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异域神州道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谋算

2020-01-16 21:15: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域神州道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谋算

装饰精美的室内熏着从东方送来的特级熏香,一张大得能睡上十个人的巨大的床上,年轻的法师懒洋洋地半坐半躺在正中央的软垫上,左右各是一个容貌美颜的年轻女孩。两个女孩身上虽然穿着衣服,但却很少,少到也许还不如不穿,一个女孩给年轻的法师揉着头颈,柔软的胸部几乎就要直接搁在法师的肩膀上,另外一个女孩剥着葡萄,剥下皮的葡萄先轻轻地衔在自己的唇间,再送到法师的口中。

这样的休闲方式无疑可以让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男人沉醉其中,但是年前的法师却有些心不在焉,他懒洋洋的神态中甚至透着几分无聊,好像肩膀上搁着的只是堆棉花,少女双唇送上的葡萄他也懒得张嘴,非得要少女强行用舌头一起塞入他口中他才好像勉为其难地咬上两下,飘忽的眼神晃荡着好像落在其他次元里。

“哦,平里斯,你不能这样,这样实在是太颓废了。而且你这样的态度,对这两个美丽的姑娘非常地不尊重,那是对她们的青春和美好的侮辱......”一个斯文儒雅英俊非凡,打扮精致的中年人缓步走入房间,看着床上的年轻法师摇头叹息。

“阿罗约大人。”床上的两个年轻女孩连忙站起来对着中年人行礼。中年人也微笑着对他们点点头。

“哦,阿罗约阁下。”床上的年轻法师勉强伸了伸腰,算是给中年人打了个招呼,眼睛里也多了点神采。“你谈完那些无聊的议会事宜了吗?希望你能给我点好消息。现在能让我觉得人生还有点意义的,就是你那里的好玩玩意了。近期能举行一下吗?”

“平里斯,我们的仪式可是非常庄重,非常严肃的。”侯爵颇为严肃地摇了摇手指头。“还有,如果你一直是这样颓废的模样和心态,那纯粹只是把祭典当作是娱乐和发泄的途径,那我可是决不允许你去参加的。”

“哦,好吧好吧。”叫做平里斯的年轻法师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虽然勉强提了点精神起来,看起来还是满是颓废。他挥挥手让两个年轻女孩退出了房间。“我那边发生的什么情况,您也是知道的,费尔南德斯家那个臭婊子仗着能迷惑男人,仗着格里芬大人的撑腰居然把我们排挤开,还闹着要查之前的经费问题......在星殿还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归的时候,去哪里能找到资助呢?”

“费尔南德斯家?难道你是在说这欧罗大地最美丽的花朵,风华绝代的茱莉亚?卡罗尔?费尔南德斯是吗?你居然称呼她为……?”侯爵显示出无比的震惊,然后就转化为了愤怒。“你怎么能称呼这样一位美丽到极点,连她走动后的空气都要变得清新无比,连阳光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连神灵都要为她而倾倒的女人为……那个肮脏的词汇?必须道歉!为她的美丽而道歉!”

“这…这个……”平里斯也震惊了。“…阿罗约大人你和她有关系?我怎么不知道?她应该不会和人……”

“不,我没有和茱莉亚女士有什么关系,甚至她并不认识我这个外地的贵族。在奥罗由斯塔的大家族眼中,我这样的外地贵族无论有没有实权,有多少资产,都只是不起眼的小角色罢了。我只是在一次去帝都的聚会当中,遥遥地看过她而已。我甚至都不敢上去和她说话。”阿罗约侯爵叹了一口气,俊逸的脸上满是失落,哀伤,又有回忆中的向往和迷醉。“但即便是远远地看着,也能感觉到她那好像能震撼神灵的美丽和魅力,她的一颦一笑,她的每一句话语,她的每一根头发发梢都牵引着在场的所有男人的眼光和心神,如果‘美丽’这个概念有神灵并且行走在人间,那么无疑就是她了……”

“嗯…这个…我得告诉侯爵大人你一件事…”平里斯面色古怪地看着阿罗约侯爵陶醉的模样,犹豫斟酌了一番,还是决定继续说道。“她的模样,原本是没有那么漂亮的,是格里芬副会长用奥术改造成那样的……”

“哦?是那样吗?”侯爵确实是微微吃了一惊,但旋即又重新陷入另外一种感慨中。“这…真是神奇,不,是奇迹,是奥术的奇迹是美的奇迹。站在奥术的角度,这是不亚于帝国浮空城的奇迹。简直是奥术和美学的完美结合,是最高的艺术品。而她又能将这个最高艺术品的光辉百分之百地散发出来,这是艺术和美的巅峰。你怎么能用那样的词汇来侮辱这样的艺术和美。你得道歉,平里斯,作为贵族你必须得道歉。”

