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2章

2020-01-13 11:43: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2章

市长办公室。

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青阳今天第二次来到陈兴的办公室了,陈兴很愤怒,若不是理智告诉陈兴要克制,陈兴险些冲张青阳咆哮,之前何丽说南州市的社会治安差,陈兴这个新任市长还站在南州市的立场进行辩护,而昨晚再次发生黄明被绑架的事,陈兴现在是深信不疑,南州市的社会治安环境不是一般的差,而是到了糟糕透顶的地步,作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的公安局,显然有失职之处。

“给你24小时的时间,一定要给我找到人,找不到人我就找你的。”陈兴愤怒的看着张青阳,中午在樊龙别墅小区那里确定了黄明就是在小区门口不远处被绑架的,陈兴当场就让何丽报警,回到市后的陈兴不放心,又打将张青阳叫到办公室,不当面交代一番,陈兴生恐公安局的人不重视。

“陈市长,我们全局上下一定尽力,争取24小时内将人找到。”张青阳肃然道,面对处在暴怒边缘的陈兴,张青阳不敢去触陈兴的霉头,他都还懵着呢,不知道那个失踪的黄明跟这位陈市长又是啥关系,大中午的把他叫过来,就差没劈头盖脸的骂一顿。

“不是尽力,是一定,我要是的一定,你没听明白吗?”陈兴盯着张青阳,险些就拍案而起,不是陈兴失态,而是黄明是他最好的兄弟,莫名其妙的被人绑架,陈兴没理由不发火,他这个市长只能给公安局施压,让张青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好,就算是不吃不喝不睡,我们也一定在一天内将人找出来。”张青阳面无表情,对陈兴的严厉态度,张青阳只能在表面上表示服从,心里微微有些不爽。

张青阳的态度总算是让陈兴满意了一些,揉了揉有点生疼的太阳穴,陈兴逐渐冷静了下来,将自己理顺的一些线索告诉张青阳,“张局,黄明是在樊龙别墅外被绑架的,他昨晚是去见金都酒店的卢成龙,我听说最近金都酒店遇到了一些麻烦,有人要恶意收购金都酒店,黄明对金都酒店也有一些兴趣,昨晚就是去跟卢成龙谈注资酒店的事,他被人绑架,不知道是否跟这一件事有关,你们公安局或许可以着重从这方面入手,看是谁背后在找金都酒店的麻烦,或许能够从这条线上顺藤摸瓜的找到线索。”

“嗯,陈市长您提供的线索,我们会重视的,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破案的方向。”张青阳奉承了陈兴一句,心里却是一惊,别人或许不清楚谁要对金都酒店不利,张青阳这个常务副局却是一清二楚,林虹跟李浩成的关系暧昧,他们这些接近李浩成的人心里都对两人的真正关系心知肚明,林虹整了不少手段找金都酒店的麻烦,这事他是知道的,最近一些地痞流氓频繁到金都酒店闹事,金都酒店屡屡报警,公安局这边都是敷衍了事,这事更是张青阳直接吩咐的,因为林虹直接把招呼打到他那里了,张青阳自是答应了下来,这也是为了变相的讨好李浩成。

“好,那你赶紧回去吧,张局长,我希望这事你们局里能全力以赴,最好是你亲自督办此案。”陈兴严肃的看了张青阳一眼。

“我一定按照陈市长的指示办,回去后我会在局里立即成立一个专案组,我亲自担任组长,务必在24小时内把人找回来。”张青阳开口保证。

“嗯,那你去吧。”陈兴挥了挥手,末了,又补了一句,“刚才我的态度急了点,张局长别往心里去。”

已经走到门口的张青阳愣了一下,忙道,“陈市长说的哪里话,出现这种事,是我们公安局的,陈市长您发点火也是应该的。”

张青阳瞥了陈兴一眼,见陈兴没再说啥,随即退出了办公室,回到的车上的张青阳登时就骂娘了,“操×××,成天就是这些破事,就不能让老子安生点。”

