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大泼猴 第两百七十一章 犹豫

2020-01-13 14:39: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泼猴 第两百七十一章 犹豫

云海之上阳光明媚,四艘军舰缓缓地航行着。

甲板上的士兵一个个都绷紧了神经,就连站在舰首拿着千里镜不断眺望的天将也时不时不自觉地攥着拳头。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扮演的就是今天那“蝉”,“螳螂”还没出现,至于“黄雀”,正躲在船舱里呢整整一百五十个副武装的化神境天将,这是何等的盛况啊。

这么重大的运输任务,自打他加入天河水军以来三百五十余年还从未接到过。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转眼已是正午时分了。

舰队离开云域天港已有三千余里,脱离云域天港的防御范围也有一千余里,不过对手却还迟迟没有出现。

“也许那些家伙真的已经放弃了。”天兵们普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原本绷紧的神经渐渐松懈了下来。

几缕炊烟透过船舱的户飘散,战舰上的几个厨师正忙得团团转,连带的好几个手艺还稍微能入眼的天兵都被拉过去帮忙打下手了。

虽说按照天河水军的惯例现在属于特殊时期,就算是天蓬元帅本人躲在船舱里战舰也没有义务为他提供额外的伙食。

不过,难得这么多的天将跑自己的地盘来,总不好亏待人家不是?

正在执行任务,酒肯定是不能上,但给人家加点菜总还是力所能及的,也是基本的礼节。

不多时,一位天兵从舱室出来走到了天将的身后道:“禀将军。饭菜已经部备好了。”

“恩。走吧。我们一起送过去。”说着,那天将降千里镜手入袖中,转身朝着船舱走去。

这一幕准确地落入了躲藏在数里之外云层之内隐去了气息的九头虫眼中。

“怎么样?可以动手了吗?”大雕精拍打着翅膀问道。

“先再等等。”

“还要再等?虫哥,等他们到了没有云层的地方,就难搞啦。”

“有云层也是一样的,你不知道天河水军很多将领手里的千里镜都是能透过云层进行观测的吗?”九头虫淡淡道,那一双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远处的四艘战舰。

会不会是陷阱呢?

他的心中产生了这样的疑惑。

天河水军两大天港之间原本往返不断的运输队已经有十日没有派出了。原本日日苦等,现在忽然派出来。他却又犹豫了。

就派两艘轻舰护卫,是不是少了点?这是当我们都不存在吗?

而且十日都没运输,需要运送的物资兵员应该积累了不少才是,才派两艘运输舰……

会不会是试探呢?

若是以前,他想也不想就直接动手了。可现在,自从跟猴子打交道被往死里算计了之后,九头虫恍然发现原来算计这东西如此重要,做起事情来,也都懂得多留个心眼了。

况且出发之前猴子也交代过,天蓬这人不简单。凡是可能有危险的地方,尽可能不要碰。

想了许久。九头虫终还是说道:“我们等下一批,真的恢复正常运输,肯定有下一批。”

说罢,朝着云域天港的方向飞了去。

此时,正站在船舱内用探云镜往外眺望的天任轻声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探云镜手了起来。

“确实是九头虫没错,他们往天港的方向去了。”

“我们不追吗?”身旁一位天将问。

天任摇摇头道:“部都是化神境妖怪,不好追。况且打草惊蛇了,往后就不容易上钩了。机会只此一次,还是通知天港吧。”

“诺。”

……

云域天港的房中,天辅拱手道:“天任回报,对方已经出现,确实是九头虫没错。不过,他们并未袭击舰队。现在正往天港的方向来。”

端坐在桌前的天蓬低头揉搓着自己手上的扳指,许久,轻声道:“派出第二波。”

“诺。”

……

云域天港的码头上,天禽将贴在唇边的玉简收入怀中,哼笑道:“看来,这重任还得落到我们头上!登舰!”

“嘿!”

站在他左右的一众天将一个个高举着手中的兵刃欢呼了起来,各自施展术法腾上了战舰。

松开缰绳,又四艘军舰在天兵的引导下缓缓从层层叠叠的舰队中航了出来,驶向西方。

到黄昏时分,这一支舰队也驶入了先前天任舰队所在的范围。然而,九头虫还是没有做出决定。

“虫哥,你这是怎么啦?”蛇精不解地问道。

“我……”九头虫抿了抿嘴唇道:“我感觉,这是陷阱。”

“是陷阱?”

“对。天河水军向来以勇狠出名,不应该没有反制措施的,这不像他们。再等等吧,出了事我要跑应该问题还不大,你们要是赔进去了,我上哪找那么多化神境来还给那只猴子啊?”

说罢,不顾一干妖怪的反对,九头虫再一次带队撤离了。

……

“元帅,他们又撤离了。”天辅放下玉简道。

“又撤离了……这鱼儿警惕性很高,不容易上钩啊。”按着椅子的扶手,天蓬缓缓地仰起头,闭上眼睛静静地思索了起来。

真要确保运输舰队的安,办法并不是没有。只要加大单次运输的量,再给每支舰队配上两三万的部队进行护卫,按照现在已知的对方的实力,想必就不大敢进攻了吧。

可这样一来,警戒就永远法解除了。

整个天河水军,都将变得十分被动。

许久,他轻声道:“第三波,加三艘运输舰。”

“加三艘?”

“做成先前是试探,真正的运输正在开始的样子。”

“末将明白。”

……

望着那第三波的七艘战舰,九头虫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

“虫哥,这次打还是不打?”一旁的穿山甲精小心翼翼地问道。

犹豫着,犹豫着,九头虫终选择拿出玉简直接将情况告诉猴子。

再说清楚了情况之后,猴子简略地回答道:“放假三天,三天后再看。”

九头虫微微一愣,问道:“怎么个意思?”

“你不是怕是陷阱吗?既然这样,就等等看呗。有本事他每一波都是陷阱。”

“那,如果三天后他们的运输还在继续我们就动手?”

“也不是。”猴子悠悠道:“我们的目的不是杀伤,而是是保持威慑,找茬。既然已经逼得他们收缩了,也就是说,我们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接下来只要偶尔出手别让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疼就行了。这种战术的精髓在于不能让对方猜出你的行事方式,他猜不出,我们就赢了。被他猜到了,我们就死得很难看了。不用操之过急。我们不急,他们就急了。”

沈河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天台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最好的男科医院
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乌鲁木齐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