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844章

2020-01-13 14:34: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844章

尤星照有苦难言,一旁的陈兴瞧出了尤星照的异样,淡然一笑,不管尤星照愿不愿意,这事显然没有对方拒绝的余地。

“尤秘书长,工作组的成员由你亲自挑选,到时候送来给我过目,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尽量挑选精兵强将,要能经得起考验的。”陈兴继续说道。

尤星照闻言,看着陈兴那不容置疑的神色,除了答应他还能说什么?

既然不能拒绝,那就只能按照陈兴的吩咐去办了,尤星照很快收敛了心神,把注意力都集中到眼前的事上来,“陈市长,那工作组的任务是什么?”

“两个任务,第一,查清江汽的财务状况,特别是市里每年给江汽的几亿补助到底都花在了什么地方;第二,工作组要实地了解情况,和江汽的管理层一起积极找出对策解决江汽当前的经营困境。”陈兴比了两根手指头。

果然不是什么好事!尤星照听到陈兴的两个要求,第二条倒是没什么,但第一条是要去查江汽的账,任谁一听都知道是工作组是来者不善,要是去查普通国企的账也就算了,偏偏是江汽,尤星照对陈建设这人多少有些了解,这人并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特别是背后有周志明撑腰,市里的领导,陈建设都不一定会买账。

“陈市长,咱们去查江汽的账,怕是会引起他们管理层的反弹。”尤星照看了陈兴一眼,委婉的说道,“这时候江汽正处在敏感期,万一管理层背后煽动工人去闹出一些事来,恐怕会引起一些恶劣的影响。”

尤星照这会明显是意有所指,昨天江汽的工人才聚集到省大门去,惹得省里的领导颇为恼怒,要是这种事再多发生几次,难保省里的领导不会质疑市里的管理能力,尤星照此刻无疑是想提醒陈兴。

“如果因为顾虑就不去做一些事,那我们作为领导,那才是真的失职。”陈兴神色淡然,“尤秘书长,你的顾虑是对的,所以工作组进驻江汽时,咱们可以适当采取一些柔和的手段,比如咱们可以不用说是去查账,而是找一些正常的理由,我记得市里每年不都会定期抽查一批国企进行财务审计吗,这次就由市发布公告,就说市里临时决定增加一批国有企业的审计,把江汽也列入名单。”

“以往市里审计国企都是固定在每年的年底,这次突然改变时间,还特意发布公告,就怕是欲盖弥彰。”

“就算是欲盖弥彰如何,咱们这么做,其实算是给了江汽十足的面子了。”陈兴撇了撇嘴。

“那好吧,我待会回去就马上挑人,尽快把工作组搭起来。”尤星照知道陈兴决心已下,也不好再劝说什么,何况他劝说也没用,陈兴是市长,他不过是秘书长,而这次陈兴挑选了他,他要是一味的劝说,指不定还会让陈兴以为他是想临阵当逃兵。

尤星照离开,便去着手组建工作组的事,他虽然不想担这份差事,但既然逃避不了,那就只能认真应对了,何况组长是陈兴自己挂着,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他就算是顾忌陈建设,但不代表就怕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市里的领导,陈建设又能冲着他怎么样?真正让他顾虑的无非是陈建设背后的周省长,不过这有陈兴去顶着,他也没必要去管那么多。

尤星照开始挑人组建工作组,而陈兴为了做戏做全套,也让办第一时间发布了公告,这次被临时选中的企业有三家,为此,市里将分别组建三个工作组进驻三家企业。

毫无疑问,陈兴这次是把戏份都做全了,也让人联想不到真实目的是冲着江汽去,不过办的公告发布出去后,另一条小道消息就不知道从哪传出去,有人说是市里这一次主要是针对江汽,要重点查江汽的账。

消息不知道从什么渠道传出去,但却传得有模有样,陈兴在办公室听闻后,脸色陡然就难看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是市这边有人泄密了,别看市这边他亲自聊过的人也就孔正良和尤星照,但想要弄清楚谁泄密可没那么容易,孔正良和尤星照两人都是领导,陈兴相信两人不会去故意散发消息,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尤星照在挑选工作组的成员时,被人察觉出了端倪。

这种事想查不容易,而且这时候也不能查,否则只会坐实了传言。

当然,尽管传言确实是真的,但市里显然不能主动承认,这是陈兴自己给自己留的后手,他预料周志明会过问此事,所以想要同周志明周旋,他也得事先想好进退的路子。

江汽,厂区办公楼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江汽集团董事长陈建设和总经理赵启源商量着事情,两人也都听到了来自市里的消息,这会正商量着对策。

“陈董,这次市里怕是真的冲咱们来的,其他两家企业,估计只是陪衬。”赵启源一脸担忧的道,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赵启源知道公司内部的账经不起查,市里如果真要动真格,就算财务报表做得再完美,但难保不会被查出端倪来。

“老赵,就算是市里真的是冲着咱们来,咱们也不能自乱阵脚,哼,谁怕谁还不一定呢,反倒是人家还没来你就先怵了,这才要命。”陈建设一脸阴沉,“平常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你也别瞎担心。”

“我就怕厂里一些中层人员会吃里扒外,到时候咱们就焦头烂额了。”赵启源道。

“所以咱们必须稳住自己的阵脚,公司内部包括管理层这一块,由你亲自盯着,一一做工作,谁敢在这时候搞小动作,别怪咱们翻脸,至于工作组,由我去应对,包括上面的公关,我来负责,让他们趁早滚蛋。”陈建设沉声道。

赵启源听到陈建设这么说,心下稍微安定了一些,陈建设所谓的公关,赵启源不用想也知道从省里头那位大靠山公关,想到陈建设同对方的关系一直都十分密切,而对方也一直对江汽十分照顾,赵启源也就放心了不少。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办公室也一时沉寂了下来。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费用多少
杭州丽都医院好吗
江门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郴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珠海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