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134章

2019-12-04 16:36: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134章

江枫边讲边观察着陈兴的神色,她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大吴镇党委政府肯定是存在问题的,陈全青能够在大吴镇胡作非为少不了当地官员的庇护,甚至有可能涉及到县里的官员,江枫当然是巴不得能够深挖下去,这条越有价值,她此行就越能达到目的,金钱名利,不论是从事什么工作,无非都是为了这两样,她拒绝了陈全青承诺的金钱,那她就少不得要为自己博点名声,她刚进入省报,也急需要这样的名声。

“陈县的意思如何?”陈兴不做声,江枫可就没那么好的耐心了,她希望陈兴能够派人调查大吴镇的党政官员,有没有贪污腐败,一查便知,她也能得到更多的第一手,不过这需要陈兴点头,她一个可没有那样的权力。

“江小姐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将这几日搜集到的材料整理一份给我。”陈兴沉思了一会,终于开了口。

“陈县是准备查一查大吴镇的官员了?”江枫神色一喜,忙不迭的点头,“方便,当然方便,我今晚回去连夜整理成文字材料,明早就能交给你。”

江枫迫切的心情是显而易见的,陈兴看了江枫一眼,笑了笑,“江小姐,这次我可没有承诺你什么,你明天先把资料给我,后面的事情,我会酌情考虑。”

“陈县,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

,我辛辛苦苦搜集了那些材料,其实大可不必给你,我要是没跟你商量,直接就上明天的省报,相信你们县里会很被动吧,我可是把陈县当成朋友看待,陈县可别过河拆桥。”江枫颇有些不满的跟陈兴对视着,她要的是陈兴的承诺。

“江小姐说的哪里话。”陈兴摇头苦笑,江枫手里握有省报的媒体资源,这就是江枫的绝大优势,他还真不能完全无视江枫的话,媒体监督对政府还是有一定作用的,特别是省报这个级别的媒体对县一级政府来说有很大的威慑力,陈兴想交好江枫这个朋友,也是看中了她的身份和掌握的媒体资源,迟疑了一下,陈兴回答的也干脆,“那成,我保证江小姐能够第一时间知道消息,这样总算是够意思吧。”

“这还差不多。”江枫扬了扬下巴,两人之间的谈话并没有什么火药味,更像是朋友间的讨价还价,这一次交锋获胜,让她得意的做出胜利者的姿态。

第二天,江枫依言将连夜整理好的文字材料送到了陈兴手上,陈兴一到办公室,就将路鸣叫了过来,将手上的资料推到了路鸣身前,顺道问起了张盈的案子,“张盈坠楼的案子还没有突破性的进展?”

“缺乏关键性的证据来指证汪财,没办法将他怎么样。”路鸣叹了一口气,公安局办案法子多是多,甚至有很多不太干净的手段,他以前当副局长期间也不是没用过刑讯逼供,甚至单凭着猜疑就能先找借口将人关起来,然后再慢慢审讯,用这种办法也破过不少案子,当然,也少不了个别被冤枉的人因此受罪,但这些阴暗的一面通常都被忽视了,只要最后能够破案,谁会去管过程如何,但这里面有个共性,各种非正常的手段只能用在无权无势的人身上,有点背景的人,公安局一般也不敢乱来,而且现在随着制度的规范和上面的三令五申,刑讯逼供的现象也很少见了。

汪财是汪东辰的亲戚,公安局那些非常规的手段压根不能用在他身上,而且汪财敢明目张胆的动用各种手段来阻扰公安局办案,这给破案增加了困难。

“他娘的,要不是汪财背后有汪东辰这尊神仙,哪里还由得他蹦跶。”路鸣忍不住骂娘,他昨天在酒店吃饭还碰巧遇上汪财来着,那死胖子非常不客气的过来跟他勾肩搭背,搞得两人很熟一样,着实让路鸣心里憋了一肚子火。

“这份材料看一看,张盈的案子按正规渠道去办。”陈兴岔开了这个话题,汪东辰还是县委书记一天,汪财身上就如同穿了一件保护衣,要是不按照正规手续办案,汪东辰是绝对会跳出来的,到时就给了汪东辰开炮的借口。

“陈县,您就放心吧,张盈的案子我时刻记在这里,不会有半点松懈的。”路鸣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声音骤然低了下来,“陈县,说不定汪东辰会被娱乐城的案子给牵连了进去,到时候汪东辰可就自身难保了,那时候要动汪财可就容易了。”

