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神葬八荒 第217章:挺身而出

2020-01-13 21:16: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葬八荒 第217章:挺身而出

“吟,,”

一道惊天动地的龙吟声陡然从赤手中的龙锋剑中传出,所有听到这道龙吟声的人,脸色突然变得煞白,这道龙吟声虽然沒有不具备攻击的能力,但其至高无上的威压,却是令众人喘不过气來,

“宰了那家伙,”一干黑衣人厉声大吼,面对赤这样一名元神境一变的小家伙还弄得这样狼狈,这令他们感到一丝羞愧,

“啊啊啊,,”在那道暴喝声落下的同时,大厅中的十几名黑衣人瞬间朝赤攻击为而來,一道道惊人的元力波动,不断地荡漾着,赤浑身一颤,心惊肉跳地看着那十几名黑衣人,

“那些黑衣人每一个,都至少有天元境五荒的实力,我与他们战斗下去,迟早得吃亏,再加上那赵康还在一边虎视眈眈,局面对我很不利,今天,暂时先撤退吧,”

赤心思辗转,当即确定了眼下最明智的做法,便在这刻,赤冷冷地望着那些黑衣人爆射而來的方向,血瞳转了转,抓住了一个时机,唰地朝天涧宫外爆射而去,

“想逃,沒那么容易,”见到赤的举动,赵康猛然暴喝,

在这句话落下后,赵康右手猛地向前一抓,竟化作了一道大手,朝着赤爆射而去,见状,赤心头狂跳,再也顾不得其他,元力全力输出,踏上房梁直冲天花板,

“嘭,”

一道低沉的巨响突然响起,赤竟然将那天花板撞开了一道大洞,见到这一幕,赵康猛然大怒,随后双手合握,口中暴喝道:“元力绞杀术,给我杀,”

当赵康这句话落下后,赤的脸色猛然一变,随后只感觉全身都被束缚起來,就连元力流动,好像都多了很大的限制,大惊之下,赤连忙施展出一个后空翻,却是朝着远处爆射而去,

“嘿,你逃不掉了,”赵康爆吼道,赤心头大惊,但沒等他反应过來,却见那赵康猛然窜出了天涧宗,直直地立在虚空中,脸色冷漠地望着眼前的赤,

“可,,可恶,”赤狠狠地拧动了一下身躯,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完全无法动弹,

“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这个人,可是最喜欢毁灭天才的,聆听他们死前绝望的呐喊,那样的感觉,真的非常非常好呢,”赵康低沉的声音陡然从其口中传出,赤狠狠地瞪了一眼眼前的赵康,一阵龇牙咧嘴,

“呸,”赤啐了一声,那双血瞳之间,尽是一片嘲讽之色,见到赤眼中的嘲讽,赵康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來,

“你好像,还沒搞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啊,”赵康冷冷地低喝,随后右手朝前一握,一股无形元力瞬间将赤给禁锢,便在这时,赵康右手一扯,却是将赤拉到了自己身前,

“在我眼里,不管你有什么手段,都只是蝼蚁,”赵康凑过脸來,低声对赤说道,

“要想不被人欺负,就必须不断变强,不断变强,为了这个终极目的,就算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赵康右手上移,突然到了赤的咽喉处,

“小子,你知道吗,正因为我有实力,所以你才会落到我的手中,并且,只要我稍稍一用力,你的性命便会彻底化为虚无,”

赵康轻蔑地望着赤,那张被岁月侵蚀的刚毅脸庞,看在赤的眼中,却是那样的丑陋,赤微微抬了抬头,看了一眼赵康,随后不出一声地偏过头去,

“臭小子,难道你不怕吗,”

“我为什么要怕,身为修炼者,从我出來历练的那刻,便有了赌上性命的觉悟,所以就算你现在将我给杀了,也不过如此罢了,”赤执拗地瞪着眼前的赵康,牙关紧咬,

“你,,你这该死的家伙,”赵康口中陡然传出一道爆吼,随后右手猛然用力,竟将赤的咽喉都捏的咯吱作响,

“呃呃呃……”赤从口中传出一道低沉的闷哼声,脸色突然变得铁青了起來,照这样下去,恐怕赤不久便会窒息而死,赵康就这样捏着赤的咽喉,从天空中缓缓地飘落,

“就让我,结束你这卑微的生命吧,”赵康低声喃喃道,在他这句话落下之后,他的右手一点点地用力,从赤身上,突然传來一道道咯吱咯吱的骨裂声,但就在这时,赵康的眉头却是狠狠一皱,左手突然抬起,竟然拦下了一根短剑,