“这…”平里斯表情古怪地呆滞了一会,才颓然点头。“好吧,我道歉,我不该对那位女士用那个形容词。”

“这样就好了。”阿罗约侯爵面终于带微笑地点点头。“原来迷人的茱莉亚女士也是奥法复兴会的成员,那种能创造出美丽和艺术的奥术,真是令人神往……只可惜这个高尚组织的门槛实在太高了,必须是出类拔萃的奥术天才,还要有高贵的血统,对帝国和奥术无比的忠诚......这些实在是太难了,否则我说什么也要申请加入的……”

“…遗憾的是,现在这个高尚的组织可有些举步维艰。”平里斯耸耸肩,那股颓废无力的神态又渐渐冒了出来。“星殿的失去联系,让很多人都对组织的能力,还有自身的理想地产生了怀疑。原来理想也是和信仰一样,需要一个坐标,一个偶像的。或者说理想本身就是一种信仰,而暂时失去了神灵的信仰,当然也就开始崩塌了……”

“好吧好吧,平里斯,不需要那样,那只是暂时的而已。你是个让家族为之骄傲的奥术天才,你要振作起来。”侯爵鼓励地拍了拍年轻法师的肩膀。

“不,阿罗约阁下,你不明白的……你不知道我曾经亲眼目睹过什么样的奥术奇迹,然后这奇迹居然又被那些神灵……好吧,主要是那位迷人的茱莉亚女士在对我步步紧逼,调查我的资金运用情况,这简直比星殿被神灵击溃还要来得恐怖…”

“那么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来让你振作精神吧。就在一周后,我会举办一次祭典,我在此邀请你参加。”

“哦哦,这还真是一个好消息。是我这段时间以来听过的最好消息了。”平里斯的眼睛一亮,终于爆发出了充满活力的光彩。“感谢您慷慨的邀请。我知道这是挺不容易的……”

“不过相对的,我也有一个小小的忙需要你帮。”

“是什么?”平里斯连忙问。“只要在我的能力之内,绝对不成问题。”

“…最近以日光神殿和守护之手为首的,通缉西海岸那个西方人邪教首领,叫做王者无敌?仁爱之剑的那个人的事情,你知道吗?他们宣称这个邪教首领很可能被下层界的魔鬼意志附体了。”

“我不知道这事。我怎么会有心思去留意那些该死的神职者的事,除非他们又有了美丽的少女祭司需要我去安慰……不过西海岸的那个西方人邪教我当然是知道的,那可是组织之前西海岸计划中的重要一环,当然现在已经没人还有心思去理会他们了,怎么了,原来那个西方人邪教头子还活着吗?我记得好像不叫这个拗口的蛮族名字…”

“这个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根据你的经验,这个西方人被魔鬼意志操控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是被魔鬼操控了,危险性又有多大?我记得你在下层界上的研究是比较突出的。”

“可能性有多大……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能被那些脑袋糊屎的神职者这么快就察觉,应该不是什么太强大的魔鬼。站在奥术的角度来说,对下层界的那些东西也没必要像是神职者那样神经过敏,只要措施和方法得当,他们也可以是很好用的工具……你问这个做什么?”

虽然这房间里并没其他人,阿罗约侯爵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那个被通缉的西方人邪教头目就在我的宅邸中,我准备让他参加之后举行的祭典。”

“什么?”平里斯愕然,继而连连摆手。“不不,侯爵大人你不能这样。怎么能让一个野蛮的西方人来参加那样高贵又有趣的仪式?”

“但是如果这个邪教头目已经被下层界的意志操控,那么他事实上就不是西方人了。”阿罗约侯爵的声音继续压低,脸上却慢慢浮现出微笑。“前段时间,我已经用各种办法试探过这个西方人,我有很大的把握他确实已经被下层界的意志附身了,而且看起来也并不是很强大很狡猾的魔鬼,只要在祭典中我们能够想办法控制住他的话……”

平克斯还是连连摇头:“不,不,即使只是看上去是西方人也不行。我对西方人没有好感,也可以说对西方人过敏,那些黑头发黑眼睛的无信者简直是比魔鬼和恶魔还怪异,还危险的怪物。我现在只是看到西方人就会感觉很不舒服……”

“怎么会?”侯爵愕然了。“抛开这个邪教头目,我也接触过一些西方人,他们虽然卑贱,有些怪异,但是也没什么吧……”

“哦,那是你见过那些真正怪异的西方人,你都不知道我前段时间在西海岸那边经历了什么……”平克斯稍微回忆了一下就抱起了头,双眼满是血丝声音干涩好像陷入了巨大的焦虑。“总之我现在看到西方人就非常地不舒服。和西方人一起参加那个祭典,这真是…….难以想象,让那些丑陋的猴子趴在你宅邸里那些姑娘身上?这才是对那些美丽姑娘的侮辱。拜托,阿罗约阁下,你那坚定不移的美感呢?”