张青阳会如此骂,是因为心里隐隐约约猜出了这事跟谁有关,若陈兴提供的线索真的是破案的关键线索,那只能是跟林虹有关了,张青阳知晓林虹一直对卢家的酒店产业垂涎三尺来着,想低价拿下金都酒店,一直不能如意。

一边骂着一边拿出,发生这种事,张青阳想都不用想,第一个就会打给郑光福,郑光福是南州市黑道上的大佬,手下马仔众多,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公安局有时候要破一些棘手的案子都得让郑光福帮忙,对方手底下的人打探消息还真不比公安局的人差,但张青阳选择先打给郑光福,而不是冒昧的去问林虹,主要还是想先问问情况,若真是林虹干的,郑光福那里多半也会知情,而且林虹有可能还是借助郑光福的人手办事。

“哟,张局长这时候打过来,不会是又想来我这里喝一杯吧?嘿嘿,那几个小美人今天也在哦。”郑光福接起张青阳的,就是一通淫笑。

“啧,老郑,现在没心思跟你扯这个,昨晚发生在樊龙别墅区外的绑架案你知道吗?”张青阳烦躁的摇了摇头,启动了车子往市外开去,中午突然被陈兴一通喊来,他是自己开车过来的。

“樊龙别墅区?那不是卢成龙住的地方嘛。”郑光福一愣,笑道,“昨晚确实从那里绑走了一个不开眼的外地人,也想染指金都酒店,林小姐那边托我帮她把人绑过去,怎么,张局大中午的特地打来问这事,难道是出啥事了?”

“还真是你们干的。”张青阳心里这个腻歪就别提了,“老郑,我说你们就不能消停消停,让我喘口气,我给你们擦屁股都快擦得心惊胆战了,再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

“张局,这次您真别冤枉我,我现在都快金盆洗手了,那些下三滥的事都我很少干了。”郑光福笑哈哈的说着,从张青阳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地方,赶紧将自己撇清,“绑那个外地人是林小姐吩咐干的,我只是个打下手的,真跟我没关系。”

“林小姐现在在哪里?你们把人绑哪去了?有对人家怎么样吗?”张青阳关心的是黄明的情况,陈兴亲口说黄明是他的朋友,刚刚又是发了雷霆大火,张青阳相信要是黄明出点啥意外,这次真不好糊弄过去了。

“我昨晚让手下的几个小弟都直接听林小姐吩咐了,他们把人绑哪去,我还真不清楚,要不这样,我这会赶紧打问问,马上给你回复。”郑光福道。

“打吧,赶紧打,希望没啥事,要不然这次就麻烦了。”张青阳无奈的撇了撇嘴,想了想又不放心,“算了,我自己给林小姐打。”

张青阳说完了就挂了,转手打了林虹的,林虹的很快就接通,张青阳也没像刚才跟郑光福讲话那样的口气,换上了一副较为平和的口气,笑道,“林小姐,听说你昨晚让郑光福绑了一个外地来的商人?”

“是有这么一回事。”林虹此时正在市区一间废品回收站里,黄明就关在这里,听到张青阳打来就问这事,林虹下意识的厂房里看了看,“张局,是有人到你们公安局报案了吧?你放心,我还不至于干杀人放火的勾当,只不过是给对方一个教训而已,只要对方识趣,我待会就放人。”

“林小姐,不是这么回事,你赶紧将那人给放了,这次有点麻烦了,那人是陈市长的朋友,陈市长正大发雷霆呢,要我们公安局24小时内找到人,我刚才差点都被痛骂一顿。”张青阳对林虹说话很客气,关键还是因为李浩成的原因。

“他是陈兴的朋友?张局,你不是蒙我的吧?”林虹倒吸一口气,意识到自己这次可能真正的捅出篓子了。

“林小姐,你说我吃饱了撑着不成,蒙你干嘛?”张青阳苦笑,“绝对不会错的,陈市长已经快跳脚了,我看得出来,那人跟陈市长应该不仅仅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放人。”林虹点了点头,张青阳的话让她不得不重视,陈兴这个新来的市长现在再怎么弱势,但终究是市长,林虹不知道黄明跟陈兴认识也就罢了,眼下知道了,她也不敢再乱来,这种事容易捅出大麻烦,林虹并非是不知道。

