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劫修传 1654章 福祸难辨生玉质

2020-01-13 10:1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1654章 福祸难辨生玉质

二人既离生门,此界中的杀伐之术就被立时引发,空中那团黑气本来离原承天九珑万丈之遥,此刻却将二人团团包裹起来,黑云之中沙沙作响,中有无数黑砂向二修掩来。

原承天与九珑此刻皆是真玄微弱,别说祭宝,就连将身子遁开半尺亦难办到,好在神识尚在,原承天毫不犹豫,就祭出那件神秘的小鼎来。

自他修成大罗境界之后,此鼎已可御控,当日鼎光三现,或意味着只能动用三次,如今生死之地,不用此鼎,更待何时?

那小鼎果然厉害,鼎中生出金光一道,就将黑云中的黑砂扫去大半了,且金光在二人身边笼罩,剩余的黑砂又如何能侵得进来。

但黑云之中黑砂源源不断涌来,却不知那小鼎能撑到何时,且小鼎每次动用金光,原承天的神识就衰减一分,原承天的神识再强,也定有耗尽之时,因此二人此刻端的是命悬一线了。

在原承天动用小鼎苦撑之时,九珑目不交睫,紧紧的盯着云中黑砂,她虽不喜修习杀伐之术,可当此危急之境,也需弄明白这黑砂的玄奥,那么就算原承天神识耗尽,也可继续支撑下去。

只瞧了片刻,九珑便默默点头,手中取金针一枚,就向黑砂祭去,她此刻真玄微弱,自然也不指能用这金针驱走黑砂,唯盼着用这金辄一试黑砂的威能。

就见那金针被黑砂一卷,立时化为一缕金屑,九珑的金针绝非俗宝,却被这黑砂轻易打得粉碎,看来若非小鼎威能通天,换成任何一种法宝,皆难助二人逃过此劫了。

原承天一心以神识御控小鼎抵御黑砂,此境虽是危如累卵,但因九珑在侧,当真是心无旁骛,不惊不恐,甚至还笑将起来道:“珑儿,你可瞧出什么玄奥来。”

九珑笑道:“当此命悬一线之刻,也唯有承天能这般谈笑了,这黑砂好不厉害,昊天之宝难抵这黑砂一扫,在我瞧来,何止是法宝,便是你我所修三光,若不能修到极致,也未必能强过这黑砂了。”

原承天苦笑道:“不想初入灭界,就遇到这至强法术。”

九珑道:“此黑砂是否是灭界至强,尚难确定,我只是觉得,若能有这黑砂护体,反倒可助你我在灭界中生存。”

原承天道:“既然黑砂至强,金针一触便散,你又如何取砂,如何以黑砂御法?”

九珑微微一笑道:“只需明白这黑砂变化的法则,想来总有办法。”

她低头寻思,目光忽的落在手中朽木所生的嫩枝上,她当初离开朽木之时,觉得这嫩枝青葱可爱,也不及细想,就随手摘了来,此刻细细想来,目光忽的一亮。

原承天与她双修有术,自然心灵相通,九珑心中一动,他心中已有所察,便点头道:“此嫩枝生于朽木,又不知被多少灭界**侵袭,却仍能生存,可见这嫩枝生命力极强,你用这嫩枝,的确可再试黑砂之能。”

九珑嫣然笑道:“承天之见,与我心有戚戚焉。”

二人虽在这灭界之中,却因洞彻生死难关,又何惧之有,那危机袭来,自当设法抵御,若是实在抵御不得,大不了双双殒命此处罢了。

说来二人身子仍在不停的下沉之中,正因心中无惧,二人自是谈笑自若,此情此景,不知羡煞世间多少痴儿女。原来情到深处,生死亦是等闲。

九珑便将嫩权探出,向那黑砂一卷,果然那黑石砂虽强,却强不过这区区一根嫩枝,等九珑将嫩枝了收回来,枝头便沾着数粒黑砂。

九珑便以观玄之法,细瞧这黑砂玄奥,此时原承天的神识已然动用七次,已然是临近油尽灯枯。

那真玄若是耗尽,修士体力不过如同常人,诸般法术难施,因此并无苦痛之处,但神识若是耗尽,就会觉得身子疲倦之极,恨不得就此沉沉睡去,睡他个千万年才好。

但九珑此刻已然入定,不理会周遭之事,万千重担皆在原承天一人身上,原承天便是心力交瘁之极,心中又怎有“放弃”二字,便将小我神识激发出来,使那小鼎金光再现,扫去云中黑砂。

如此又扫荡了三回,小我神识虽是神妙,但其势实比大我神识略弱,因此三次过来,原承天再生疲累之心,这疲累自心而发,无关四肢身躯,那真是一息也支撑不得了。

原承天向九珑瞧去,见她仍在入定,不由一声叹息,暗忖道:“难不成真要死于此处?”