“好吧,我承认这确实是一件有些委屈的任务。”侯爵叹了口气,但又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但是这个被恶魔附身的西方人身上,可还有着一块重达二十斤以上的,纯度在七能级以上的风元素水晶……”

“二十斤?”平克斯一呆。“不是二十克吗?”

“应该是二十斤。因为这个西方人之前已经送给了我一个七千九百八十五克的风元素水晶,按照他所说的,这只是从一块更大的风元素水晶下切割下来的,不过是四分之一而已。而剩下的则全在他手里。”

“这…这么大…虽然第七能级的法则性并不算是太高,但是这个分量,就算是帝国时代也是非常罕见的……这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平克斯的眼中慢慢散发出光芒。“好吧,我也许明白你的意思了,侯爵阁下。也许让这个被恶魔操纵的西方人参加祭典是正确的,利用祭典来引诱出他的本性,然后再有足够的反制下层界意志的措施……”

“对。所以我还邀请你参加,希望平克斯你丰富的针对下层界生物的知识能发挥作用……”

“当然没问题,我会尽我所能地帮助你的阿罗约阁下……但我希望得到足够的报酬……”

侯爵风度翩翩地一笑:“放心,绝对够你弥补上那些缺少的资金,还能有大大的剩余。”

###

暮色刚起,大乾营地依然是一片热闹的生机。四处都点起了火把,士兵和水手还在四处走动,有的还在吃着没吃完的晚饭,有的刚刚从外面闲逛回来。道路的修建完毕不止让士兵水手们的空闲时间多了起来,在奥斯星城中受到的欢迎程度也大大提升了,三五成群地结伴出去闲逛散步已经成了常态,甚至有些聪明的水手和士兵已经学会了一些欧罗语。

莫特里法师和沐沁沂两人走在营地间,一边散步一样地漫步而行,一边随口闲聊。旁边经过的士兵水手无不对她们露出笑脸打着招呼,而远远近近没有打招呼的则将或是直接大胆,或是偷偷摸摸透过来的灼热目光投过来。对于这两位经常结伴成行,一位秀美沉静中又带着丝丝惑人媚意,一位外向高挑身姿诱人的女性,早就成为了这些正值二三十岁精壮年纪的水手士兵们朝思暮想的对象。

而且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沐仙子腰身紧系的丝带将她那窈窕有致的身段勒得更加凸出了,那位欧罗女子更是不得了,再没有穿着将身上遮得严严实实的长袍,而是一身短袖短裙,将白生生的胳膊和小腿露在外面。这景致在摇曳的火光中忽明忽暗,让路过之处全都是一片隐约的咕噜咕噜吞咽口水的声音,如果目光真有温度,早已经足够将这两位风姿各异,却同样难得的美人烧得尖叫起来。

这两位美人当然也能够感觉到这些目光,不过她们也早就习惯了,依然有说有笑地维持着这一道使节团中最受欢迎的风景线慢慢穿过营地。

不过这只是使节团中的上百名士兵水手们看到的景象而已,事实上,就在路过李大人的营帐外的时候,莫特里法师就隐去身形转身钻了进去,留在沐沁沂身边还在和她一边有说有笑一边走着的,不过是一个三环奥术创造出的幻象而已。

门口的几名亲兵还是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两位女士离去的背影,连自己留下的口水都没有去擦,当然更不会留意到身后的些许异动。而且李大人这时节都要独自焚香沐浴,诵读圣贤书来修养自身道德,最不喜欢有人打搅,他们当然也乐得清静。

当莫特里法师进入内帐的时候,正看到回赐使李文敏大人正把玩着手中一块巴掌大的石雕工艺品,面露非常满意非常得意的笑容,神情还微微恍惚,似乎在想象着什么。莫特里法师当然没有去研究这个老官僚的兴趣爱好,她挥挥手,一个一环‘隔绝音响’笼罩了这片营帐中的空间,然后就开始吟念辅助的音节,开始构筑高环奥术。

声音和奥术的波动让那只是低环奥术造成的隐身效果消散了,李大人瞪眼看着出现在自己帐中的女法师,愕然问:“那个…那个…莫法师?你怎的到这里来了?外面的人怎的不通传一声?喂,来人啊~~”

女法师听不懂李大人的神州话,这些声音也无法穿透一环奥术的屏蔽传到外面的亲兵的耳洞里,三四秒的施法时间已经完成,构筑而成的奥术回路将女法师早已经准备好了的思维化作精神冲击瞬间冲入了这个老官僚的脑海,他顿时呆在了原地,双眼露出一片迷茫,陷入了精神冲击的混沌震慑状态。

四环奥术‘记忆篡改’,篡改的记忆要花上几分钟才能半永久性地在目标思维深处沉淀下来。女法师说谎了,她当然是会使用这类控制系奥术的,而且她也很清楚如何用这类看似作用不大的控制系奥术完成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连最基本的精神抗拒都没有,真是无与伦比的废物,和那些在酒馆中等死的醉鬼一样。”感受着奥术的反馈,莫特里法师忍不住摇头叹气。“真是难以理解,这样的废物,为什么能成为这个团队的首领?而且还能指挥那么刘强大的部下?”