走进到到处放着废铜废铁的厂房里,林虹目光盯着被绑在铁柱上的黄明,对方的眼睛被蒙上了黑布,看不见她,林虹昨晚来了一次,从黄明身上搜出来的钱包她有看过,主要是看黄明的身份证,知道黄明是江海省的人,确定不是本地人后,林虹也就更加放心,心说一个外地人刚来南州就敢刀口夺食,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林虹昨晚来了一会也就离开了,让郑光福手下那帮人教训了黄明一番,她也没问黄明话,今天中午再过来,林虹也并不是要对黄明怎么样,让郑光福将人绑过来,林虹想给黄明一个教训,让对方不敢染指金都酒店,只要对方怕了,林虹也就达到目的了。

林虹走到黄明跟前,围着黄明打转着,从旁边招来了一个小混混,在其耳旁低语了几句,小混混马上会意的点头,看着黄明,道,“黄先生,昨晚在这里过了一夜,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什么事是碰不得了吧。”

林虹并没说话,她心里还沉浸在惊讶中,没想到眼前这个男子会是市长陈兴的朋友,知道这一点,林虹就打定主意不开口说话了,生怕事后会被查出蛛丝马迹。

“你们不就是不想让我注资金都酒店嘛,直接说一声不就得了,这天底下的生意多了去,我至于抓着金都酒店不放吗,你们何必采用这种手段。”黄明闭着眼睛,昨晚到现在一直没合眼,身上也挨了不少拳脚,好在对方看样子并不想对他怎么样,都是些皮肉伤,昨晚对方说到金都酒店的事,黄明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因为想注资金都酒店才横遭此祸,想到昨天晚饭的时候陈兴跟他说的话,他还开玩笑自己真决定注资金都酒店会不会小命不保,没想到才隔了几个小时,他的话就应验了,小命倒是没不保,但现在去也是身处险境中。

“哼,看来你还挺识趣的,早把招子放亮点不就没事了,谁让你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打金都酒店的主意。”小混混冷笑了两声,在林虹的授意下,他也知道该说什么话。

“这位兄弟,你说我刚来南州,我哪知道金都酒店已经被人视为禁忌了,要是知道,你说我敢碰嘛。”黄明苦笑,这会只能装孙子,好汉不吃眼前亏,伸头是一刀,缩头可能就是康庄大道,黄明从来就不是个逞英雄的人,商场上也不时兴莽汉。

小混混听得黄明如此说,转头看了看林虹,只见林虹点了点头,小混混心里也就有谱了,道,“既然你这么识趣,那我们也不为难你了,今儿个就放你走,你记住自己说的话,要是出尔反尔的话,下一次可就没这么便宜的话了。”

林虹率先离开了废品站,剩下的自有郑光福手底下那帮小混混善后,黄明是在下午四点的时候被放出来的,那些小混混乘车将他带到了离市区很远的一处地方,边上是一片树林,小混混将其身上绳子解开了,就将其推下车,随即从车上扔下了一个小塑料袋,车子就扬长而去,黄明解下蒙住眼睛的黑布后,已经看到车子走远了,车牌号看都看不清。

恼火的挥了挥拳头,黄明一肚子火,平白的糟了这么大罪,任谁都不会有好心情,平复了下心情,黄明看了看脚下的小塑料袋,捡起来一看,里面有他的和钱包,赶紧检查了一下,黄明发现自己的钱包并没有什么损失,银行卡、身份证都在,除了关机,也没问题,黄明长出了口气,看了看周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黄明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在哪个山旮旯里,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一个,更没看到一辆车子路过。

“陈兴他们应该是知道我出事了,先给他们回个,免得着急。”黄明差点忘了赶紧将关机,一开机,看到上面那一下跳出来的二十几个未接来电时,黄明苦笑,翻了一下,都是陈兴、楚蓉、何丽三人打给他的,张若明也打了他两个。

今天下午呆在办公室的陈兴根本没心思办公,着急的等着消息,更是不时的看着时间,明知道中午才报警,公安局就算是破案再神速,也不大可能在这短短两三个小时内就找到人,但还是抱了一丝幻想,一响时,陈兴就赶紧抓起摆在正身前桌面上的,一见是来电显示是黄明,陈兴愣了好一下,惊喜的接起,“你小子在哪?”