就在这时,脚下黑云之中生出一缕碧云来,这碧云三尺见长,掩在那黑云之中,等闲难以瞧见,也亏得原承天一直动用神识应付黑砂,四周变化纤毫可见,因此总算不曾错过这缕碧云。

他毫不犹豫将步一踏,就立足于碧云之上,至于这缕碧云能否承受住二人的身子,其中又有多大杀机,原承天已然无法顾忌了,被黑砂扫到是死,被这碧云中的玄机伤了也是死,倒不如来一最后在变化,也好过坐以待毙。

身子一堕入碧云之中,四周风景立变,哪里还能瞧见黑云黑砂,向四周瞧来,空中除了脚下这朵碧云外,竟是空无一物,但若细细瞧去,见可见四周有金光乱闪。

原承天动用龙格非所授灭界法则,将此景一探,总算放下心来,原来总算是寻到了另一处生门,看来一场危机已然过去了。

此境既是生门,自然灵气甚足,虽然二人仍不停下坠,但只需恢复一丝半点真玄,就可重施遁术,稳住身形了。

原承天凝神运玄,体内真玄再次缓缓恢复过来,等他将真玄恢复一成之后,他很快发现,体内真玄已与往日不同。

修士到了大罗境界之后,体内真玄如金似铁,且因各人属性不同,各发毫光。原承天既为人属,那真玄便发红色毫光了。只是因这毫光不泄于外,唯有动用观玄之术,方能瞧得明白。

原承天因关心体内真玄运转情形,又担心刚才被霞光照过之后,灵脉或有损伤,这才动用内视之术观瞧,因此立时发现,真玄于红色毫光之外,另生一种光华,此光好似无暇美玉之光,端得是温润之极。

原承天暗道:“真玄生出玉光来,也不知是福是祸。”忙试用体内真玄,施展出遁术来,好支撑住二人身躯。一试之下,心中不由欢喜起来,原来此番真玄运用与往日不同,与之前相比,如今只需动用以往三成真玄,就可施展遁术了。

原承天虽是欢喜,却明白祸福相依之理,那真玄生出玉光,固然可算得上增三倍之多,但其中利敝,仍需细心体察。

他连接动用几次小法术,已可证实所耗真玄比往日少了许多,至于是否另具其弊,此刻尚难发现。

若这玉质真玄真的可增令玄感大增,就好比原承天于大罗**重天再晋一重,或可为十重天了,虽是一喜,但也不必庆幸过早。

就在这时,九珑亦睁开双目,道:“承天,那黑砂的玄奥,我总算略知一二了。”

原承天道:“愿闻。“

九珑道:“那黑砂瞧来凶恶,却是混沌灵气所凝,着实算得上是先天妙术,只可惜混沌灵气不在生门之中,除非另遇危机,方能一显这黑砂威能。“

原承天道:“这般说来,若是再遇灭界大能法术,就可用这黑砂抵御了。“

九珑道:“是否如此,尚需一试,我瞧这黑砂,实可与承天所用的九渊灰云相提并论,只可惜离了灭界之后,这黑砂之术就无从动用了。“

原承天道:“灭界中的大能法术,也委实不能带出灭界去,否则一旦流传,若落在大德之士手中也就罢了,若再有顾玉瑾之事,岂不是贻祸无穷。“

九珑笑道:“承天不肯修习灭界大能法术,想来也是此意了。“

原承天笑道:“虽不肯去学,却挡不住那霞光映照,珑儿试试运用内息真玄,是否与往日不同?“

九珑点头道:“真玄毫光别生玉质之光,玄感因此大增,瞧来倒像是一件好事。“

原承天道:“世事祸福相依,此刻也难说得准,只是在目前看来,真玄充沛总比那有力使不出的好。“

九珑笑道:“既然如此,就当它是件好事罢了。“她转目瞧了瞧四周空中的金光,又道:”不知这金光又是何物。“

原承天道:“瞧来虽是耀目之极,光华灿烂,但若想触到金光,就得离开脚下碧云,那就是离开生门了。“

九珑道:“奈何这灭界之中,生门总是渺茫难知。便那毁天灭地的法术,却是在所多有。“

原承天笑道:“不如意事常**,世间原来邪魔多。“九珑亦笑。

二人皆是老成撑重,虽见金光耀目,其中蕴极大玄机,却不肯轻离生门,这世间总有诸多诱惑,就如这金光一般,瞧来光华夺目引人入胜,其实却是暗藏杀机。

片刻之后,金光就隐了去,碧云外又生出红云数朵。二人正在观瞧,忽见一点黑影自红云中窜出,一个声音自红云中响起,叫道:“小黑,不要乱跑!“正是玄焰的声音。

...

保定市儿童医院怎么样
孟州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阜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宜昌如何治疗牛皮癣
厦门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分享到: