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巫的法则 第一百三十三章 巫殿的发现

2020-01-13 16:30: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的法则 第一百三十三章 巫殿的发现

夜幕拉开,霜气漫天,两具尸体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被人从桥上扔了出去,坠落到寒潭般的山谷之中。

唐芭望着已经看不见的身影心有戚戚然,眨眼间两个活生生的人就命归西天。

虽说这两人和他们分属不同阵营,到底也是两条活生生的性命,战火还没开始正式打响,真到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命丧黄泉。

她从没想到过自己会经历战争,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这场战争的谋划人之一!

还是家乡好啊——

重新翻身回桥面继续前行,又遇到两个仕后就再也没遇到其他人。

三人迅速穿过铁索桥向巫殿的方向移动,在离巫殿还有一段距离时,隐蔽在预定的藏身地点。

不同于铁索桥的松懈,巫殿的把守如预计般那样严密,且不说出入口有多少火光闪动,只说围着巫殿外围巡视的小队,虽没连成火线,也是一簇一簇间隔的不远。

诺弋观察片刻后打起了手势语,先点了下心口(人偶)摆了摆手,又指了下头(活人)伸出四根手指,再次点了下眼睛(巫偶)比出了“二”。

这是他们之前商量出来的新手势语。

唐芭看完顿时松了口气,一个巡逻小队有六个身影,只要没有人偶她就放心了。

三人相视点头,不约而同的向靠近巫殿的藏身点迅速移动。

唐芭的夜视力很差,分辨不出到底有几波人在轮流巡视,但是她却计算出了中间的真空期。

两分二十一秒!

唐芭伸出十指成为人形计时器,诺弋随手在地上抓了把土,只见那些原本松散的泥土眨眼间就变为一根三指粗的楔子。

贡晖接过新制作出来的“武器”望着三十余米的巫殿外墙眯了眯眼,五指张开时楔子浮动在掌心前方,随着贡晖挥动的手臂,楔子飞速穿过那段真空地带,准确的没入墙壁之中!

几次下来,唐芭双手陡然握拳,贡晖立刻停手,只有诺弋还在默默的继续制造楔子。

待唐芭的手指重新开始计时后,一个个楔子再次飞了出去,直到巫殿三层时,贡晖摇了摇头,实在看不见了!

唐芭抖手甩出短鞭,默算着时间闪身而出,为了今晚的潜入,她撤掉了身上所有的负重,只为轻装上阵。

只见一袭黑影飞速穿过三十余米的距离,几吸之间就已然站在了巫殿三层的外延上。

原本还在替唐芭捏把汗的诺弋愣了愣,显然没想到唐芭竟有如此身手;而贡晖虽说也是第一次见到,但是却没有太多惊讶,唐芭总是在不断的刷新他对她的认知,似乎……已经习惯了。

唐芭稳住身形,重新伸出十指充当贡晖和诺弋的人体计时器。

整个过程进行的异常顺利,顺利的诺弋都有些不敢想象,他们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巫殿顶层!?

唐芭看着诺弋随手一摸,原本完好无损的门锁立刻变了形,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她一点都不怀疑,如果这间房舍有玻璃窗,他们也能毫无阻拦的翻身进屋,因为诺弋的能力就是将原本的物质形态进行转变。

当唐芭得知这一能力后,看向诺弋的眼睛直冒小星星,简直就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小能手!

巫殿顶层的走廊空无一人,似乎没有人能够想到,通往巫殿十三层的途径除了那间暗室里的直梯外,还另一条!

诺弋熟门熟路的找到密室,取出早已准备好的血液,将其倒入血槽中。

“咔哒咔哒”几声脆响过后,密室的门开启了,而走廊上也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

这个密室比狄威斯巫塔顶层的那间还要大,虽然也是一排排看不到边际的木架,但上面摆放的却不是存有脏器的小罐子,而是层层叠叠的树衣和皮子。

三人默契的没说二话,立刻分散开寻找所需的消息。

唐芭随便选了一排木架,叼着萤石跃跃欲试的搓了搓手,她好像马上就要窥探到这个国家的秘密,竟然有些小兴奋!

就是信息量有些大。

唐芭随手拿起一沓树衣上下一看,眼泪险些没流出来。

她她她,她能说自己现在还是个半文盲么!!!

“怎么了?”

耳边突然响起呢喃的问话声,唐芭条件反射的侧头避开,贡晖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身旁。

唐芭高深莫测的捏了捏鼻梁,摇头道:“光太暗了。”放下树衣迅速转到其他木架之间,默默的为自己抹了把眼泪。

半文盲怎么了?她还可以猜不是么!

唐芭脚步轻盈又迅速,每穿过一排木架时就随手翻开一些皮子或者树衣粗略的看看,终于让她发现了这其中的规律。

这些记录果然是按照年代来进行划分的,不仅如此,树衣上记载的多为事件、人事变动等记录,而皮子上的记录的则是和……判决类相关的案件。

只不过她现在所在的位置时间有些久远,725巫祭。

此时从木架间传来短促的敲击声,是诺弋打出的信号。

唐芭举着萤石想要快速穿过此地,突然脚下一顿,反身退回了好几步,原本一张压一张的皮子突然从中间断开,一看就是缺失了几张皮子。

唐芭取过断开处的最后一张皮子,上面记录的时间是729巫祭,内容大概是……有人进入神陨之地偷取神陨?!

这人的胆子可真够大的,肯定被处死了。

唐芭又在间隔的另一边抽出第一张皮子,上面的记录果然不是这件事的后续!

唐芭将皮子原样放回后眨了眨眼,又把这一段的皮子重新排铺让其重新衔接起来,这才循着刚才发出声响的方位小跑过去。

“什么情况?”唐芭小声道。

诺弋平时就冷着一张脸,此时面色更加凝重,“从1046巫祭开始,巫殿在尝试让人吸食神陨,而独浅就是负责这件事的大巫。”

唐芭点了点头,她就觉得神陨是可以被人吸食的,按说没什么大不了,可看见诺弋的脸色后,唐芭觉得事情似乎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重庆五洲医院预约专家
北京德胜门医院地点
安顺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廊坊治疗宫颈炎医院
鄂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