“我也不知道在哪个鬼地方,附近都没见着个人影,估计在什么荒郊野外,边上倒是有一条水泥公路来着,但也很少见到车。”黄明盯着水泥路发呆,他下车到现在,真是还没见过一辆车子路过。

“人没事吧?”陈兴关切的问道。

“没啥事,就是挨了些拳脚,皮外伤,就当是松松筋骨了。”黄明半开玩笑道。

“没事就好,昨晚跟早上没见你大过来,以为你是上哪风流去了,也没往心里去,没想到你会出事,要不是中午在樊笼别墅区那里调监控出来看才知道你被人绑架,都以为你小子凭空消失了。”听到黄明没事,陈兴总算放心了一点,“对了,你是怎么出来的,有人救你出来还是?”

“没,是那些绑架我的人把我放了,说来也真是操蛋,昨晚吃饭时和你谈的事真的是应验了,就是因为打金都酒店主意的事才遭了此祸,看样子对方也只是想警告我一下,所以并没对我怎么样,今天下午才会把我放了。”

“果然是金都酒店的事?”陈兴攥了攥拳头,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八九不离十了,回去后再细说,我先找找有没有回去的车子。”黄明看了看四周,心里忍不住骂娘了,尼玛的,把他丢到什么破地方来了。

“你看看你那里附近有没有什么路标之类的,我派车去接你。”陈兴道。

“嗯,我找找,放心吧,有呢,还不至于回不去。”黄明笑道。

和陈兴报了个平安,黄明才沿着公路上走下去,他走的是刚才那把他丢下来的小面包车离去的方向,这是条小公路,并不是很宽,一看应该就是那种乡村小公路来着,四面还都是山来着,黄明很蛋疼,别说他是外地人,就算是本地的,恐怕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山旮旯,一眼望过去,公路边上根本看不见有啥路牌的,离奇的是他走了十多分钟了,竟然还看不到一辆车子路过,这可真是稀奇事了。

走了一小会,陈兴又打过来,问他知不知道自个是在哪里,黄明只能苦笑,还在找路牌,不清楚是在哪,再找找看看。

听到是这个结果,陈兴也只能无奈的笑笑,好在随时能联系,也确定黄明没啥事,不至于太过担心。

黄明身后传来摩托车的声音,把正在跟陈兴通话的黄明高兴得顾不得再说,道,“有摩托车来了,先这样,回去再讲。”

伸手拦下了摩托车,车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身朴实无华的衣服,黄明很是激动,走了十多分钟了,都不知道这里是啥鸟地方,荒村野岭的,黄明真怀疑自己是被丢到外星球去了,看不到人类,突然见到一辆摩托车,黄明的激动可想而知。

“大哥,这里是哪里?您这是要上哪去?能不能捎我一程?”黄明激动得一连串问题。

那位被拦下来的中年男子也是奇怪的打量着黄明,黄明的穿着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农村人,而他们这里是县里最偏的一个农村,在几个大山里面,蜿蜿蜒蜒的山路绕过了好几个大山,他们的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车,出来一趟不容易,现在村里的人都很少了,大都搬到外面去住,少数老人还住在村里,他今天就是给家里的老母亲捎了药回来。

“诺,大哥,您把我捎到市里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黄明见对方盯着自己看,以为是要报酬,笑着拍了下额头,心说自己怎么就忘了这茬,人家没点好处凭什么载他,赶忙掏出了钱包,从包里抓出了五张老人头递给了对方。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中年男子一看对方一拿出来就是五百块,着实吓了一跳,赶紧道,“我是奇怪你怎么会在这地方走路呢,看你样子应该是城里人才对,这附近基本上没有人迹,你怎么会在这里。”

