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花神问情记 第二十四章 冰墨地神

2020-01-13 21:3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花神问情记 第二十四章 冰墨地神

九阳抿了一口茶,金色的眸中满是暖暖的笑意,他看着青璃,道:“是么?你既不知不觉,又何来快乐?醉卧黄昏,只能让你身心清净,却不能使你感到快乐。”

“可佛祖说过,身心清净方得自在,目空一切方证菩提,我既自在又通达,怎么会不快乐?”青璃极是不解。

“那佛祖可否教你,快乐只能由心体会,若心一味地沉睡,最后便只会如草木般,随四时变化而生灭,不明其真正的意义,上天既赐你一颗心,定不只是让你用来沉睡。”

青璃听得似懂非懂,于是她沉思道:“如此说来,若我用心去体会万物,必定要受诸多情爱的牵扯,从前我在琉璃佛盏前沉睡时,见无数凡人沉溺其中,不能自拔,这又该如何是好?”

九阳微微一笑,道:“情爱之事如琼浆仙露,世人无不爱其美味,有人浅尝辄止,有人贪饮自醉,所以,有人为此感悟了真爱,有人却为此蹉跎了岁月,其实,有些情爱并非不能自拔,只是因太过贪念曾经,所以才会醉了自己。”

青璃饮了口茶,思量片刻,道:“若有一人值得饮醉,倒也无妨,只怕是痴心错付,最终误了自己。”

“你可将心托付给谁过么?”九阳问道。

“说来惭愧,我一直在琉璃盏中沉睡,情爱之事,算得上是一窍不通。”青璃说着,面色微微有些红。

“对未知的事物,总是会有几分恐惧,可今日错过的,明日还要错过么?这不该是你沉睡的理由。”

“说得在理,其实,自我醒来的那一刻,我的心,便已经感受到了。只是,我生得丑陋,道行又浅,不讨人喜欢,曾经有一个神明对我说,若她长成我这番模样,定会永远沉睡,再不醒来…”青璃的声音渐渐变小,头也微微垂了下去。

九阳闻言,缓缓伸出手来,青璃疑惑地看着他,却见他站起身来,轻轻抬起自己的头,俯身在自己额头上落下了一吻,然后他顿了顿,又若无其事地坐了回去。

闻到九阳身上淡淡的青璃香,青璃的脸颊立即变得滚烫,还好她的肌肤是碧色的,看不出她在脸红,青璃慌忙捂住额头,窘迫的看着九阳,口中支支吾吾道:“你…你…”

九阳看着青璃,调笑道:“你碧色的肌肤,自带一股淡淡的清香,很是独特,我很喜欢。”

青璃的窘意化为了怒气,她瞪了九阳一眼,道:“你,你竟如此无礼,我不与你做朋友了。”说完,她便背过了身去。

九阳放下茶盏,叹息一声,道:“我方才吻你时,已为你接了天地灵气,如此一来,不出三个月,你便会褪去碧色肌肤,化作正常人的肤色,我擅自做主,抹去你最独特的碧色肌肤,的确是不能再做你的朋友了,唉…”

青璃闻言,默了半晌,便缓缓转过身去,轻声道:“方才错怪了你,你别生气,我们还是朋友…”

“只是朋友么?”九阳注视着青璃,笑道。

“当然不是。”青璃微微一笑。

“那是什么?”九阳金色的眸中透出一丝光来。

青璃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水:“你还是我的…”她见九阳满脸期待的看着她,便清了清嗓音,郑重道:“恩~人~”

九阳金色眼眸瞬间黯了黯,片刻,他便笑道:“那你打算如何报答我?以身相许么?”

青璃的脸蓦地红了,正尴尬间,却见九阳突然转过身去,淡声道:“姐姐,皓穹,你们打算偷看到什么时候?”

青璃吃了一惊,忙环顾了四周,只见书香殿的朱红色大柱后,瞬间闪出两个人影来,一赤一玄,立在九阳身后。

青璃细细打量了二人一番,那赤裙女子应该是南方冰墨地神,而那玄袍男子,必定是北方皓穹天神了。

冰墨地神自不需多言,她乃神界最美丽的女子,素以神界第一美人闻名于六界,今日细细一看,果然是倾倒众生的绝色佳人,只见她一袭火红色长裙,如瀑青丝倾泻于身后,头戴蓝色冰雨花环,踏着纤纤细步盈盈而来,真是明艳不可方物。

而冰墨地神身旁的皓穹天神,则是个一身玄袍,黑发黑眸的男子,他面相英俊,高大挺拔,手握一柄玄色的长剑,立在了九阳身旁,细细看来,他虽不如九阳俊美,却也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更为难得的是,他的身上,有一种淡泊宁静的气息,犹如天边一朵自在的浮云,不食红尘烟火。

冰墨地神看着青璃,嘴角勾出一抹笑来:“我叫冰墨,今后你可以叫我冰墨姐。”

青璃看着她,心中觉得甚是亲切,于是甜甜应道:“是,冰墨姐,我叫青璃,是一只来自凡界的花妖。”

冰墨闻言,点点头,沉思道:“青璃……花妖么?我看你肤色碧绿,竟以为是树妖。”

皓穹淡淡地道:“她修行尚浅,不过是一粒刚发芽的花种,自然是碧色的肌肤。不过,有了九阳的一吻,三个月后,她便能化出正常的肤色了。”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瞥了九阳一眼。

冰墨地神闻言,亦笑道:“是啊,弟弟,你那一吻,总算是落在了实处。”

九阳不慌不忙地饮了口茶,道:“不错,我也觉得,这总要比躲在一旁,偷看别人,要更落在实处些。”

皓穹淡淡地道:“我们没有偷看,我们只是坐在柱后,望着桌上的糕点发呆,谁知,竟无意中瞥见了你们。”

青璃嘴角抽了抽,心中暗道:这话…还能说得再假些么…

九阳也不言语,只是饮着茶,静静的看着皓穹,沉默了半晌,皓穹终于沮丧道:“好了好了,你赢了,我和冰墨确是在偷看。”九阳微微一笑,道“我知道。”

皓穹打了个寒颤:“那你想干什么?你这样盯着我,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九阳收回目光,将茶壶递给他:“我之所以看着你,是想让你帮我续杯茶水。”

皓穹忿忿接过茶壶,为九阳倒了热茶,然后他放下茶壶,与冰墨一块儿坐了下来。

章丘市妇幼保健院
临泽县中医院
安徽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泰安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柳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