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俗世地仙 106章 憋愤的老实人

2020-01-13 13:20: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俗世地仙 106章 憋愤的老实人

杨景斌上午有一节课,课后院里又开会,直到快十一点钟会议结束,他才跟随着院长到办公室,尴尬讪笑着提醒(催促)院长,再去资源集团那边打个招呼。

吴勤贵哭笑不得地答应,也没顾得上喝口水休息一下,便去了资源集团。

杨景斌心里踏实了许多——在他看来,资源集团和南街商业区管理处的人再如何隋怠,已经拖延了好几天,而且吴院长第二次登门过问,今天,他们无论如何也得把租房的事情落实了吧?

所以,赶紧去告诉温朔这个好消息……这,算是第一时间吧?

杨景斌,太单纯了。

吴院长,太大意了,也太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

再次来到资源集团办公楼,吴勤贵还颇有些不好意思,和两位主管负责人谈及这件小事。两位负责人同样也有些尴尬,好歹吴勤贵也是一位院长,这么一件小事,让人家两次登门恳请,说不过去嘛。相互客套了一番后,其中一位负责人信誓旦旦保证,并当着吴勤贵的面,给徐先进打去了。

中,徐先进听说吴勤贵就在领导的办公室里,还爽朗地笑着打包票,一定给予照顾,以后只要有空出来的店面房,一定优先提供给考古文博学院的学生。

徐先进的声音很大,那位负责人也没有避讳,刻意让吴勤贵听到了徐先进的话。

一切似乎都很好。

但吴勤贵听出了弦外之音,微笑着伸手接过了负责人手里的,道:“徐经理,我听说小南门外转角就有一间店面房,前两天刚腾出来,是么?”

“啊,是有一间,但已经租出去了。”徐先进理所当然地说道:“南街商业区的店面房,很紧俏的。”

“但我的学生去找过你,他就是想租那间……”

“他要租那间店面房?”徐先进诧异道:“不可能,那间店面房一百二十八平米,年租金都要七万六千八!我和那小子谈过话,他根本拿不出这么多租金,再说了,一个学生,做什么生意需要这种大面积的店面房啊?您放心吧吴院长,我这里给他留意着呢,只要有租期到了的小店面房,我一准给他留下。”

“好的。”吴勤贵很干脆地挂了,扭头微笑着对两位主管负责人说道:“是我做得不够,没去拜访一下徐经理!”

言罢,吴勤贵冷着脸往外走去。

两位主管负责人对视一眼,继而神色铁青咬牙切齿地咒骂了徐先进一通——都是摸爬滚打过来的老油条,徐先进那点儿小心思,不用想都能明白。

可正因为如此,谁还不能责怪他。

没理由责怪!

而且,徐先进这号江湖气十足,又有滚刀肉般泼皮性格的人物,还是机关单位的老人了,如果不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哪怕是直属上级领导,也不愿意招惹他,毕竟这种人平时用起来很顺手,惹了他却又很麻烦。再者,徐先进一直大大咧咧以大老粗自居,不拘小节出手阔绰豪爽,纵然厌恶他的素质低劣,也不好说他一句坏话。

吴勤贵很恼火,咬牙切齿地想着以后只要有机会,一定狠狠地落井下石!

也只有等待时机,落井下石了。

因为别说是他这个学院院长,便是京大的校长,也不好,或者干脆地说,没权力直接插手京大资源集团的人事和工作。当初学校改-革走经济路-线,筹建校办企业时,那场风暴可谓惊心动魄,改-革-派和守旧-派之间就差没真刀明枪地干了,最终虽然在全国的大势压力下,守旧-派落败,却也是在各种妥协和大刀阔斧的强势推进下,完成了改-革和校办企业的建立。这几年眼瞅着改-革成效显著,守旧-派有的思想已经转变,认可并支持改-革继续推进,还有些顽固的守旧-派,也偃旗息鼓忿忿着不作声,但只要有点儿风吹草动,星星之火必然会漫天而起。

不过,这件事被校长知道了,肯定也会很生气吧。

只可惜,以校长的身份地位,多半不会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去费心费力地暗中把徐先进给掰倒。

因为没必要。

此时此刻,还单纯地怀揣着好消息的杨景斌,到温朔经常去的食堂里吃饭,结果却没有遇到温朔。直到饭后,他从食堂里刚出来,恰好看见温朔蹬着他那辆破三轮,欢快地载着一位哪怕远远看去,气质都令人赏心悦目的女生,叮咣乱响地来到了食堂门外。

杨景斌赶紧挥着手走过去。

本来温朔心里的阴霾已然消散,可看到杨景斌一脸喜色的神情,顿时不爽了:“呵,老子的店开不成了,你这一心想让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老师,幸灾乐祸是吧?”