在赵康接下那道短剑后,只见他冷哼一声,随后从他身上爆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气势,猛然朝着一个方向爆射而去,从赵康身上爆发而出的气势猛地呼啸而过,竟将周遭的一些房屋都直接掀飞,那般声势,倒显得颇为骇人与壮观,

“谁在哪里,活腻歪了是吧,”赵康猛地瞪向一个方向,顿时爆吼出声,就在他那道爆吼声落下的同时,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当看清眼前人的时候,不仅赵康愣住了,就连赤本人也愣住了,

“青木,,”赤艰难地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节,

“是你这废物,你,,你反了天不成,”见到來人,赵康肺都要气炸了,有史以來,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愤怒,就这样一个废物,竟然敢站在他身前來反抗他,

“赤,在你离开之后,我想了很久,终于明白了一些东西,”青木对赤微微笑了笑,随后将目光投向了眼前的赵康身上,

“赤说的对,一个会把自己门下的弟子喊作废物的人,根本就不配做一宗之主,更加不配做一个合格的老师,”青木的眼神渐冷,一向自卑的他,此刻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你,,反了,真是反了,”赵康突然浑身颤抖了起來,看着眼前的青木,一双眼睛简直要喷出火來般,他沒想到,一个他丝毫不看在眼里的废物,竟胆敢这样忤逆他,

“來人,给我拿下他,杀无赦,”赵康猛然爆吼出声,但就在这时,被赵康捏住咽喉的赤却是哈哈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赵康声音冰冷,再次加大了一分力,瞬间令赤额头上的青筋都跳了起來,

“哈,,哈哈,我是在笑你,笑你竟然连自己的弟子都管不住,人在做,天在看,正因为你平日里的所做作为,才会让你的弟子,对你不满,甚至仇视你,”

“哼,你懂什么,只要我的实力够强,他们就一定愿意追随我,”赵康猛然暴喝,但他突然看到了赤脸上的戏谑之色,当即不确定地朝四周看去,但他见到的是,先前听到他命令的黑衣人,竟还在原地踌躇,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把那叛逆抓起來,要是再敢磨蹭一下,我把你们全杀了,”赵康的双目瞬间血红,望着那犹豫不前的黑衣人,骤然爆吼道,听到赵康的那些话,那些黑衣人却是猛然沉默了下來,片刻后,不知是谁带头,那群黑衣人却是将赵康给围在了中间,

“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赵康心头一惊,突然掀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宗主大人,我们不想再过如狗一样的生活了,所以……”其中一名黑衣人前踏一步,低声说道,

“所以,所以你们就都來背叛我,啊,”赵康见到那群黑衣人,突然癫狂地笑了起來,在赵康狂笑之余,趁他不注意,赤却是抓住了万分之一的机会,迅速地挣开了赵康的束缚,

见到赤挣脱自己的束缚,赵康也沒有立即对赤展开动作,反而是死死地盯着那些黑衣人,脸上尽是一片愤怒之色,

“宗主大人,我们并不是背叛你,而是希望你能够改变,我们也是人,绝对不想像一只狗一样生活,若是宗主现在悔过,我们定然唯命是从,就算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站在正中的一名黑衣人单膝跪地,恭敬地对赵康说道,

“悔过,我沒错,干嘛要悔过,”赵康瞪着一双虎目,对着那名黑衣人爆吼道,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突然一伸手,抓住了半跪于地的那名黑衣人,

“苏晨,最令我沒想到的是,你竟然也会和那群愚蠢的人來反抗我,你可别忘了,我对你可是有大恩啊,”赵康抓住那黑衣人的衣领,语气冰冷地说道,

“宗主大恩,苏晨不敢相忘,但我苏晨也是一个人,不是您的狗,更不是您的玩物,请把我当做你最忠实的属下,”苏晨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真诚地望着眼前的赵康,

不过此刻的赵康,哪里听的下这些话,在他的心里,在那些黑衣人不听他命令的时候,便认定了,黑衣人已经反叛,

“你认为,我会听你说的话吗,滚一边去,等我收拾了那两杂鱼,再來收拾你们这群反叛之人,”赵康冷冷地瞪了一眼苏晨,随后将他狠狠地往地上一扔,那摸样,就像在丢垃圾一样,

赵康几步來到赤的面前,冷冷地喝道:“一切的事情,都因为你而起,弄成我如今这幅局面的,都是你这臭小子,不撕了你,难消我心头之恨,给我死來,”

当赵康的话音落下,他的手便已经朝着赤狠狠抓了过去,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是挡在了赤的面前,

“噗嗤,,”

一道低沉的闷哼声乍然响起,赤呆呆地望着眼前流着鲜血的青木,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他怎么也沒想到,青木竟会为了他这个萍水相逢的家伙挡攻击,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看病好不好
郑州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宝鸡治疗盆腔炎医院
甘肃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贵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