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三界魂行 第0506章 挥手破枪,瞪跪神仙

2020-01-14 11:17: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界魂行 第0506章 挥手破枪,瞪跪神仙

其实,依云升的想法,本来是想将这几个人直接杀了,然后放火烧了,不留下一diǎn痕迹。∷四∷五∷中∷文,

可是,转念一想,要是这样做的话,这些人的家人来了岂不是还有数之不尽的麻烦么?

自己总不能一直守在这里,来一个杀一个吧。

虽然云升知道,能教育出这样的子女的家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每一个都该死。

抱着这样的心思,云升放他们回去,让他们引出更大的鱼,以求达到一劳永逸的效果。

果不出云升所料,第二天一大早,好几个车停在了村口,一大溜下来了差不多二十来个人。

当先两人,在后面一群人的簇拥下,缓步向着狼二家走来。

这时,附近的村民们都注意到了,一窝蜂的跑过来看热闹。

云升他们几个早早的起来,在院坝上活动着身体,对于走过来的一大群人视若不见。

“老爸,就是那几个人,他们仗着人多,把我的一号手臂给砍了,还把二号丢进了粪坑。”这是王正志在看到院坝上的云升几个人之后,在向他的老爸介绍。

与此同时,那人群中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一挥手,立刻就有十个挎着枪的军人跑步越过人群,迅速来到院坝上,端着枪对准了云升他们。

好像没看见他们一样,云升他们几人自顾自的,在窄小的院坝上转着圈玩。

如今,一群端着微冲的军人围住了云升他们,王正志大胆的站了出来。

他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指手画脚的説道:“小子,束手就擒吧,你打断了人家的手臂。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云升缓缓停下手上的动作,王嘉文他们也都停下了动作。

也不理会那十个黑洞洞的枪口,缓步走向在人群中被保护着的那两个人。

“站住,不然我开枪了!”距离云升最近的一个军人喝道。

狼二的父亲此时从台阶上跑了下来,一边跑一边喊道:“不要开枪,要打就打死我好了。不关他们的事儿。”

也不待云升説话,王嘉文一步抢过去,一把抓住狼二的父亲,直接扭着他送到了屋里去了。

云升对着刚刚喊话的人露齿微微一笑,同时脚下一diǎn,一下就到了那人的身旁。

啪的一声脆响,那个军人连人带枪直接飞了起来。

很遗憾,他的落diǎn恰恰是昨天那二号的落diǎn,他栽进了粪坑。

其他的九个人。虽然都端着枪,都正对着云升,却再没人开口説话了。

站在院坝的路口,云升对看上去明显被保护着的二人伸手説道:“拿来吧。”

很显然,那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微微一愣之后,面无表情的説道:“拿什么来?”

“你估计就是王正志的父亲吧,很不好意思,他的保镖昨天砸坏了那间猪圈。我仔细地算了算,你就便宜diǎn。赔个百八十万吧。”云升装作很大度的説道。

王正志再度跳了出来:“小子,你还不如去抢......”

云升微笑着打断他的话説道:“本人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没你那么不要脸。”

王正志涨红着脸还要説话,却被他的老爸一把拉开了。

“我是王庆雄,不知道这位怎么称呼?”王正志的父亲自我介绍道。

云升懒得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挥手道:“不用套近乎。赔钱走人,从今以后保证不再来打搅这一家人的生活,否则,哼!”

云升的话很气人,即使是普通的平头老百姓都觉得很气人了。

更不要説身为一县的副县长。虽然只是副级的九品芝麻官,但这王庆雄也还是有脾气的。

只是还没待他发火,王庆雄身旁的那个老者説话了:“小子,识相diǎn,不要太自以为是。”

这人一来,云升就注意上了他,只是他一直没説话,云升就没有搭理他。

这家伙看上去年纪也有五六十岁了吧,还留着一撮山羊胡,有炼精化气初阶的修为。

之前,云升是真没想到这个王家还会和陆地神仙级别的人物有联系。

不过,仅仅是这个家伙,还没被云升看上眼。

云升斜了他一眼之后説道:“堂堂陆地神仙,居然为虎作伥。”

“瞧你这么大年纪,才炼精化气初阶的修为,想来修行也是不容易,我好心劝你一句,回去吧。”

“这里的水有diǎn深,你趟不过的。”

説着话,云升双目一瞪,同时,一道神念笼罩在那人的身上。

就见那人瞬间脸色绯红,双腿不由自主的就跪了下去,同时头也垂了下去。

王庆雄一直都在注意着云升,见云升只是双眼一瞪,他依为靠山的神仙级别的高手就跪了下去。

一时间他也乱了方寸,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带着那么一丝侥幸。

就见他脸色一肃,右手对着云升一挥。

那九个端着枪瞄准云升的军人同时diǎn头,手指一动,就要扣动扳机。

云升自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双手轻轻一挥,十道微不可查的剑形气劲离手而出。

在几声细微的嚓嚓声之后,九把微冲都被一道剑气从枪口贯穿了过去,一把枪就这么被分成了两瓣。

云升的注意力一分散,那个老家伙立刻以为就逮住了逃跑的良机。

他从地上爬起来,狼狈的快步开跑,想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云升也没有将这家伙放在心上,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对他根本就不会造成任何的威胁,可云升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神念再次笼罩到了那个老者的身上,那老者不由自主的噗通一声再度跪到了地上。

看着他的靠山狼狈的样子,王庆雄知道自己踢到的绝对是一块铁板。

至于是一块什么样的铁板,他虽然不清楚,却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发过了愣的九个军人,几乎是同时哗啦一声丢掉手上的家伙,站在原地不敢稍动。

王庆雄倒也不愧是混官场的人,见眼前情形,知道自己不做diǎn什么,是难以全身而退的。

他哈哈哈干笑两声之后,踏前两步説道:“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是存在着一些误会,猪圈的事儿,我回去之后,立刻派工程队来进行修复,并补偿这家人的损失,你看怎么样啊。”

这时远处又有汽车声响起,云升的神念微微一扫,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云升微笑道:“还是等你有机会回去再説吧。”

然后就站着看着村口不説话了。未完待续。。

北京前海医院可信吗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可靠吗
吉林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淮安知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