“大哥,我这是被人给坑了,哎,一言难尽,好在碰到了大哥你,要不然我估计我走到天黑都还不知道在哪,只能麻烦大哥捎我一程了。”黄明笑道。

“捎你一程肯定没问题,上来吧,就当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中年男子挺风趣的说道,看出黄明不想多说,他也没问下去。

摩托车在小公路上行驶着,走了二十来分钟,基本上就是在上坡下坡,坡还陡的很,有些坡段下面直接是山崖来着,只用了一小段一小段的石墩在边缘围着,这要是酒醉驾车,绝对能开到山崖下去,黄明发誓自己这辈子都还走过这样的路,心里那个恨就别提了,那帮乌龟王八蛋够狠的,想放他也就放了,偏偏把他拉到这里来。

“小兄弟,我们这里都是山,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没见过这样的山路吧。”中年男子笑道。

“岂止是没见过,我这辈子都还是第一次走,要是我自己开车过来,第一次走这样的山路,估计都还会两腿打颤。”黄明笑道。

“一看你就知道是城里人,你是南州市区的?”中年男子好奇的问道。

“姑且算是吧,我现在在南州市,对了,你们这是哪里?”

“我们这是星华县啊,南州市最远的一个山区县了,上高速坐车到南州市区都得两个小时,我们走的这段山路大概要走半小时,半小时就能看到外面的省道,那会到县城就快了,也就四十来分钟的路程,坐轿车就快点。”

“哦,这样啊。”黄明点头笑道,“那大哥您这是要到哪?能不能捎我到县城的汽车站?”

“没问题的,县城不大,我现在也是在县城租房子住,顺路的。”中年男子笑道。

黄明一路上和中年男子有说有笑的聊着,那帮绑他的王八蛋竟然花了三个多小时坐车到这山旮旯里来将他扔下,黄明委实是恨得牙痒痒的。

到县城汽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半,最后一班往南州市区的车子正要开,黄明赶得屁滚尿流的才坐上车子,临走前硬是将五百块塞进了中年男子的兜里,对方死活不要这么多,说是爱钱归爱钱,但给五百太多了,黄明没说啥,五百块塞到对方口袋就一溜烟跑上车了,对方为了让他赶上最后一班车,一路上骑着摩托车也是风驰电掣,这里的风还很大,吹得黄明脸上都涩涩生疼。

南州市海天酒店里,林虹中午从废品站出来就来到了海天酒店,张青阳知道黄明在她手上肯定是从郑光福这里知道的,林虹来找郑光福并不奇怪,不过并不是来兴师问罪,而是来找郑光福商量绑架黄明这事会不会引起什么麻烦。

“林总,事情都做了,咱们这会说再多也没啥意义,张局长那边,肯定是会帮忙遮掩的,我倒是没啥关系,主使的人是你,所以你最好还是跟李市长说一声,让李市长心里有个底,有啥事的话,李市长也能应对不是。”郑光福一副把自己撇清的架势。

“郑总说这话可真让我寒心了,绑人可都是你手底下的马仔哦,况且给我提供黄明信息的也是你,出人手的也是你,郑总想说跟自己没干系,那不是说笑嘛。”林虹笑着撇了撇嘴,哪里会看不出郑光福想全都推到她身上。

“啧,那不都是你要求我做的,跟我有啥关系。”郑光福砸吧了下嘴,想发火也发不起来,眼前这女人不是一般女人。

“行了,现在推脱这个有啥意思,真要查下来的话,你我都有罪,郑总说是不是?”林虹笑眯眯望着郑光福,“我来也不是跟你推脱的,只是想让郑总你也帮着善后一下,昨晚参与绑架的那几个人,郑总最好让他们暂时离开南州一段时间,虽说不会有啥要紧事,但小心一点总没错。”

“放心,这事不用林总吩咐,我也知道怎么做,我一人给了两万块,打发他们出去玩了,一个月后再回南州来。”郑光福笑道。

“那就行了,有张局在公安局坐镇,这事也查不到我们头上,就怕那位陈市长自个起疑,金都酒店的事,陈市长好像也知道一点,前些天就是陈市长干预了,工商税务的人才缩了,不好再去找金都酒店的麻烦,所以我才会从你这里安排那些地痞流氓去惹事,现在这黄明竟然是陈市长的朋友,他要是将这前后的因果联系起来,很容易就会起疑。”林虹皱着眉头道。