陈兴笑了笑,没附和什么,汪东辰出事自然是符合他的利益,不过以后的事情还不好说,他也不至于喜形于色。

“陈县,您想拿大吴镇开刀?”路鸣快速浏览了一遍资料,江枫在整理这份资料时,矛头明显是指向大吴镇党政官员的,路鸣看了第一想法自然是陈兴想动大吴镇的班子,要知道陈兴当上代县长,但下面的基层镇政府,可都还没有自己的人。

“这是那位江大整理出来的,她现在还在大吴镇折腾来着。”陈兴并没有否认路鸣的话,要说他没有私心那是假的,大吴镇的党委书记陈坛可是汪东辰那边的人了,他还一直在琢磨着怎么消弱汪东辰的威望,江枫这可是给他提供了很好的炮弹,最后要是能将陈坛给拿下,那可就不仅仅是杀一儆百的作用了。

“是嘛,那个大还真是个福将来着。”路鸣嘿嘿笑着,猜到陈兴的心思,他的积极性也上来了,“陈县,有这些材料可就容易办事了,只要顺藤摸瓜,很快就会有结果,我赶紧回去布置人手到大吴镇去调查。”

“去吧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陈兴笑着摆了摆手,顺手从抽屉里摸出一条中华给路鸣扔了过去,“接着,我没什么烟瘾,这烟放我这也抽不完,你拿去抽吧。”

“好嘞,陈县,那我这杆老烟枪可就不跟您客气了。”路鸣笑眯眯的收下烟,知道陈兴不怎么抽烟,他也没必要客气。

晚上,陈兴坐车准备回市里,有阵子没联系的何丽今天连打了几个给他,陈兴都没接,对方最后发了条短信,说是有事,要在市区见面,陈兴想了一下,觉得去见见面也没什么,也有些日子没回家里了,正好回家看看。

车子出了县城,速度逐渐快了起来,陈兴笑着对驾驶座上的司机张民道,“小张,晚上直接在市区找个酒店住了,省得你明天还要起个大早到市区来接我。”

“陈县,没事,县里到市里也没多远,我早起个把钟头就来得及了,不碍事的。”张民咧开嘴笑着,一口牙齿格外的白净,任谁都想不到这个憨憨的像个邻家大哥哥的小伙子可是在市武警支队举行的比武大赛上拿到过第二名的,身手是一等一的好,等闲两三个人都近不了身。

“你小子还没成家,回溪门来又没人给你暖被窝,那么勤快的跑回溪门干嘛。”陈兴对比他年龄还小几岁的张民格外有好感,“晚上听我的,在市区开个房间睡,别来回折腾了。”

“那好,我听领导的。”张民也不反驳,笑着应下,对他来说,在哪睡都一样,反正是光棍一个。

车子很快到了溪门与海城市的交界处,过了地界,海城市区也不远了,张民的车速开的不快不慢,和后面的陈兴不时的说着话,基本上是陈兴在说,张民笑着点头,陈兴偶尔会喜欢开下他的玩笑,张民习惯性的憨笑着。

‘砰’的一声,前方传来一声巨响,陈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张民已经踩了油门加速上去,“陈县,前方出了车祸。”

“嗯,看到了,追上去,别让肇事司机逃了。”陈兴眯着眼盯着前面,就在前方十米左右的地方,车前灯的灯光照过去看得一清二楚,看那肇事车子速度慢慢降了下来,但并没有人下车。

“我——操。”陈兴瞪大了眼睛,直接爆了粗口,他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肇事车子是一辆奥迪A6,只见车子向右打转,径直从被撞到的人身上碾了过去,然后微微向左打转,那里还有一个被撞到的孩子,看样子,奥迪车子是打算从那孩子身上也碾过去。

“赶紧开上去,阻止他。”陈兴手心都攥紧了,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陈兴以往有听说一些肇事司机撞了人,生怕摊上巨额的医疗费,干脆一了百了的将重伤不死的伤者直接碾死,反正大不了赔一笔钱了事,要是伤者被撞成个残废啥的,那医疗费很可能是个无底洞,这是肇事车主所不愿意见到的,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态,一些人就胆敢干出丧尽天良的事来,以前听到这种事,陈兴都是摇头笑笑,感慨世风日下,今儿个亲眼见到,视觉上的冲击根本不是所谓的听说能比拟的,陈兴大骂了声禽兽不如。

深圳曙光矫正牙齿
湖北省新华医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医院哪治得好
沈阳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云南那里治疗妇科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