“那是谁?”黄芩芷随口问道。

“老班。”

“哦。”

杨景斌全然没察觉温朔的神情变化,走到停好三轮车下来的温朔面前,迫不及待地说道:“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温朔没好气地说道。

黄芩芷站在旁边,看看杨景斌,再看看温朔——这,怎么也不像一个学生和一位班主任见面谈话的样子,唔,如果把两人的身份换一下,就很像了。

“那个……”杨景斌看了眼黄芩芷,稍显犹豫地说道:“院长又去资源集团了,他两次过问,这事儿肯定……”

“黄了!”温朔打断了杨老师的话,道:“杨老师,您吃了么?”

“啊,刚吃过。”杨景斌愣神儿,什么黄了?

感觉到黄芩芷眼神中的诧异,温朔也意识到自己不该对杨老师这般态度,毕竟自己连徐先进都不怪了,还和杨老师置什么气啊?于是露出牵强的笑容,道:“那间店面房,已经被徐先进租出去了。杨老师,谢谢您和院长这几天帮忙,受累了……”

“租出去了?”

“嗯,那个……咱们回头再详聊吧,我们还没吃饭,先进去了啊,再见。”

“等等,为什么啊?”杨景斌忍不住问道。

温朔哭笑不得,情绪本就不大好,遇到杨景斌这般一根筋的老实人,心里愈发不耐烦,却又不好发作,便直截了当地说道:“很简单,我上午去徐先进办公室时,刚租下那间店面房的老板正在签合同,办公桌上放着一个信封,里面至少有五千块……而我带的信封里,只有三千六,您明白了吗?”

“就因为这个?”杨景斌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拳头攥得紧绷绷的。

“算了算了。”温朔有些心疼,也有些担心这位一根筋,性情耿直还有些迂腐的班主任,别一时冲动干出什么傻事儿,所以又赶紧反过来劝慰他:“生意做不成,我正好可以把精力用在学习上了。杨老师,您也别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啊,我先去吃饭了,再见。”

“再见。”杨景斌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

看着温朔和黄芩芷的身影消失在食堂的大门里,杨景斌突然觉得心里堵得发慌。

他很想找个人问问,为什么?

可是,又能问谁?

几分钟后,杨景斌失魂落魄地往回走去。

他为这件事,也付出了很多精力——明明信心满满,也在温朔面前几次打包票了,最终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觉得挺对不起温朔的。

温朔帮了他太多,还救过他的命!

然后他又觉得,自己不仅对不起温朔,更对不起学问,对不起京大,对不起良心,对不起现在的身份——教书育人,身不正,不刚,没有读书人的骨气,在铜臭和权势、利益面前弯腰,逃避……

他回到学院主楼的时候,恰好遇到吴勤贵也铁青着脸回来了。

杨景斌像个孩子似的,明知不可能,还抱着一丝希望地跟着吴勤贵到了办公室,问道:“我刚才遇见温朔,他说,那间店面房,已经被徐先进租给别人了,是么?”

看着杨景斌失魂落魄的样子,吴勤贵有些自责和心疼地点了点头。

“温朔还说,他亲眼看到有人在那里签租房协议,给了徐先进五千元……”杨景斌说道。

“水至清则无鱼。”吴勤贵叹了口气,道:“景斌啊,我以前就劝过你,别去理会外界的纷纷扰扰,专心做你的考古研究,否则以你的性格,只会把自己憋疯的。至于这件事……你和温朔也别怪别人了,归根究底还是我的错,太要面子,也疏忽大意了,没有亲自登门拜访徐先进这个小人,他,是在跟我斗气,唉。”

“嗯?”杨景斌一脸迷糊。

吴勤贵苦笑着摆了摆手:“我累了,需要休息会儿。”

“哦。”杨景斌转身往外走去,心里,豁然明白了吴院长刚才所说,是什么意思。

只是,斗一口气?!

于是这简简单单的一次斗气,就把一个有志学生的计划和希望打碎,同时,原本和杨景斌毫不相干的一次小小的斗气,却成了压垮他那脆弱敏感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

……

平江县第二人民医院
武警宁夏总队医院
黑龙江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苏州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洛阳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