还有十来秒的时间奥术才会完全生效,而且现在这段短短的时间中的记忆也会被清除。这样的话她在这里的任务就完全完美地完成了。但是此刻女法师忽然生出一种不舍的感觉。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悄悄潜伏,随意施法,暗中埋下手段了。这段时间她真的就像个全无心机,就一心想等着回奥罗由斯塔的普通法师一样,整天和那个一心想着离开这里的沐一起到处闲逛,聊天,研究奥斯星城里哪里有好吃的东西,之前偶尔还去教授仁爱之剑和风那两个人学习奥术,争吵一下。

她这辈子可都没这么轻松惬意过。慢慢地她都感觉自己似乎有些不知不觉地沉湎其中了,就好像一个人躺在春日的太阳下等着一件很要紧的事,却也总免不了昏昏欲睡一样,偶尔她自己也会感觉到不对,但是这种生活确实让她没办法提起精神来。

直至这个时候,那种警惕,敏锐,如野生动物一样警觉而迅猛的感觉才回归到了身上,她能感觉自己的思维速度好像都提升了数十倍。

这确实是个非常好的机会。风和刘,这两个她最为忌惮,感知力也最不可思议的人都离开了,她可以随意地运用奥术,这数百人的使节团营地对她来说不过是可以随意来去的后花园。包括守卫最为森严的仓库,那里存放着那些曾经险些失窃幸存下来的礼品,有数十个士兵长期严密守卫,但是在她所掌握的那些奥术面前,这些都是形同虚设。在这里的这些时间,就算她再惬意再昏沉懒惰,只凭本能的记忆也早就把营地里的各处情况记得清清楚楚。

要不要就趁现在去把那些礼品给全部取走?按照收集来的情报,因克雷公爵向西大陆那个帝国索求的都是一些在欧罗大地上非常稀有的奥术材料,上次自己当机立断潜入那艘大船中盗窃的行动虽然非常冒险,但是事后送到总部的物资检验之后也被证实非常地有价值。现在虽然没有了那些老鼠黑帮帮忙运送,但找个隐秘地点储存起来也是可以的。使节团在开始往奥罗由斯塔进发之前,没有人会特意去检查礼品仓库,甚至如果手脚干净,就算检查也不会检查出什么来……

考虑了两秒钟之后,女法师轻轻笑了笑,摇了摇头,隐去了身形钻出帐篷,朝着沐沁沂远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她现在拥有的目标,可不是区区一些珍贵的奥术物资就能比拟的,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不能让原本计划产生变数。

漫步着的沐沁沂忽然感觉到身边一动,再转过头去的时候就知道旁边的幻象已经被真实的女法师给代替了。她也有些意外,问:“怎么这么快?你不是说要耽搁好一阵子吗?”

女法师撇撇嘴:“那位李大人的精神真是弱得过分,奥术没有遇到丝毫的抵抗就完成了呢,让我很多预备的措施都没有用上。”

“那么计划顺利吗?”沐沁沂有些紧张地问。

女法师得意地一笑:“嗯。没问题,风吩咐的东西我都塞到那老头的脑子里去了,生效之后除非专精精神控制的大法师,否则谁也发现不了。”

“啊,那真是太好了。总算有能制住那个老糊涂的办法了。”沐沁沂伸了个懒腰,玲珑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好心情让她一直有些苍白的脸色也浮现出一阵好看的红晕。“只可惜那法子我不用的话容易穿帮呢。否则我就是这使节团说一不二的人了。”

“哇,沐你的身材看起来不显眼,但其实很不错呢。如果穿上晚礼服,会让使节团那些小伙子流鼻血的。”女法师伸出指头在沐沁沂的胸脯上点了点。

“很痒,别闹。”沐沁沂脸上又是一红,咯咯直笑。“好吧,今天为了庆祝一个悄悄的胜利,我们去城里吃冰激凌吧,上次吃过之后我一直没忘记那味道,欧罗大陆原来也有很好吃的东西呢。”

“好吧好吧,不过这次沐你要请客,我的钱都用光了。”

###

一片漆黑的礼品仓库中,风吟秋睁开了眼睛,在这满是霉臭的空气里长长叹了口气:“哎,没来啊。”

北京前海医院怎么样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正规吗
北京治癫痫病医院
邯郸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汕头治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