“他怀疑就让他怀疑吧,能有什么办法,我听张局长说那陈市长其实跟个光杆司令差不多,下面的人表面上服从他,其实都是在阴奉阳违,他就算是怀疑又怎么样,他没能指使得动的人,他一个市长能干啥?他想查这个案子,公安局的人敷衍着应付他,你说他能怎么样?我说林总是不是担心得太多了?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哦,何况你背后还有李市长支持呢,你把这事跟李市长提前说下不就完事了。”

郑光福不以为然的说着,他并不是很担心这事,一来不是他主使的,二来也是因为这些年来一直顺风顺水,他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但每一次都是‘顺利过关’,啥事都没有,在南州市公安系统里,他不仅能跟张青阳这个常务副局长把酒言欢,跟下面好几个分局的局长更是能称兄道弟,可以说整个南州市公安系统都有他的人,刚才虽然跟林虹撇清自己,那只是不想让林虹牵着鼻子走而已,郑光福并不怎么担心。

“我不是担心查到我头上来,而是怕我对金都酒店的收购计划会受影响,现在金都酒店都快坚持不下去了,要是那个黄明最后真的横插一脚,我还真担心会生出一些变故来。”林虹担忧道,金都酒店是她势在必得的,林虹不想出什么意外。

“你刚才放那叫啥黄明的人离开,不是有警告过他吗,难道他还敢掺和?”郑光福道。

“接到张局长的,知道他是陈市长的朋友,我又不能真的对他怎么样,只能是再让人口头警告他一下就放他走了,他当时虽然答应不掺和金都酒店的事了,但谁知道是不是心里话,要是回头他又来搅局,我总不能再让人绑他,那时陈市长该发飙了,毕竟是市长,老虎不发威是病猫,但一发威也不能让人小觑,冒那个险终究是不好。”

“这我倒是不知道说啥了,其实你当初要是多出点钱,兴许那卢成龙就把酒店卖了呢,你说你当时出个三千万就想要人家的两家酒店,那可是一家四星级,一家三星级啊,你三千万就想买下来,当人家是大街上的乞丐啊,现在好了,你那晚一怒之下就指使人废了卢成龙,他下半辈子残废了,你跟卢家也算是结下了不死之仇,平添给自己收购他们家的酒店增加了麻烦。”郑光福瞥了林虹一眼说道。

“当时就算是出再多的钱,那卢成龙也不见得会卖,哼,他那两家酒店的市值估价是3.5亿呢,你说我能拿得出3.5亿嘛,把我卖了还差不多。”林虹气道。

“把你卖了也不值一千万,不就是攀上了李浩成,给自己脸上镶了点金嘛,妈的,要不是没有李浩成那层关系,老子现在就能把你强暴了。”郑光福心里嘀咕了一句,脸上却满是笑容,道,“看看,你自己都说了,他那俩酒店值3.5亿,你三千万就想买,你说人家肯卖才怪,傻子才会卖。”

“郑总,我说你这是诚心给我添堵不是,怎么,看着我碰到了麻烦,你幸灾乐祸不是。”林虹瞪了郑光福一眼。

“哪里,我这心里也在林总你着急呢,我比谁都希望你能拿下卢家的酒店,咱俩是啥关系呀,我肯定是支持你的,说到底还是那卢成龙太不识趣了。”郑光福笑哈哈道,“主要是我钱也不多,要不然我肯定拿出一些支持林总。

“是真支持呢还是假支持,就怕郑总是口是心非,要是真支持的话,我这心里可就要感动死了,都想以身相许了。”林虹笑着白了郑光福一眼,芊芊细手放到了郑光福的大腿上,轻轻摩挲着。

“我当然是真支持,然不成还有假的,林总要是不信,我把我心挖出来证明给你看。”郑光福笑道,看到那放自己腿上的手,脸上的表情猛的僵了一下。

武冈市人民医院
绩溪县中医院
成都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宿迁如何治疗牛皮癣
昆明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