠海著名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